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時候叫「打倒暴政」了

2019/8/10 — 19:30

太空館外「觀星團」聲援被捕的方仲賢(立場新聞圖片)

太空館外「觀星團」聲援被捕的方仲賢(立場新聞圖片)

抗爭口號,大可百花齊放。到了當前局面,大可加入「打倒暴政」。

暴政的一些特徵:(1)濫捕、政治檢控;(2)政府縱容或指使軍警枉法傷人,難以制裁施暴者;(3)主流民意無合法途徑否決惡法(要靠612那種武力抗爭不算)。觀乎近月市民遭遇,特區政府已露暴政之形。

以「打倒暴政」為口號的理由:

廣告

名正其罪

點出港人面對的已不只是「警暴」,而是更高層的「政暴」(政府包庇警察枉法肆暴),名正其罪,抗爭順理成章。

廣告

聲調昂揚

「打倒暴政」是激烈之辭,出於遊行民眾之口,字字鏗鏘。與各聲母聲調相較:「打」、「倒」、「暴」三字塞音,均是雄壯有力發音;「打倒」二字陰上聲,語調上揚,是抖擻之音。

鐵腕鎮壓坐實口號

中國官員已揚言支持特區政府止暴制亂,可預期政府會繼續鐵腕鎮壓,動輒以警棍、催淚彈、橡膠彈等施暴,隨便以「非法集結」、「阻差辦公」、「襲警」等罪名濫捕。當口號是打倒暴政,則政府鎮壓越兇暴,反過來越坐實「暴政」罪名,「打倒暴政」越是名正言順。

喚起年長一輩聲討暴政的意識

喚起香港年長市民吶喊「打倒暴政」的集體記憶。對老一輩示威者而言,這口號親切,懷舊,曾經叫慣叫熟,重溫昔日熱情。將兩個世代聲討暴政的意識連繫起來。

向政府施壓

一城民眾,高呼「打倒暴政」,政府能不心寒?中央能不側目?不嚴懲黑警,不停止肆暴,你就是暴政了──對當權者的舉措,有警策之效。

特區政府大概不擔心真被打倒,但亦不想有朝一日在市民心中地位竟降至「暴政」一級,更千萬個不願將香港人上一世代八九年對暴政疾惡之情延續在自己身上。而它只能以順應民情回應訴求來避此惡名。(同時「嚴懲警暴」、「不追究抗爭者」等具體訴求當然宜繼續下去,相輔相成。)

連接勇武一翼

年輕一代,不少深信勇武衝擊才能令政府屈服,意志堅定不移,這是逆權抗爭重要一翼。問題是:不少較保守的市民未必諒解他們的行動,兩翼易被政府分化,削弱運動。此時一個有助市民理解前綫的口號極為重要。

「打倒暴政」的口號道理上支持了勇武:若只是警暴,未必就要武力應對,一來保守市民覺得「你哋咁樣夠暴力啦」,二來還有望上級/其他機關將暴警處分。然而既有暴政,勇武也就天經地義。縱是溫柔敦厚的儒家文化,「暴政」一出,軍警不受制約,還是覺得武力抗爭是恰當的。這口號有助解釋勇武一翼,令和理非對他們多了理解,促進團結,抗衡政府分化。

抗議對象與手段兼容並包

「暴政」所指,大至中共,小至特區現屆政府,抗議者心中可有不同想法。

「打倒」手段,剛烈者勇武,溫柔者和平施壓,不同性情的人亦各有心目中的方式。「打倒暴政」最最保守的理解可以是「和平施壓令林鄭管治團隊請辭」。市民抗議的目標與手段既然各不相同,有一個容許不同詮釋的口號是重要的。

要之,以「打倒暴政」為口號,名正特區政府之罪,鼓動人心,抗爭顯得天經地義;特區政府越鎮壓則越坐實暴政罪名,抗爭越是理直氣壯,順理成章,且連繫上一世代港人全城聲討暴政的豪情壯志。暴政臨身之日,高呼打倒暴政,不亦宜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