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時候想想現在如何做 將來如何做

2018/1/30 — 14:10

1月28日,數百市民參與「香港人要Plan A集會」。

1月28日,數百市民參與「香港人要Plan A集會」。

【文:無言】

香港眾志周庭被 DQ 參選資格,理由是:她主張「民主自決」,沒真心誠意擁護《基本法》。儘管周庭多番重申「民主自決」不是「港獨」、言論自由保障「民主自決」的提出,在中共眼裡,「民主自決」就是一個可以滋生「港獨」的縫隙,它必然不會容許。

而由「港獨」到「自決」,紅線所及,已到泛民新生代 (去年泛民新生代曾發表《香港前途決議文》,提出「內部自決」)。再往前走一步,「我要真普選」、「平反六四」都成問題的話,香港整個反對派基本上被排拒於立法會門外,竊以為這是親建制學者多年來處心積累想要實現的:令港共在建制派護航下全面貫徹各項政策,將反對阻力減至最小。

廣告

當傳統泛民入閘都成問題,立法會選舉變相被廢,此事絕對非同小可。

偏偏集會只有千人參與。其他香港市民呢?有的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嘴臉,有的甚至認為「呢群人淨係識嘈嘈閉,都唔係為香港做事,唔俾佢地參選就岩」。即使在場那千餘人,要求他們實實在在簽名承諾不交稅 / 參與罷工,他們願意嗎?大部份選擇逆來順受,掩耳盜鈴。少部份求改變的,卻熱衷於便宜抗爭,不願多付成本。公民社會已經成熟?不過自吹自擂。敢問刻下香港社會和魯迅筆下那個看到自己同胞被斬首竟無動於衷的社會有何分別?

廣告

陳雲有感而發:「全世界,古今中外,沒見過這麼窩囊和混帳的族群。」筆者完全同意。

尤其不幸是,整個集會,除了長毛梁國雄能夠提出具體抗爭策略 (包括呼籲市民集體不交稅、告知國際社會香港仲裁服務是「搵笨」),其他政客要麼不斷叫人不要放棄,要麼大玩煽情。不要放棄,如何做呢?煽情,香港人的勢利自私、中共極權鐵板一塊會受這一套麼?想起中共早期黨員高語罕曾經講過:「革命黨是只知革命,不講感情話的,就是我的同胞兄弟他反革命,也要用手槍打死他。」還有「雨傘革命」時感動黑警棄暗投明的可笑,反對派有認真汲取歷史教訓麼?知不知道共黨是什麼性質的政黨?

抗爭策略付諸闕如,港共磨刀霍霍,彼還是要「票投姚松炎、范國威」,來個「四席全贏」。捫心自問,「四席全贏」又如何?選舉主任提出四條問題,實際是要恫嚇姚松炎切勿認同 / 提出任何分裂國家的主張,否則將被 DQ。新東陳國強被要求定義「香港獨立」及「港獨派」,亦帶有警告意味。如斯氛圍進入立法會,議員究竟有多少抗爭空間?或許到頭來只孕育出另一個口舌便給的「岳少」罷了。

消息指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已經承認向選舉主任提供法律意見,筆者倒覺得另有高明指點,既助鄭司長解圍脫身,又殺反對派一個回馬槍。

英國哲學家洛克 (John Locke) 認為,只有當政府能有效保障人民的權利時,人民才有義務交稅以協助它維持日常運作。長毛的建議其實相當溫和,並且有理據。

至於議事堂內的反對派議員,包括日後勝出補選的,必須深思應否繼續留在議會抗爭。連雲海都說:「既然議事規則又畀人改咗、自決派又畀人 DQ,聽日就算有幾多千人集會,對局勢有咩影響呢?!應該所有泛民議員即刻總辭!都起碼輸人唔輸陣呀!攬炒、打亂政府陣腳都好㗎!請全數泛民立法會議員立即總辭,以示抗議!夠薑就所有泛民區議會議員都總辭!玩政治真係唔係玩泥沙囉!」集體總辭作為抗爭手段,未嘗不值得探討。

最後,請緊記倪匡的話:「我認為香港人表達情緒已做足,以後要做的事應較實際。表達情緒已對整件事無甚幫助......不會因港人意願改變。所以香港人處於非常緊要關頭,要想想現在如何做,將來如何做。」1989 年的提醒,今天依舊適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