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什麼令到青年不顧一切,寧願冒坐幾年監的險也要圍毆差人?

2019/7/16 — 10:35

是什麼令到青年人不顧一切,寧願冒坐幾年監的險也要圍毆差人?

2016 年旺角騷亂,明報記者躲在巴士上層拍照,給差人發現了,把他拉出來,然後已經倒在地上的他,在 N 個鏡頭前被差人持械圍毆。

更「有趣的」是,打完了,差人大大方方的放他走,即是說,差人認為沒有犯罪,當然亦沒有襲警,所以不予拘捕。那麼,圍毆他就是徹徹底底的暴徒行為了。

廣告

明報記者於是應一哥所說,「唔滿意可以投訴」,到警察投訴科去也。一搞就是兩三年,結果?

厲害了,是「無法完全證明屬實」和「無法追查」 。監警會呢? 覆核後還是同意結果。

廣告

得到這個結果,九成是因為投訴科聲稱確定不了涉事差人的身分,於是不了了之。

這很可能是耍你的。差人是記律部隊,什麼時候什麼人在什麼地方執勤,怎麼可能一頭霧水? 而且涉事的不是一個差人,而是一隊。針對紐約市警隊 (NYPD) 的獨立調查機構 CCRB 就在網上清楚的說,沒有警員號碼一樣可以投訴,原因正是他們有辦法從執勤紀錄找到有關身份。

OK,就算真的兵荒馬亂,不能確定個別打人差人的身份,那頂多不能拉涉事差人坐監。現場指揮官呢? 就算沒有刑事責任,總有領導責任,沒有節制好下屬,最低限導的書面警告也應該有吧? 但看來通通沒有,即是跟你說: 「你吹咩?」

就這樣,那記者只得民事控告警隊,最後,九成是律政司拿納稅人的錢去和解,搞定!

更離譜的是,警隊沒有因為這件事吸取教訓,從而令大眾更容易確定差人身分,反而受到這次美妙經驗的「啟發」,原來只要不要給認出了,配合投訴科就可以為所欲為,打人唔使本,於是才有今天的無 number 無 warrant 的奇景。

警隊自己都一心逃避法律了,卻天天教訓別人要守法,你又怎麼能夠怪別人看你不起?

這幾天被圍毆的差人,又或者這幾個月抬不起頭做人的差人,你們的確可能是無辜的,但冤有頭債有主,要怪就怪你的師兄吧,有人說,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但你們的卻是前人犯法後人受罪。

獨立調查機制,短期而言,看來打擊士氣,但長遠而言,卻只會令警隧重振雄風。不是嗎? 因為 ICAC,香港皇家警察隊才由有牌爛仔成為香港人心目中的英雄。從來從規蹈矩的你,為什麼要繼續讓警隊的害群之馬連累整個警隊?


Ref 1: 〈監警會同意列「無法追查」 投訴被毆《明報》前記者:違常理

Ref 2:  CCRB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