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道歉,還是道「脅」?

2019/6/17 — 9:21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林鄭道歉,我再失語;然後傳聞她會辭職,我更失語。那並非粹純因為道歉出自政府公文的官腔說詞「承認工作不足」,更不是辭職傳聞的虛有其詞,而是所謂道歉之說,更像道出威脅餘波。

是故,是道「脅」而非歉意之詞,因為林鄭即便辭職而永遠消失於港人視線之內,香港的問題懸而未決,是我們頭上永遠有中港政治關係的利刃。

試想,2003年的廿三條立法、2012年的強推國教與 2014 年人大 831 的「普選」説法......在在都弱化甚至否定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還未計「零碎」卻非小事的高鐵撥款及開通(涉及一地兩檢)、立法會改議事規則及 DQ 議員(涉及審議立法的正反討論與公正性)、國歌法的制定及爭議(涉及曖昧的行為準繩判斷)......雖說若非直接衝擊香港人最看重的民生,卻必然是以內地政治語境的論述,凌駕香港人本身的身份與權力。

廣告

而今次6.12事後的餘波,正是累積下來的創傷;至於林鄭的「忽然覺醒」説「工作做得不好」,相信剛剛週日的二百萬人上街,即超過香港四份之一的人口,都不會隨便相信威脅即時消失,以下就以三種專業去道出這些威脅:

1. 警察 — 昭然若揭,是暴力醜聞,有片有相,多角度全球可見;法國記者就在其中片段高呼:「You shoot journalist. This is not China!」若果6.12的暴力如官方所言是警方全盤決策,而若果反送中修法又是如中方所言是香港全盤處理,那為何香港警察的暴力會讓外國記者想到中國?那已經不是純粹暴力事件,而是那中國武警式手法,忽然讓人感覺已然在香港「落地生根」!這點,警方和保安局要面對,林鄭也不可一走了之。

廣告

2. 記者 — 也當然是明顯不過,是警察會打僅有口罩的集會人士,亦會打只有攝影器材的前線記者,還未計不少在內地採訪而被無理阻撓甚至受到武力對待的香港記者......事件太多,而竟然教人感到香港越來越與大陸「接軌」,正是這本來讓香港人引以自豪的新聞自由,隨時崩壞!這點,林鄭説過會跟進,更說過會向任何打壓新聞自由的機關反映,亦不可一走了之。

3. 教育 — 香港人最擔心下一代,但有些人更懂得利用下一代,以裝造單一的身份教育想像:國民教育、修改通識,更甚者是調節歷史課本內容等等;不用直白,大家也知道增刪為何。最新連帶6.12事件的,是楊潤雄去信全港學校,要校長「按章」處理參與上星期罷課的老師,那「按章」是甚麼?辭退?抑或是惡評教學工作表現?但說法無論如何,都是把利刃伸向教育專業,要老師人心惶惶;而這也相信不是「香港特色」的教育管理思維,會忽然以「按章」之名,控制年青新一代師生對社會事件獨立思考的任何可能。這點,教育局不可開脱,林鄭更不可一走了之。

以三個專業的問題道出威脅,是要重申,道歉而簡單一句「工作做得不好」,根本不是問題癥結,而是背後政府陷香港於不義的重點所在,以見不少範疇已經失去高度自治的基石。 然而,為「高度自治」當年制定論述,本身就是含糊的政治話語,可以隨時轉化;但問題正是,特首不應只以一種逢抑中國政治的思維,而讓香港人為本的「高度自治」受到傷害。6.12 是傷得極重的一次,筆者不希望再傷、更傷。

如果林鄭真心道歉,我希望她道出香港人的真正威脅所在;而如果林鄭真的辭職,我希望她真心向中方清清楚楚道「怯」--是交代香港人對無理權力的驚怯,讓那橫蠻的權力機關,不再干擾崇尚自由的香港價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