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普選無法解決的矛盾

2015/1/20 — 8:30

資料圖片: 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公眾諮詢 facebok page

資料圖片: 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公眾諮詢 facebok page

我完全認同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爭取真普選。但我亦要在此聲明:要解決香港(及至全世界)的「深層次矛盾」,普選及至民主制度只是一個「必要條件」,而絕不是「充份條件」。真正的「充份條件」,是從根本上改變香港(及全球)的資本主義制度。

筆者深信「反共反資、反霸反專」是人類當前的唯一出路。但可悲的是,香港的建制派完全是「擁共擁資」(這當然是一個莫大的諷刺),而反對派卻大多是「反共擁資」。只看到共產黨的惡而看不到資本主義的惡,是反建制人士的一個最大盲點。(「長毛」長期穿著印有哲古華拉頭像的T shirt,卻從來沒有深入地闡述哲古華拉所代表的政經理想如果可以是「另一個選擇」。)

我們常常說要維護香港的「一國兩制」,卻不知道如果「兩制」中指的是「香港繼續奉行資本主義」(特別是最近這三分一世紀肆虐全球的「新自由主義」經濟理論),則我們的「深層次矛盾」將永遠無法解決。也就是說,要解決香港的深層次問題,唯一的出路是推翻「一國兩制」。

廣告

另一方面,香港的建制派最喜歡說的是:「看看西方發達國家不都奉行民主,但它們不也問題多多甚至弄出歐債危機嗎?」言下之意,就是「民主」不一定是好東西。

很多即使不是建制派的人也會受這種言論迷惑。殊不知答案其實十分簡單。西方國家的問題主要不是出在民主制度,而是出在資本主義制度之上。這個制度產生了富可敵國的大財團大企業,結果是美國無論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上台,最後也得乖乖為資本家服務。只要看看英國前首相貝理雅 (Tony Blair) 1997年上台時所鼓吹的「第三條道路 (The Third Way) 」落得怎樣的收場,我們便知道不限制資本的話,「政治」最終只能淪為「資本」的奴婢。

廣告

道理其實十分簡單,天文數字的巨額國際金融資本已經把人類文明徹底挾持。資本家只要提出「撤資」的威脅,由此引至的信心動盪、企業倒斃、失業升等將令任何政府下跪。

而一天政治必須服從於資本,我們便—天也沒有可能解決社會貧富懸殊不斷加劇、經濟危機不斷爆發和深化、以及環境生態不斷惡化最後達於崩潰的三大「文明宿命」。

情況十分清楚,我們需要「政治民主 (Political Democracy) 」以制約「政治權力 (political power) 」;也同時需要「經濟民主 (Economic Democracy) 」以制約「經濟權力 (economic power) 」。甚至可以這麼說,如果沒有「經濟民主」,人類也永不會享有真正的「政治民主」。

當然,在資本主義主流意識所主宰的文化氛圍底下,任何有關「經濟民主」(如「累進性稅制」、「金融交易稅」、「對遺產設限」、「員工所有制」、「取消土地私有」、「取消企業法人地位」、「零息貨幣」)等的討論都立刻會被扣上「社會主義」甚至「共產主義」的帽子。

我們固然要反抗「共產黨的專制與洗腦」,也必須反抗「資本主義的專制與洗腦」。請大家解放思想,不要墮入「非此即彼」的認知陷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