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藝人,不是偽人 — 專訪 王宗堯、周家怡 

2016/7/19 — 14:21

如此時代,做藝人難;做香港藝人,更難。

一方面,平民百姓對藝人有所期望。即使是簡單如「向消防員致敬」活動,群眾亦舉起放大鏡,端詳藝人動機,看你是前後一致,抑或見風駛舵。

另一方面,北風凜凜,人民幣氾濫,建制機器隆隆作響,不少來自中港台,甚至日本的藝人,被迫就範,或自動跪低,大叫「中國一點都不能少」,或被迫低頭,向十三億個玻璃心臟鄭重道歉。

廣告

許多港人都慨嘆,在北方洪流之下,「偽人」愈來愈多,「藝人」愈來愈少。留守本土、無懼打壓、堅持發聲的香港藝人,已經愈來愈少,甚至所餘無幾。

猶幸今年七一隊伍之中,仍見藝人身影。

廣告

其中一個是王宗堯:「當你可以利用你的身分去影響一些人的時候,這個責任我願意去揹。」

「我無違背我的良心。」另一個是周家怡。

顯然,他倆是藝人,不是偽人。

《導火新聞線》電影版劇照

《導火新聞線》電影版劇照

 

曾經,他倆都是 nobody

周家怡和王宗堯近日正忙於為電影版《導火新聞線》做宣傳。《導火》以新聞行業為主題,本是港視其中一齣劇集,去年播出時於坊間頗受歡迎。方凝、輝爺、皇阿媽等角色,深入民心。其後電影公司宣布與王維基合作開拍電影版,沿用電視原班人馬,新加入吳孟達等演員。電影將於 8 月 4 日正式上畫。

《導火新聞線》是不少觀眾情有獨鍾的劇集。而對王宗堯和周家怡來說,這作品又有另一層意義。

因為這是他倆第一次擔任香港電視劇的主角。

數起來,原來已經是 2012 年的事了。那時候周家怡剛離開效力 16 年的無綫,轉投其時正大展拳腳的香港電視。當《導火》劇組找她出來開會,談新劇事宜的時候,她還以為一如以往擔任配角。「仲喺度諗,幾好喎,新公司都幾重視啲二、三線演員,搵我哋嚟開會。」

參與《導火新聞線》之前的周家怡,已經在無綫打滾多年。但許多觀眾仍然不知道她姓甚名誰。「拍之前,真係無咩人知道邊個係周家怡。」她苦笑。

「嗰時我識『周家怡』架喇…」王宗堯插嘴。「…報新聞嗰個。」那個是「周嘉儀」。

周家怡於《花花世界花家姐》(TVB截圖)

周家怡於《花花世界花家姐》(TVB截圖)

直至接到劇本一揭,周家怡才訝然發現:「咦,咁多(戲份)嘅?」那刻她不是興奮,而是擔心。「我當時好替王維基擔心。你話哂都係投資者,扔舊錢出來拍嘢,我都唔想累你蝕錢架,『周家怡』真係無人識架喎!」

她甚至曾親身跟老闆說:「你諗清楚啲喎!」

王宗堯亦然。他在台灣出道,留了六年後回港發展,卻路途不順,有段時間無工開,開始胡思亂想。「在香港留守咁戇居,咁低收入又無乜出路,年紀又有返咁上下,三十幾,跟住就諗,係咪要轉幕後?一係直情去北京(發展)呢?」

這時候,港視找他參與《導火新聞線》,劇組先跟他開會傾角色,「第一次傾,傾咗幾個鐘,好開心。」以為開工了?原來還有第二、三、四次。連王維基也親自歡迎他加入。「我都未試過同一個電視台,傾個計要傾四次。…呢個電視台啲人係黐線嘅。」

是瘋狂,卻團結。「拍呢套戲,是我在 HKTV遇過最團結的一班人。拍完之後,同他們有了革命情感。」

那時候是 2013 年 8 月,《導火新聞線》煞科。周家怡演的方凝,是劇中三名女主角之一,王宗堯的「輝爺」是第一男主角。

擺在他倆前面,似是一條康莊大道。

「無諗過拍完、慶完功,一兩個禮拜就唔發牌嘛。」王宗堯慨嘆世事難料。「真係陀衰家。」

《導火新聞線》輝爺

《導火新聞線》輝爺

 

