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普選以外,更需在地抵抗政治操控 — 選舉專制政體下的新本土民主運動

2015/7/30 — 6:14

【文:周日東(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碩士);雷浩昌(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副研究員)】

(編按:政治學者方志恒與二十多位年輕人合著新書《香港革新論》,探討後政改時代的香港前途。本文為該書其中一篇主題文章。)

「全民提名、全民普選!」「公民提名、必不可少!」「我要公民提名!」「公民提名、拒絕篩選」……

廣告

過去兩年的政改爭議中,公民提名成為民主運動的核心訴求,大抵反映著不少民主派的一個判斷:公民提名是最平等的普選制度,也是最有效破解提名委員會篩選的政治制度;而只要爭取到公民提名,香港人就能真正當家作主。

但爭取民主,是否就等同爭取最開放的普選制度嗎?如果香港人再抱著「民主等同普選」的簡單看法,恐怕只會賠上我們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以至我城僅餘的自治空間。

廣告

【沒有民主的普選:政治操控的魔爪】

我們只要把目光放遠到世界各地,就會明白到,即使落實了像公民提名這種最開放的普選制度,也不一定會帶來真正的民主—俄羅斯就是一個例子。

俄羅斯總統由一人一票選舉產生,普選階段採用兩輪投票制1。至於之前的提名階段,則是採用香港民主派夢寐以求的政黨提名及公民提名:任何合資格政黨,可直接提名一人參選總統;任何人取得二百萬個公民聯署(上限為二百一十萬),經「中央選舉委員會」(Central Electoral Commission)核實後,亦可取得資格參選總統2。雖有最開放的公民提名制度,但大家又會否視俄羅斯為真正的民主國家?

2012年俄羅斯總統大選,多名獨立反對派領袖,試圖循公民提名途徑參選,當中包括聲望極高、有力挑戰普京(Vladimir Putin)的著名經濟學家亞夫林斯基(Grigory Yavlinsky)。但當中央選舉委員會審核候選人資格時,就指亞夫林斯基等多名反對派所提交的公民聯署作假違規,令他們全部被除名無法參選3。亞夫林斯基未出閘先脫腳,普京在首輪投票只需面對久加諾夫(Gennady Zyuganov)及日里諾夫斯基(Vladimir Zhirinovsky)等老對手,結果輕鬆地在首輪投票就取得6成選票,順利再度入主克里姆林宮。

政治,從來不只是存在於政制。真正的民主,當然要有一個開放的普選制度,但更重要是市民意願和整個政治過程,不會受制於當權者的「政治操控」(Authoritarian control)。俄羅斯總統選舉雖然有公民提名制度,但當局透過操控中央選舉委員會,還是能夠將反對派邊緣化,令普選變成一場虛幻的競爭—這便是政治學者所指的「選舉專制政體」(Electoral authoritarian regime),一種「沒有民主的普選」(Elections without democracy) 4。除了俄羅斯外,新加坡、馬來西亞、委內瑞拉、埃及等國家,都是典型的「選舉專制政體」5

事實上,除了「篩選競爭對手」(Exclusion of competitors),「選舉專制政體」要操控政治過程、確保在普選競爭下繼續壟斷權力,其「政治操控菜單」(Menu of manipulation)6可謂千變萬化,例如「資源超限戰」(Unequal resources competition)、「創造幽靈選民」(Phantom voters)、「打壓反對派」(Attack opposition)、「政治檢控」(Selective prosecution)、「媒體操控」(Media manipulation)、「統戰滲透」(Co-opting elites)等等7

這些「選舉專制政體」下的「政治操控」,香港人是否覺得似曾相識?

【資源超限戰:建制派蛇齋餅糉?】

環顧海外的「選舉專制政體」,以資源優勢壓倒反對派,都是執政當局操控選舉的常用伎倆。例如在馬來西亞,執政聯盟國民陣線的候選人,便常常到農村大派T恤、玩具、電器等禮物;在新秩序時期的印尼(New Order Indonesia),蘇哈圖政府就經常在選舉前,舉辦「民主舞會」(Festivals of democracy)大宴選民。

這些「資源超限戰」,香港人是否覺得似曾相識?

