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代革命 — 我不知道接下來的是甚麼時代, 不過我知道過去是甚麼時代

2019/8/11 — 10:2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時代革命, 其實我並不知道接下來的是甚麼時代, 不過我大概知道過去是甚麼時代。

我們的上一個時代是六四開始的, 剛好三十年。

六四的結束之後, 大家檢討失敗的原因, 為何這件事會變成悲劇? 每人都有不同的答案, 中國從那時開始, 走向偏激的帝國主義思想, 從那時代的學生開始要求他們軍訓, 灌輸成憤青。 這些我們都很清楚也不用詳說。

廣告

重點是另一邊, 六四救出了幾個有名的民運份子, 他們組成了海外民運, 跟中共內部的某些派別連成一線, 自稱為「自由派」, 而六四中上位了的香港人, 也成為了民主派。 我們的歷史是從此開始的, 從今天看, 也從當時預示了未來三十年的一切。

檢討六四的結論是甚麼呢? 如果你有看不少民運份子的結論, 有個理論叫「民運領袖阻止不了激進派騎劫運動不斷升級」而導致了被鎮壓。

廣告

如果六四能重來一次, 他們的構想是, 六四去到某一步, 只要不升級和妥協, 就不會被鎮壓。

去到某點政府就會讓步, 他們當然不可能得到民主, 但會得到一個更寬鬆的時代而民運相關的學生與領袖也能加入中國的建制。

這是理想的六四。

之後三十年, 我認為都是建基於這個想像和假設去行動的, 也就是說, 六四被認為是錯在升級, 所以事情就不能升級, 而只能停到政府劃下的界線。 而政府會因為你達陣, 而可能聽你的意見而放寬, 雖然沒有公開說出來, 但六四的結論就是與政府和解。

這是可以做, 不可以說, 所以從六四時罷課突然被叫停開始, 當大部份人心裡只想打倒中共和北京政府時, 行為上卻在幫助他們。

為何華東水災會大量捐款給中國呢? 為何有希望工程呢? 為何香港會走向所有東西都講和平呢? 當抗爭這概念出現時, 為何又走向和平抗爭呢? 為何會在中國搞工運和 NGO 呢? 只要你順著上面的思路走, 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和理非只是這種觀念下的副產品。

因為這一切都是在研究怎樣和北京妥協, 而不是怎樣和北京對抗。 一切行為只是想北京投鼠忌器, 只是想北京向你妥協, 是否完全不可行? 當然有可行的機會。

當年蘇聯解體給了資本主義的信心, 他們樂觀的認為只要經濟發展下去, 中產階級就會追求自由, 而導致中國也會走向民主化和自由, 香港也會因此受惠。 時間隨經濟增長, 是站在民主自由的一方的, 這三十年就是那麼樂觀。

但是北京比這些人多算一步, 那就是, 在經濟增長, 有壓倒性經濟力下, 北京是完全能破解這一招的。 如大家所見的, 破解了, 他們可以維持經濟與現代化, 而且更高壓, 更強硬, 而不需要任何民主化或自由, 不需要聽那些人的意見。

時間沒站在你的一邊。
2017 年的普選承諾是虛偽的。
你的選票很快就會被殖民種票壓倒。
你的下一代沒有未來。
你以為你能爭取特首普選, 卻連立法會都變成篩選。
你以為廿三條才會封禁你的言論, 但今天已隨處抓人。
你有 200 萬人上街, 然後你得不到任何讓步。
理想型的六四你已做到了, 宿願完成了但只有空虛。
你跪下來求別人的同情, 得回來的就只有被鄙視地踢一腳。

也就是說想像中的六四另一個可能性, 根本全是幻想。
你升級會被鎮壓。
不升級呢? 無視。
再拉幾個學運領袖收編當弼馬溫就好了。
是的六四根本就不會有好結果。
升不升級都一樣, 這才是六四事件的殘酷現實。

這個立論已經破產, 但是「不能升級」的信仰和架構卻深根於整個香港民主運動裡, 深根到做的人自己都不能解釋, 和理非為何會從不能殺人打人, 變成了講粗口, 連罷工和妨礙別人返工都不能。 因為和理非是假的, 不能升級才是真的。 至於中國民主運動呢? 消滅了。

當然去到 2019 年, 這個時代真的要結束了, 過去三十年不能升級的詛咒, 效力也差不多過去。 上個時代就是做這三十年的夢, 有些人早醒, 有些人遲醒, 有些人不願醒。 但最終所有人都要面對的。 這才是六四事件的真正結論, 他註定是個悲劇, 不論你是否升級都一樣, 不要想像有更好的結局。

這就是上一個時代, 所以下一個時代是甚麼? 我就不知道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