名氣的急升

港視不獲發牌,引起全城震怒。員工在政總門外集會,周家怡也有上台發言,一邊大哭,一邊高呼自己有多喜歡演戲。

「嗰時心情好低落。你唔播唔緊要,at least 畀我哋睇吖。」她如今回憶。

之後的故事,大家都比較熟悉了。擾攘多時,港視依然未能獲得電視牌照,王維基把心一橫,在網上開台。香港觀眾終於有幸看到方凝、輝爺,以至張癸龍(王宗堯《選戰》角色)的身影。

許多人紛紛驚訝,原來香港仍有一班睇得又演得的藝人。

此後港視雖然再沒有拍劇,但周家怡、王宗堯既已在觀眾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二人於娛樂圈的機會,便接踵而來。過去兩年,周家怡參與《華麗上班族》、《暗色天堂》等電影project,又為港台拍劇,最近 ViuTV開台劇《綠豆》中她演的瑪嘉烈,更是深入民心。王宗堯同樣參演電影(《選老頂》),拍港台劇,拍《綠豆》,甚至經常登上雜誌封面,成為了大眾公認的「男神」。

周家怡、王宗堯於政總集會(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周家怡、王宗堯於政總集會(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七一上街有人叫我瑪嘉烈,我好開心。…每個人記得我個角色名,比嗌我周家怡更開心。因為你會覺得,我演到個角色,令大家都記得。」回首這段經歷,周家怡強調,自己很幸運。

王宗堯則說自己依然「居安思危」。「旁邊的人愈覺得你贏左喇,出到嚟喇,平步青雲喇,我先最擔心。」他一臉正經。「因為我試過乜都無吖嘛,我會好擔心,然後再 push 自己多啲。」他自知要在娛樂圈生存下去,必須更加努力。

 

政治的啟蒙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作為藝人,知名度高了,期望、責任亦隨之而來。特別是身處這個時代的香港,群眾喘不過氣,於是紛紛希望藝人與自己站在同一陣線,同呼同吸。

是期許,但亦會帶來壓力 — 不然怎會有人高呼「我討厭政治」?

不是每個藝人都對政治、時事有所感覺。有趣的是,周家怡的政治啟蒙,不是七一,不是六四,而是《導火新聞線》。

她仍記得,以前自己是個很典型的香港人。「零(政治)觸覺,無睇報紙架,唔知個社會發生咩事,特首叫咩名都唔知,選民都唔係。」近年這類人被貶稱為「港豬」。

「因為封閉咗喺 TVB 世界嘛。」王宗堯又搭嘴。

周家怡也不否認。「總之淨係做嘢,返工放工,同朋友一齊呀。」

周家怡

周家怡

直至要參與《導火》演出,她知道自己要演活劇中角色,就一定要改變自己。「周家怡體內只有 5% 方凝。」方凝是個熱血記者,周家怡為了入戲,也努力關心時事,於是培養出對記者以至時事的興趣。「對社會所有發生的事,都肉緊咗,睇多咗。」

所以她的政治啟蒙,完全是由《導火》開始。「到做咗方凝,我先去登記做選民。」過去兩年,周家怡、王宗堯和《導火》劇組成員,甚至會出席記協晚宴,發表對香港新聞自由日漸收縮的憂慮。

七一遊行,也見他倆的身影。

 

藝人的良心

發聲,因為身為藝人,有種社會責任。

近年時常在不同社運場合出現的王宗堯,不覺得社會責任是藝人的壓力。「當你可以利用你的身分去影響一些人的時候,我覺得這個責任我願意去揹。哪怕我辛苦啲,但如果可以令大家關心多點,何樂而不為?」

藝人王宗堯今午有參與七一大遊行。(圖右為王宗堯 fb live 直播截圖;〈We're not afraid〉為王宗堯昨日在fb推出的MV題名。)

藝人王宗堯今午有參與七一大遊行。(圖右為王宗堯 fb live 直播截圖;〈We're not afraid〉為王宗堯昨日在fb推出的MV題名。)

但他又強調,之所以頻繁站出來,不單因為其藝人身分,更因為他和大家一樣,只是一個香港人。

聽起來很理所當然,但在這年頭,群眾也未必一定領情。比如說,上月兩位消防員英勇殉職,有資深藝人發起「向消防員致敬」行動,卻遭大批網民抨撃,指他們「做騷」、「扮嘢」。

周家怡亦有參與其中。她亦受到批評。「救命,連你都做埋啲 on9 嘢。」在周家怡致敬照片下,有網民留言表示其失望。

十分鐘後,周便留言回應:

做呢樣嘢嘅人,有真心有唔真心,但至少我嘅消防員朋友見到大家咁做感到安慰,大眾點諗我控制唔到,因為我只係為向前線消防員致敬!

