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人」或「鬼」難區分 「傾家蕩產」有何能?

2016/11/17 — 15:15

梁頌恆、游蕙禎

梁頌恆、游蕙禎

梁頌恆和游蕙禎兩位在立法會掀起的宣誓風波到此算是階段性的止息,往後發展將是另一場狂風暴雨的折騰,只能留待下回分解。 風雲驟起時筆者並沒有涉足渾水,不想加劇混淆視聽,讓人從中取利,只可惜結果共產黨還是趁勢動用大砲轟打蒼蠅的釋法手段,對香港法制造成嚴重的干預影響。

對於梁游兩位的身份一直撲朔迷離,眾說紛紜,在當前揭祕技術高超的電子網絡年代,人肉搜尋和狗仔追蹤竟然有計可施卻結果落空,未能提出真憑實據交代梁游倆的背景詳情,實在有點詭異,令人難以置信。 在是「人」或「鬼」的一片猜疑和咒罵聲中,網民捉鬼之說言之鑿鑿,劉細良從旁證和客觀效應指出梁游倆是隱伏的鬼魅,可是李怡先生卻力證年輕人素質的可貴,練乙錚老師更甘願冒大不韙而執言「護短」……。

筆者對此總是心大心細,不想從陰謀論猜測妄語,對於到底梁游是「人」或「鬼」拿不定主意,不敢貿然發言守護稚拙的素人,又不能斬釘截鐵的痛打惡鬼!  

廣告

事情發展至此,梁游已被褫奪立法會議員公職,他們正尋求上訴和申請暫緩執行判決,從法理程序上糾纏下去,並揚言「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傾家蕩產」聽起來豪氣十足,卻難免過於輕浮草率,筆者不禁問:年輕梁游倆尚未成家立室,相信積蓄恆產的年期也甚短,所謂「傾家」總是損失有限,「蕩產」也未必真的談得上! 那麼,他們可傾可蕩的「家產」到底從何而來? 就單憑他們當刻這樣的莽撞作為便能眾籌五百萬?

反而筆者估算往後的負面影響致令香港普羅大眾「傾家蕩產」才是更可怕的事,因為香港人為此而喪失的並非只是物質上的資產,卻是賠上賴以維繫一制特色的法治精神和相關的核心價值。 在極權政治氛圍下進行的民主抗爭手段實在必須謹言慎行,否則陷阱處處,一失足便寸步難移!

廣告

回說宣誓風波,如果梁游是「人」,他們應該深切反省此事過程所採取的行動是否適當,以及有否達到預期的目的。 筆者以為行動是否過分和言詞是否偏激只不過是手法問題,政治人物不妨因時或因地制宜而兵行險著,可是必須事先全盤考量和知所進退。 可惜,從傳媒報道和電台訪問所得悉,梁游倆事後一直迴避有關核心問題,並沒有交代行動的周詳盤算,以及明確解說其策略和預計效果。

或許他們真是毫無政治抗爭練歷和議會實戰經驗,輕率的一子錯便滿盤落索。 為此,對於「人」,筆者還是希望他們從這次嚴重錯誤中認真學習和好好總結,畢竟年輕「人」還有明天!

梁游如果是「鬼」,他們正在扮演所屬角色,甚或只是聽任指使的傀儡,宣誓過程的一切操作只不過是按照已撰寫劇本的個人演繹,順利完成一項政治任務。 是「鬼」的話,他們的關目顧盼和舉手投足真的已經欺瞞人心,客觀現實上引起社會強烈指責「港獨」和「辱華」的迴響,把近年來貌合神離的建制陣營凝聚起來參與大合奏,更重要的是擠開一道缺口讓梁振英借機切入,觸動人大釋法,又將泛民人士推向被動和尷尬的處境,一舉而數得。 他們已演好第一場「鬼」戲,亦將會粉墨登場,繼續為背後的鬼王賣命。 不少人早已指出這是梁振英部署連任的釜底抽薪詭計,看來真的可以得逞,在秘魯覲見習大大時邀功領賞了。

直到如今,雖然筆者主觀上希望梁游是「人」,祝願他們從「人」這方面潛心修為而日後有所作為。  不過如果是「鬼」,筆者雖然不是鍾馗,日後也絕不放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