建制派政黨在地區,以數倍以至數十倍於泛民主派的資源,天天派餅派糉派米派飯盒派福袋,月月大搞各種蛇宴齋宴荔枝團旅行團。建制派的蛇齋餅糉,是否「資源超限戰」的翻版?

【創造幽靈選民:種人種票種選民?】

環顧海外的「選舉專制政體」,「創造幽靈選民」都是執政當局操控選舉常用手段。在馬來西亞,透過操控選民登記冊,創造大批「幽靈選民」,每每是國民陣線勝選的關鍵—以2013年大選為例,有一個地址註冊多名選民,又有已經去世的人士在選民登記冊上,更有投票紀錄8;亦有大批外勞閃電獲發身分證投票;亦有選民在登記冊中被消失、投票地點無故被更改等情況9。全靠這些「幽靈選民」助陣,國民陣線最終得以在劣勢中反敗為勝。

這些「創造幽靈選民」的伎倆,香港人是否覺得似曾相識?

2011年的區議會選舉後,傳媒揭發廣東省茂名市政協梁平在美孚的一個單位,竟有「7姓13票」 10;堅尼地城三幢拆卸中或已拆卸舊樓,竟有101名選民報住11;華富邨一幢樓宇僅得21層,但有選民報稱居住於「32樓」及「24樓」的單位12;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前夕,在西環一間人去樓空的老人院,竟報住了20名選民13。這些疑似種人種票種選民的伎倆,是否「創造幽靈選民」的翻版?

【打壓反對派:建制派勇武組織?】

環顧海外的「選舉專制政體」,以各種疑似民間團體攻擊及辱罵反對派,都是執政當局打壓民主運動的常用手法。例如在俄羅斯,便有親普京組織Nashi(「納什」)打著「反法西斯」、「反顏色革命」、「反西方勢力入侵」的口號,大肆搗亂各類反普京、反建制的政治活動14,其中2007年12月初俄羅斯國會選舉時,為了防止反對派和維權組織上街,「納什」成員就包圍各反對黨總部,令其支持者無法遊行,同時又佔領市中心各大廣場和主要地鐵站,防止反對派舉行集會15。查維斯治下的委內瑞拉,亦成立了名為Bolivarian Circles(玻利瓦圈子)的組織,專門攻擊及羞辱查維斯的政敵。

這些「打壓反對派」的伎倆,香港人是否覺得似曾相識?

2012年起,各種建制派的「勇武組織」成立,例如愛護香港力量、愛港之聲、沉默之聲、正義聯盟、保衛香港運動等等,針對泛民主派的行動,高調踩場刻意柴台,例如在2013年4月,愛港之聲成員干擾真普選聯盟的政改研討會,他們高舉示威標語,不停打斷講者發言,最後研討會被迫腰斬16;在同月的一個「佔中論壇」上,愛港力和愛港之聲成員亦到場搗亂,他們跳上枱大聲叫囂,並以粗言穢語指罵在場人士17。這些建制派勇武組織的所作所為,是否「打壓反對派」的翻版?

【政治檢控:慈母的政治打壓?】

環顧海外的「選舉專制政體」,以各種法律手段檢控及打壓,都是執政當局打壓民主運動的常用手法。例如在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曾經24次控告媒體及反對黨誹謗,其中改革黨秘書長賈惹日南(J. B. Jeyaretnam),便多次因為被控誹謗,而被迫多次宣布破產,最終喪失參政及律師資格18;而在俄羅斯,2012年Pussy Riots五名成員反對普京再參選總統,在莫斯科的東正教救世主大教堂辦音樂會表達不滿,結果當中3名成員被判2年徒刑,罪名是在教堂做出「流氓行為」19

這些「政治檢控」的伎倆,香港人是否覺得似曾相識?

2013年5月,警方拘捕佔領中環秘書處義工陳玉峰,原因是她於2011年7月1日參與示威時,違反公安條例,這個事隔兩年遲來的拘捕,令外界質疑是要向「佔領中環運動」施壓20。佔領運動後,年僅14歲的「粉筆少女」在金鐘「連儂牆」塗鴉,警方竟出動14名警員,以刑事毀壞罪將她拘捕,還申請「兒童保護令」,把她送入兒童院。這些對民主運動支持者的打壓,是否「政治檢控」的翻版?

