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誰在香港製造希特拉

2016/7/10 — 13:06

《希特拉救港攻略》,鄭立著(http://www.thewood.hk/products/希特拉救港攻略)

《希特拉救港攻略》,鄭立著(http://www.thewood.hk/products/希特拉救港攻略)

對於新書, 為了對得起出版者, 自然我有義務賣廣告, 但你要我賣廣告, 難道像今晚阿 sir 請食飯那樣? 我想還是談談成書的故事, 這應該會有人有興趣看. 我就每天說多一點好了.

當初會有這本書, 其實是一年前, 也許是更久之前的事情.

香港的討論經常說, 香港人的問題是質素太低, 民智未開, 或者個別人常說的說法: 港豬太多. 我們覺得自己比西方落後太多, 所以我們無法民主或者是沒資格擁有民主. 而整本書的故事, 大概是從這個論點上展開, 因為我自己來說, 我自己讀西方歷史, 我都深知一件事, 西方文明在比我們民智更低的時代, 已有民主了.

廣告

臺灣的入大學率是 90% 以上, 而香港大部份人都有高中, 專上學歷, 這對於西方世界而言, 其實是非常先進, 非常高學歷的社會. 香港人普遍能夠使用兩至三種語言, 而且有接近百份百的識字率. 各項數據都顯示, 香港人在世界的標準裡, 要說「民智低落」是非常沒說服力的.

當然我們會說, 這是政治覺醒, 或者品德, 或者態度的問題. 我們幻想中的西方人, 就是很富有公民責任, 很熱心參與社會, 很明智的分辨政客和政治言論. 但是如果你有留意新聞和書本, 你其實也有跡像看見, 歐洲人也不是真的如此, 奧地利的平民分不清日本和韓國和中國, 瑞士的年輕人投票率日漸低落. 最近英國的 Brexit, 更是使很多人說英國人民智不足. 民主制度, 不也是行之有年?

廣告

那麼甚麼民智不足, 是我們幻想的事情, 而我的一個朋友, 談及這點時, 就發覺, 我們談的很多「香港/臺灣/中國人特別差」的說法, 其實如果有研究德國在二戰前的歷史, 就會發覺「納粹前的德國」, 正是如今天的東亞一樣, 內外交困, 失去希望.

我們看漫畫都知道, 希特拉搞種族主義, 主張「優秀的德意志民族」, 講血統論, 我們印象中的希特拉, 崇拜德意志, 貶低其他劣等民族. 可是, 「我的奮鬥」這本書很出名, 很多人或多或少看過, 我第一次看其實在臺灣, 是個一個朋友家裡寄宿時, 他借給我看的.

然後你會發覺, 裡面有個很有趣的現象. 其實, 在我的奮鬥裡的希特拉, 對德國人的看法是很優秀的民族嗎? 相反, 他一點也不這樣看. 他眼中的德國人, 跟不少人眼中我們沒救的社會, 是非常相像的. 他覺得, 德國的官僚, 警察, 資本家, 都是無能. 德國的中產階級, 都是自私. 德國的教育是垃圾, 德國的政黨根本不知道自己做甚麼. 德國的社會運動是失敗的.

如果不是上面擋住「希特拉」三字和「德國」兩字, 很多人還以為是有個人在講香港, 希特拉在書裡寫的德國社會, 一點也不優秀, 根本就是百病叢生. 實話說, 如果真的要比較, 不斷強調我們比印度人, 東南亞人勤力醒目的我們比較像種族主義者.

那位朋友就立志要寫成一本這樣的書, 因為他覺得, 要告訴香港人, 香港人沒有比納粹前的德國人差, 香港其實頗有希望. 而香港的情況比起當年的德國, 要好上太多. 只是香港人繼承了東亞文明那種自貶的思想, 一直以為自己相較於西方, 是沒資格民主的劣等民族. 因為我們的統治者, 也不斷用「民智未開」當理由, 去說服你放棄民主化.