王宗堯則認為,大眾會明白周家怡的心意。「當你平時一路都做緊呢樣嘢的時候,你再做多一樣嘢,啲人會知道你的用意、出發點。」相反,有些藝人平日噤若寒蟬,這些時候才忽爾冒出頭來,關心社會。「嗰啲咪虛偽囉!」王宗堯對「偽人」的定義,跟大眾所想的一模一樣。

周家怡深知這個年頭,做什麼都會有人批評,因此她認為,不能事事都從藝人身分去下決定。「我除了是演員,我都是香港人,都是一個市民,我所做的事,係咪要同你哋所有人交代?我唔係做畀你睇嘛,大佬。」

重點還在於兩個字:良心。「我不可以因為你們的意見去決定做這件事與否,我只可以憑我的良心。」她截釘截鐵。

 

發聲的代價

偏偏這個時代,良心很貴。藝人的良心,更貴。

當下中國市場日漸膨脹,文革之風悄悄興起。在香港要做個良心藝人,代價可能是被圍攻,被封殺,被道歉。

就以七一遊行為例,明明是合法合理的群眾活動,但時至今日,玻璃心臟蔓延中國。如此和諧甚至保守的表態,都彷彿成了藝人良心的試金石。

而周家怡和王宗堯依然在遊行隊列之中。「七一我唔覺得有咩問題。」周直言。「咁有香港特色、咁和諧,咩人都可以講嘢喎。」

但以大陸近年的打壓風氣,難保有天和平如此的行動,也會視為眼中釘。藝人不似你我等普通百姓,生計、飯碗難免與市場掛勾。一旦被看中、被打壓,隨時會丟失飯碗。曾揚言「建制機器在懲罰我」致半年無工開的黃耀明,以至捲入 Lancome 風波的何韻詩,都是鮮活例子。

你們願意為發聲付出如此大的代價嗎?記者問。

周家怡明顯較有保留。「其實我現在不算 step 得好前啫,你覺得我好前咩?」她反問。「喂,講真,無人係聖人。除非我本身坐擁幾億身家,完全唔需要理你哋 — 你咪鬧囉,我係出來係撐架喇,可以咁嘅,但我唔係一個咁嘅人……」

她說,有時自己不公開表明立場,不代表自己就站在建制一方。只是有些規則,不得不守。

她身旁的王宗堯,卻毫無顧慮。「我淨係睇,件事啱唔啱。(如果)件事唔啱嘅,遺害到我身邊的朋友,遺害到我們下一代、香港……」他一定會發聲。

王宗堯

王宗堯

看到王宗堯這樣「勇」,周家怡有時也擔心。「我會拉住佢,叫佢慢啲,睇定啲。我唔係叫你唔發聲,…但有時無辦法,你出來就會被人攻撃,除非你已衡量了,唔 care,咪去囉。」

「佢無諗咁多,直接第一時間反應。」周家怡也深知勸服不了他。

一提起香港政府,王宗堯便爆 seed:「呢個建制機器喺度蠶食緊我哋囉!它在用一個唔公平的制度令到社會愈來愈傾側。應該見到有改善的地方無做……我唔鍾意佢成日都係一帶一路一帶一路一帶一路,一帶一路唔關我地事架!你睇吓個地圖,唔關我哋事架!」

好明顯,王宗堯大部分時間真的「唔 care」。是藝人還是偽人?他也不 care。

因為由始至終,他想的都是一件事:「我係一個香港人,亦係一個關心社會的人。」

語氣堅定的王宗堯,如是說。

 

(有關王宗堯、周家怡對前老闆王維基參選立法會的反應,請見另文


On 周家怡
化妝:Aster Phang
Hair: Vincent [email protected] Osmosis
Wardrobe: French Connection Hong Kong

On 王宗堯
Makeup:Aster Phang
Hair:[email protected]
Clothes:Brooks Brothers

地方提供: ISSAYA SIAMESE CLU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