【媒體操控:全面染紅的主流媒體?】

環顧海外的「選舉專制政體」,掌握媒體的擁有權及影響編輯工作,都是執政當局操控輿論的常用手法。例如在新加坡,當地只有兩大媒體集團報業控股及新傳媒,一家以報紙為主,一家以電視廣播為主21。新加坡政府通過淡馬錫控股持有這些媒體,直接地或間接地控制了全國所有主流媒體,媒體自我審查可謂家常便飯22。新加坡媒體尤如「政府公關」 23,有負面消息時,記者會第一時間聯絡政府部門,商量怎樣消毒,他們大都視宣傳政府政策為己任,不會去挖政府醜聞24,對反對黨的報導則流於偏頗,力求把反對黨塑造成偏激之士25

這些「媒體操控」的伎倆,香港人是否覺得似曾相識?

現時,各大報章及電視台的老闆早已被一一統戰,獲北京委任為各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各種的自我審查及干預編輯自主的事件比比皆是(例如2012年香港數碼廣播電台DBC停播風波、無線新聞部總監袁志偉刪改曾健超被打報導等等)。這些對新聞自由的種種侵蝕,是否「媒體操控」的翻版?

【在地抗爭:後政改時代的行動綱領】

香港被推向「選舉專制政體」,恐怕已成定局—8.31人大決定下的政改方案被否決,不過令港式「選舉專制政體」,暫缺最後一塊拼圖。

事實上,近年北京走向「天朝主義」,日趨以強硬路線治港,而為了確保落實普選後,執政權力會繼續掌握在建制派手上,效法「選舉專制政體」操控政治過程,恐怕已是北京治港方針的重心。正因如此,駐港機構特別是中聯辦近年積極干預香港的自治事務,以無孔不入的國家機器為槓桿,發動上文所述的各種「政治操控」,令我城核心價值面臨崩塌。在後政改時代,這股「政治操控」浪潮,只會更加洶湧而來。

面對國家機器的壓制,不少巿民感到氣餒,認為香港前途暗淡。難道民主運動在國家機器前真的束手無策,香港人只能坐看我城崩塌?

看看有關「選舉專制政體」的跨國研究,也許我們能夠找到一點啟示。著名政治學者Steven Levitsky及Lucan Way曾經進行一個涵蓋全球35個「選舉專制政體」的比較研究26,他們認為執政當局能否長期掌權維持專政,還是被迫開放政權落實民主化,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執政當局與反對派的力量對比」(Balance of power between autocrats and their opponents):這裡要看執政當局能否組成一個穩定及組織力強的「執政黨」(Governing party),以壓制民主運動及進行各種「政治操控」;也要看反對派的組織能力,以及是否善用政制上的有限空間例如選舉、議會及公民社會,抵抗執政當局的壓制27。畢竟,「選舉專制政體」這種「混合政制」(Hybrid regime)兼具開放和封閉的特色,執政當局雖有一定操控能力,但亦不可能像中國大陸及北韓之類的「完全專制政體」(Full authoritarianism)般,全面壓制民主運動和對反對派予取予攜,「選舉專制政體」的政局走向,因此相當程度上取決於執政當局與反對派的角力互動。

回到香港,我們就要問:在香港走向「選舉專制政體」的大格局下,民主運動應該如何定位?民主運動能否善用各種政治空間,包括局部開放的議會選舉、相對自由的社會活動空間、崛起中的網絡媒體、以至建制派的明爭暗鬥等等,改變「執政當局與反對派的力量對比」?