那他想大家能夠告訴這些人, 德國之所以變成納粹, 是到底遭到了怎樣的社會, 民主化失敗導致了甚麼結果? 諷刺地, 其實正是因為民智低落, 才更需要民主化, 正是因為納粹前的民智低落, 而民主化又失敗, 才會使希特拉變成一個獨裁者.

而香港現在面臨的問題, 卻正是民主化失敗, 而且經濟等都內外交困, 社會冷漠, 換句話說, 香港正在「被製造」相近於那種環境. 一樣是製造了大群沒有希望的人. 而這群人, 他們會變成甚麼? 會不會變成另一個希特拉? 或者, 他會不會因為看了和希特拉有關的東西, 就變成了希特拉?

相反, 希特拉不是因為看到了我的奮鬥, 而變成獨裁者. 他只是一個創作者, 藝術家, 因為走投無路, 也沒有機會讓他當個藝術家, 還被困獄中, 才寫出我的奮鬥, 才從政, 才最後變成了獨裁者. 如果希特拉當初能夠成功當他想當的藝術家, 奧地利有給他機會. 和給很多像他那樣的年輕人機會, 就不會有後來的種種. 這不是一個笑話, 希特拉之所以出現, 是因為那種令人絕望的環境.

希特拉的可怕之處, 與其說是種族主義, 與其說是獨裁. 不如說, 他不名一文, 沒錢, 沒前途, 年輕時是廢青, 卻能夠變成惡夢. 社會上這樣的人, 何止十萬幾十萬, 我們天天拿走這些人的希望時, 他們被迫出來的處境, 就像潮濕一樣, 他是讓社會發霉.

我們正在製造這樣的環境, 很多年輕人沒有未來, 他們甚至每天都被恐嚇, 控告, 被歧視, 隨地見到也會被針對. 失去了安全感, 失去了希望. 那麼, 我們也可以合理預期, 會出現某個年輕人, 因為很糟糕的一天而從無名氏變成了惡夢. 我們困了多少人在監牢? 他們在獄中想的是甚麼? 他們離開監獄後的前途是甚麼?

我不認為這是可以掩耳盜鈴的事情, 每件事情, 都製造了大量前途盡失, 走投無路的人, 政府還很樂意的繼續加重罪名, 迫死他們. 那麼, 我們就可以合理地預期, 政府這樣玩的結果, 就是在製造香港的希特拉, 而他們之所以這樣玩, 正是因為他們不了解希特拉. 他們一定自少聽說過希特拉是魔頭, 是種族主義者, 是壞人, 是不可談的人, 所以就沒去深入理解過他. 他們以為問題是種族主義, 他們不知道問題是當年的社會怎樣令一個天資聰明, 有藝術細胞的年輕人, 失去了一切.

他們不想談, 不想聽, 不想理解, 不想知道, 結果就是自己重覆犯同樣的錯誤, 把很多年輕人這樣迫進死路. 他們以為, 只要不斷懲罰, 不斷的壓迫, 不斷的打擊, 責罵, 嘲笑, 這些年輕人終有一天會乖起來, 不再造反, 是的, 希特拉是個魔頭, 我們卻把他當成隨機的結果, 而不認同一件事: 他是社會的受害者.

產生希特拉的並不是他的父母, 而是那個絕望的社會, 客觀來說, 192X 年, 奧地利少了一個畫家. 如果我說, 少了一個畫家, 就會多了一個獨裁者, 一定會有人說這是無厘頭. 但如果這是事實呢? 我們香港每年有多少個畫家, 被迫去 7-11 賣魚蛋? 如果你們理解這一點, 你們不覺得很可怕?

然後, 我們有多少人真心有理解過呢? 沒有多少吧. 如果你不去理解希特拉, 卻想要避免出現希特拉, 膚淺的只是講他是法西斯, 排外, 人云亦云的話, 我反而覺得, 那些人正是在親手製造希特拉. 你要救火, 就不能不了解火,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你們一定問我哪有這麼長的廣告, 反正我開始寫就收不了掣.

==================================
***團購訂書連結***

http://goo.gl/o0ht7g

==================================
團購目標= 1000本成團 
每本$88 
可選擇在書展(20/7)取書或郵寄

==================================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