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爭取機會休養生息」 還是統戰成功?

2017/1/24 — 20:08

曾俊華參選特首記者會

曾俊華參選特首記者會

「是爭取機會休養生息,還是統戰成功?」

在這篇文章,我希望帶出的訊息是:我們必須好好分析和思考曾俊華出選對民主運動和民主派的影響和意義,以及曾俊華和統戰民主派之間的關系。我希望指出的是,中共一直都關心香港民主運動的發展和影響,因此統戰民主派,又或消滅民主運動的力量一直是中共長久以來希望做到但未能完全做到的事情。

廣告

雨傘後,民間經歷三場選舉、一次騷亂、兩次DQ、無數次內鬥、無數次被梁特強姦,「攰」(無論是心理上或是生理上)是很合理的,重整民主運動的力量固然是重要一環,因此「休養生息論」我都是理解的。

廣告

但我們必須要小心想清楚,我們要「休養生息」的同時,會否被「一Q清袋」而不自覺,甚至拍掌叫好。眾說梁特任內,好鬥嗜血,以鬥爭為樂,我不反對;但我們必須注意的是,與民主派的「鬥爭」並不是梁振英的專利,而是中共自1990後便對民主派開展的一條戰線:只要一天民主派堅持爭取真普選、或要求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民主派就一直會是中共鬥爭的對象。鬥爭的手段包括,但絕不限於梁振英式的嗜血鬥爭,同時亦包括「統戰」。自九十年代起,民主黨和民主黨前身一直是中共主要的統戰對象(詳看《立場新聞》概觀民主黨系列)。從1994年,從成立匯點起,到港同盟和匯點共組民主黨,到2010年民主黨中聯辦密室談判,中共的統戰工作一直沒有停止過。

三 「2010前車可鑑」

2010年的政改談判,我們可以理解作民主黨對路徑依賴(path dependence)的信任和想像,認為香港政制一旦開始了改革,就會「循序漸進」,慢慢路徑依賴走到2017/2020雙普選。但當2014年8月31日的人大常委會決議一出,我們即可清楚明白到,這條「路徑」可能從來不存在。反之,誘導民主黨進入密室,接受政改方案,其實就是「統戰」的一環,又或者,是用來分裂香港日益狀大的民主運動的一個重要策略,而在今天,我們可以清楚地看見,現在經常說的民主運動「太分裂」的其中一個源頭,就是以民主黨走入中聯辦的一刻作為一個重要的起點。中共在2010年成功通過政改方案的一個最重大的成功,沒有之一,就是成功令民主運動陷入無了期的分裂、內鬥,而當時負責拍板通過政改方案的負責人,就是今天的習近平主席。

四「中共一直在進行統戰工作」

想當然,統戰工作又豈會隨著八三一和雨傘的出現而停止呢?於是,在2015年,開始出現「忠誠反對派」一詞。在2015年9月8日,在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馮巍與民主黨領導層會面後,全國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香港廣東社團總會榮譽主席兼首席會長王國強在文匯報譔文,公開表明民主黨等溫和反對派應該扮演「忠誠反對派」的角色,王更認為「民主黨等溫和派並沒有以對抗中央作為黨綱,也認同「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扮演「忠誠反對派」的角色適合不過」;愛國愛港(或曰投_左共)的劉兆佳同在民主黨再次見京官後公開表示,該會面能夠出現是因中央認為民主黨是可以爭取的對象,認為「至少民主黨不是死硬派,對中央來說有特殊意義,較有國家民族國家觀念,走較溫和路線,亦最有群眾基礎,以往亦曾經對話。」

在2016年3月5日,劉兆佳再次公開表示,在激進(或分離)的勢力出現後,「泛民主派會明白以往抗爭手法難以逼使中央讓步,只好以溫和務實路線與中央協商,最終有轉機成為「忠誠反對派」,由要求結束一黨專政變成接受中央理解的一國兩制、尊重中央對港權力、接受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地位。」。

以上都是中共KOL的說話,可能當不得真。統戰的時間表終於到了比較關鍵的一點。

在2016年 5月 19日,中共主管香港事務的最高官員、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史無前例」會見香港泛民議員,公民黨時任黨魁梁家傑在會後指「中央領導人在回歸19年以來,首次承認民主派民選議員身份,確立議員的憲制角度,認為是有突破。」

一個半月後,在2016年7月1日,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接受親中媒體訪問時,首次表示「泛民立法會議員屬建制人士,中央日後會更多與泛民接觸和討論,希望泛民成特區建設力量」。

在梁游被取消議員資格後的2016年11月30日,中共向曾被拒發證的泛民主派人士「開綠燈」,他們若申請回鄉證將獲批,主張港獨者除外。劉兆佳認為:「張德江說法反映中央希望招攬溫和泛民甚至是反對派加入同一陣線」。〔註七〕

統戰之心,昭然若揭。

順著上文的脈絡,我非常擔心曾俊華會成為中共統戰(if not消滅)民主派的最後武器。曾俊華宣布出選後,民間的聲勢,可謂一時無倆,甚至去到一個地步,就是任何有質疑曾俊華的聲音,都會被以鋪天蓋地式的撐曾留言所淹沒。即使冒天下的大不韙,我都必須指出的是,假若民主派三百多票全投曾俊華,令曾俊華高票當選的話,那麼民主派就真的完全成功地被「統戰」了,因為以爭取民主作為正當性來源的民主派竟然成為封閉建制獲得權力的正當性的來源,民主派就真的成為「忠誠反對派」,或真的如同王光亞所言,「泛民都是建制的一部分」,廿多年的統戰工作終於大功告成。

而即使曾俊華不是「真命天子」,林鄭成功當選的話,民主派之間的攻奸內鬥、民主運動的分裂,也必將比現在更嚴重。換句話說,只要曾俊華的出選能令民主派「心思思想投票給他」,從而製造民主派的分裂,甚至最後能令民主派授權中共屬意或可接受的人選上台執政,中共的盤算就成功了大半。

最後,大家需要時間重整民主運動的實力,是人之常情。但我們必須明白的是,民主派與極權的中共之間的博奕,其實是沒有「休戰」的空間。

面對中共設下這個「局」,也可能是主權移交以後最精緻、最聰明的一個「局」,我們必須要三思而後行。而破這個局,於我而言也是很簡單:就是誠實面對自己沒有左右誰人能夠當選的實力,全力拒絕為八三一決定、廿三條立法、官商(和鄉黑)勾結、財閥圈地運動、2030+發展等提供任何來自民主運動的認受性,保留民主運動的尊嚴和底氣,又或籍此機會把香港現今面對的一些問題,例如官商鄉黑、土地發展和規劃、又或2047前二次前途等議題,帶上特首選舉的舞台,以此激活民主運動的力量或對這些議題的討論。

最後最後最後,此文旨在分析中共自2010年以及雨傘運動後對民主派的統戰手段和策略,並以此為基礎分析在特首選舉中民主派可能面對的「局」,並不是有意攻擊任何政黨,於我而言,任何民主派的力量一旦被成功統戰,對民主運動都不是好事,自然不希望此等事情會發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