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誰破壞法治?誰應「求仁得仁」?

2017/8/28 — 16:37

資深大律師、前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國際特赦組織圖片)

資深大律師、前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國際特赦組織圖片)

【文:老百姓】

近日城中出現香港史上極罕見現象,多位新舊大律師公會主席公開呼籲市民不要批評法官,以免損害法治。但他們的呼籲似乎作用不大,民間的批評仍然此起彼落,沒有平息。歸根究柢,這些資深大律師的言論錯把問題的根源本末倒置,自然無法服眾。

問題的根源是楊振權法官違反法官操守規條,在判詞內發表立場偏頗的個人政見,這是前所未有的。 這位資深上訴庭副庭長選擇背悖傳統的約束,自己選擇從法律領域下降到政治領域“descended into the political arena”,利用法庭的平台,發表個人的政見,公眾自然可以口誅筆伐,他就不能再以崇高的法治為保護傘,而一眾資深大律師也不能以保護法治為理由而要求大家停止批評。因為這是本末倒置!他們只替親手破壞法治的法官護航,不敢正面面對問題,誰會信服?

廣告

面對楊法官嚴重犯錯,石永泰卻提油救火,輕描淡寫地說,法官的話只有點「情緒化」,試圖迴避核心問題。他指法治「信就有,不信就無」的說法,不單流於輕佻,更把維護法治的責任全推到市民身上。這種幫倒忙的做法,使民憤燃燒得更猛烈。難道法官作為司法制度的主角就沒有維護法治的責任?不正視這問題,不但難以服眾,而且更會大大損害法治,令人懷疑法官的中立及司法制度的公正。

法治的確立和維持,不能單靠市民盲目信任。由首任終審庭首席法官李國能在2004年所引進的《法官行為指引》(Guide to Judicial Conduct) 第11條表明,法官行為的三項指導性原則中之一是:「不偏不倚」(impartiality)。根據第19條的解釋,

廣告

“Justice must be done and must be seen to be done. Impartiality must exist both as a matter of fact and as a matter of reasonable perception. If partiality is reasonably perceived, that perception is likely to leave a sense of grievance and of injustice having been done, which is destructive of confidence in judicial decisions.”

行文正好描述了今天的境況。時至今日,損害已造成,一眾資深大律師雖有三寸不爛之舌,但礙於理虧,無法力挽狂瀾。若真正要重建市民對法治的信心,只有一個方法:楊振權法官自行引退。他一天不引退,市民就無法相信司法制度是公正的。或許有人會說這主張有點過分,李國能法官在《法官行為指引》的前言第2段說得很清楚,

“It is of fundamental importance that judges must at all times observe the highest standards of conduct. This is essential for the maintenance of public confidence in the Judiciary and the 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故此,當楊法官選擇違反「不偏不倚」原則,在判詞加上自己的政見時,他應該知道自己的做法會損害公眾對法治的信心,他便必須為後果負上責任。若他繼續堅持,一如石永泰說:「求仁得仁」,那他便應該有勇氣為香港法治的未來請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