面對國家機器鋪天蓋地的「政治操控」,香港人不應退縮沮喪,而是要思考在「選舉專制政體」的大趨勢下,民主運動應該如何轉型,打好「革新保港」之戰。要回應時代挑戰,香港人在爭取落實真普選的同時,更需要合力抵抗各種「政治操控」,並以此為方向重整民主運動—香港民主運動的戰場,不能再局限於爭取普選制度,而必須擴大至在社會各層面捍衛核心價值。政治,從來不只是存在於政制。如果我們只是狹隘地集中在爭取普選制度,卻疏於捍衛其他戰線,在「選舉專制政體」的格局下,即使有天我們爭取到較開放的民主政制,來自北方鋪天蓋地的「政治操控」,也會令我城無法自主命運。

因此,本文希望拋磚引玉,嘗試提出「在地抗爭」的行動綱領,作為重整民主運動的新方向:

●「在地抗爭」是要在社會建立民主陣地:在地抗爭的首要任務,是全面深入社會各界,建立「在地群眾組織」,不論專業界別或社區組織、大專院校或中小學、公營部門或私人企業,都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戰場。佔領運動後,各專業界別陸續出現例如法政匯思(法律界)、杏林覺醒(醫學界)、護士政改關注組(衛生服務界)、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資訊科技界)、精算思政(精算師)、良心理政(心理學家)、放射良心(放射診斷及治療界)、思政築覺(建築師)、區政改造(區議員及社區主任)等組織,絕對是可喜的現象。但要真正實踐「在地抗爭」,在地群眾工作必須做得更加廣、更加深,包括要在更多不同界別成立群眾組織(例如被忽略的公務員界),也要更加深入做好連結、教育及動員群眾的工夫。「在地抗爭」,就是要守好以至擴大社會各界的民主陣地,從而廣泛動員不同界別的巿民,在地反制國家機器的「政治操控」。

●「在地抗爭」是要推動「公民社會聯線作戰」:在抵抗各種「政治操控」、捍衛核心價值的過程中,來自社會各界的「在地群眾組織」,可以互相串連攜手合作,合力調查、揭發、抵抗、反制及清除各種「政治操控」。這種行動模式,既可集結力量痛擊赤化魔爪,也有助各方累積共事經驗、建立更強互信。長遠而言,持續而全面的在地群眾動員過程,將產生正面的政治累積效果,未來或可發展出更強大的全港性跨界別公民社會聯盟。

● 「在地抗爭」本質上是防衛策略,但具備轉守為攻的潛力:「在地抗爭」的首要任務,是要守護香港固有的核心價值,在地痛擊侵入我城的赤化魔爪,因此本質上是一種防衛策略。但當社會各界都建立起「在地群眾組織」、並形成「公民社會聯線作戰」之勢頭後,就會大大擴闊整個民主運動的群眾基礎,發展出「社會包圍政權」的星火燎原局面,改變「執政當局與反對派的力量對比」,為下一波民主運動的全港性動員奠定基礎。

我們之所以提出「在地抗爭」的新行動綱領,是基於以下的三點考慮:

● 「在地抗爭」是要充分利用現有政治空間:現時我城雖然面臨赤化危機,但在「選舉專制政體」的格局下,基本上各種民間團體,仍然有相對自由的社會活動空間,赤化魔爪暫未能伸入所有社會領域。由於政府建制牢牢掌控在當權者手上,「在地抗爭」就是要尋找有利於香港人的戰場,並充分利用現有公民社會的活動空間,建立民主陣地積蓄實力,實現民主運動以「公民社會為中心」(Society-centered approach)的戰略性轉移。

● 「在地抗爭」是要重新動員群眾投入民主運動:隨著香港被推向「選舉專制政體」,普選議題已失去昔日的群眾動員作用;而所謂真假普選的意識形態之爭,對一般巿民來說,更加是過於抽象離地。「在地抗爭」以捍衛我城核心價值及抵抗赤化為訴求,較容易把各種零星的政治議題匯合為一,也較貼近一般巿民的日常認知及生活經驗,將是重新連結民主運動和社會各界的最佳中介,有助重新動員群眾投入民主運動。

 「在地抗爭」是要改變民主派政黨的生態:1991年首次實行地區直選以來,民主派政黨的重心側重議會,疏於與社會各界聯繫,不但令泛民議員日益脫離群眾,更加令赤化魔爪乘機深入我城。當香港被推向「選舉專制政體」之時,我們需要的不再是「選舉型政黨」、「選舉型議員」,而是「運動型政黨」、「運動型議員」—政黨和議員必須植根於廣大的公民社會,而不是虛幻的議會;政黨和議員的工作重心,是連結體制外的「在地群眾組織」,將體制內的合法資源,轉交予體制外的公民社會,以形成更強大的民主運動,而不是空坐在議事堂開會投票。

在香港被推向「選舉專制政體」的時代洪流下,「在地抗爭」以公民社會力量抵抗國家機器為理念,將是緊貼現實的「新本土民主運動」綱領。

 

注:

1 國際民主和選舉協助研究所:《選舉制度設計手冊》(香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2013),頁224。

2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 for Electoral Systems. Elections in Russia: The March 4 Presidential Election,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 for Electoral Systems, 2012).

