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7/2 - 19:32

是誰踐踏了香港立法會的尊嚴?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作為一個間或跑跑立法會的記者,講幾句。

對於立法會的尊嚴被踐踏,作為香港法治象徵的立法會被衝擊,心痛不已。

2012 年 5 月,時任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粗暴剪布,當時他引用的神聖的立法會「議事規則」92 條,「本議事規則內未有作出規定的事宜,立法會所須遵循的方式及程序由立法會主席決定」,用人話演釋就是,議事規則無寫我就有權做,再簡單演釋,就是「有權用盡」,梁國雄入稟司法覆核挑戰,法庭以不干預立法會為由敗訴。

廣告

自此確立,立法會主席的權力幾乎是無限大的。

現今的立法會主席是誰?梁君彥,工業界功能組別議員,無競爭下0票當選,他今屆任期說得最多的,是「我己經作咗裁決」、「我嘅裁決係不容辯論」;在他的判斷中,選民資料電腦失竊、港鐵縱火、巴西黑心肉、警隊濫用暴力,全部都無迫切性,不會容許緊急質詢,這麼一個「主席」,擁有無限的剩餘權力。

這還不夠,2017 年 12 月,建制派成功通過修改議事規則,明義上是反拉布,但實質上是自廢武力、自我閹割。

例如將全體委員會法定人數,由原本 35 人減至 20 人,70 人的會議,只要 20 人就足以開會;又例如將「專責委員會」門檻由 20 人提高到 35 人,換言之,反對派跟本無機會主導成立專責委員會。

講開專責委員會,可以一提 2017 年,民建聯議員周浩鼎被揭發「私通」梁振英,將調查 UGL 事件專責委員會的文件,交予特首辦修改,調查人員和受查對象「打龍通」,結果他和梁振英毫髮無傷。

另一邊廂,由 2016 年至今,這個議會有六名民選議員,被取消資格,和他們一同被 DQ 的,是投票支持他們的超過 20 萬名選民,他們被 DQ 的原因,僅僅是因為宣誓「不真誠」。正正是因為反對派六人被 DQ,保皇黨才能在分組點票中夠票通過修改議事規則。

分組點票也值得一書,自從主權移交以來,反對派在地區直選總得票,一直多於保皇黨,地區直選議席亦佔多數(直到 DQ6 過後),但立法會的制度設計,有所謂分組點票,由議員提出的議案要分組點票才能通過,地區直選是一組,另一組叫「功能組別」,0 票梁君彥就是功能組別。

「立法會議員雖然也可以提出法案,但不得涉及公共開支、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涉及政府政策的,必須得到行政長官書面同意才可提出…基本法又規定立法會通過的法案必須由行政長官簽署,方能生效;但回歸以來,行政長官從不需要拒絕簽署法案,因為立法會從未成功通過一條政府不同意的法案。」

寫這段文字的,是來自民建聯的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立法會從未成功通過一條政府不同意的法案」,香港立法會制度設計本身,就命定了這個立法會只會通過政府同意的法案,就是橡皮圖章。

而到了近日,保皇黨一次又一次,主動邀請警方踏入立法會大樓,甚至報警指控反對派議員,違法本來要來保障議員權力的《權力及特權條例》,罪狀是他們「阻礎立法會保安」;立法會保安為何會有「特權」?這些特權本來是保障議員的。

這個地方本身已經近乎毫無尊嚴,近年更一而再再而三被踐踏、衝擊,作為熱愛香港的人,真的很心痛。

BTW,聽說昨日立法會玻璃碎裂、梁君彥等的畫像被毀、辦公室被搗毀,復修要 6000 萬,小背景是,上個年度立法會財委會開會 184 小時,批出撥款 2514 億,每秒批出撥款 38 萬,復修立法會大樓的費用放上財委會,不用3分鐘就能通過,連碌個杯麵都不夠,但若要去「復修」這個議會的尊嚴,一輩子也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