3 Russia elections: Officials bar liberal Yavlinsky, BBC, 6 March 2012.

4 可參考2002年4月《民主季刊》(Journal of Democracy)的專刊:Journal of Democracy, Volume 13, Number 2, April 2002。

5 Schedler, Andreas. Electoral authoritarianism: the dynamics of unfree competition, (Boulder, Colo.: L. Rienner Publishers, 2006).

6 Schedler, Andreas. The menu of manipulation, Journal of Democracy, Volume 13, Number 2, April 2002, p. 36 - 50.

7 Case, William. Southeast Asia’s hybrid regimes: when do voters change them? Journal of East Asian Studies, Volume 5, Number 1 (2005), p. 215-237; Hale E. Henry, Hybrid regimes: when democracy and autocracy mix, in Nathan J. Brown (ed.) The dynamics of democratization: dictatorship, development, and diffusion (H Baltimore, Md.: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011), p. 23-45.

8 〈大馬大選:改朝換代與希望的政治〉,《明報》,2013年5月5日。

9 〈選舉制度問題多國陣靠鬼票過關〉,《蘋果日報》,2013年5月11日。

10 〈揭建制派區選大勝之謎 瘋狂種票 1屋7姓13票〉,《蘋果日報》,2011年11月21日。

11 〈樓拆了照種票 漏洞遍佈舊區 選舉事務處嚴重失職〉,《蘋果日報》,2011年11月26日。

12 〈樓高21層 登記住32樓〉,《明報》,2011年11月23日。

13 〈揭發種票情況未杜絕 幽靈選民遍佈空屋20票〉,《蘋果日報》2012年6月16日。

14 〈左翼21:梁美芬志願軍的鎮壓藍圖〉,網站

15 白嗣宏:〈狙擊顏色革命的殺手〉,《亞洲週刊》,2008年7月6日。

16 〈左派粗暴干擾政改研討會 大會無奈腰斬 愛港之聲:好嘢,收工!〉,《蘋果日報》,2013年4月8日。

17 〈跳上枱叫囂爆粗 屢打斷講者發言 愛港力闖佔中論壇大搗亂〉,《蘋果日報》,2013年4月14日。

18 〈CY誹謗指控惹火 還有甚麼說不得〉,《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02月08日。

19 Pussy Riot prosecution: how perfectly European,《每日郵報》,2012年8月20日。

20 〈「和平佔中」:「和平佔中」運動就運動秘書處義工陳玉峰被補一事作出聲明〉,網站

21 呂婷:〈民主,獨裁,開明專制?新加坡大選幕後〉,網站

22 吳淦濠:〈「第一世界國會」:新加坡反對黨的大選策略〉,《國際研究月刊》,2011年,第四卷。

23 〈鍾天祥難由公關變公器〉,《蘋果日報》,2014年1月24日。

24 〈我怕香港步新加坡後塵〉,《蘋果日報》,2014年1月24日。

25 同註15。

26 Steven Levitsky及Lucan Way將「選舉專制政體」的概念,分成「競爭性的選舉專制政體」(Competitive electoral authoritarianism)及「霸權性的選舉專制政體」(Hegemonic electoral authoritarianism)兩類。他們的研究個案主要集中在競爭性較強的「選舉專制政體」,例如俄羅斯、馬來西亞、格魯吉亞、阿爾巴尼亞、喀麥隆等等。見:Levitsky, Steven and Way, Lucan A., Competitive authoritarianism: hybrid regimes after the Cold War,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 Chapter 1.

27 同上,頁54。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香港革新論》網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