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智劍」橫行盲心眼,障目還須「鈍劍」開:解構哲道行者的「智」和「心」

2015/10/12 — 10:48

李天命 ( 圖片來源:http://web.tkpss.edu.hk/ )

李天命 ( 圖片來源:http://web.tkpss.edu.hk/ )

筆者曾撰文表示不曉「哲道」,未敢在天命大師階前弄斧,如今大師再度留言自白 (註),劍及履及的迎擊日來對他的刀砍棒喝,不愧一代劍師。 細閱大師獨白,深感「智劍」舞動下心眼似乎瞎了。 筆者愚昧,禁不住揮一柄「鈍劍」,嘗試解構哲道行者的「智」和「心」

無可否認,大師曾經在八九十年代傲視香江,弟子徒孫和慕名追從者眾。 思考藝術和破惘方法的「智劍」在於剖析語言文字表達的條理和指證謬誤,有助拆解其搭架的障礙,以及造成的溝通隔閡,藉此理順思路,減少錯解和誤讀,令訊息更為清晰和明確。 這是鑽研學問的人的重要思考裝備,以免陷入文字障和思想窠臼。

可是,清楚了解語言文字所表達的真意實情之後又如何呢?  精於思辯分析的人「智劍」在手,滿有解讀語言文字的「智」,但是到頭來必須作出正確選擇和清楚表態,把所謂「智」表現於一言一行。   假若手握「智劍」的人並沒有耿直坦率的「良心」,明白是非對錯卻不願或不敢是其是非其非,最後還是昧心假意的混淆黑白對錯,那麼,手中的「智劍」只淪為一件開鎖鑽孔的工具,或者充其量是一把解剖切割的手術刀而已。 因此,筆者以為關鍵還是在於「心」中的「慧劍」,發揮人性鋒芒和正義刃氣。

廣告

面對網民質疑「親共」,大師回應:「我不親共,但頗敬共,同時敬而遠之」。 「敬而遠之」出自《論語‧雍也》:「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是孔子回應弟子樊遲提問怎樣才算「智」的原話。 「敬而遠之」一般的解說是:表面上尊重卻有所顧忌而不願接近;也有由於畏懼心態而遠離,避之則吉的諷刺意味。 因此,筆者以為「敬」字正是這句話內藏的玄機,既是「尊敬」,也是「敬畏」,而「遠之」既是不敢親近有所避忌的遠隔,也是害怕接觸而不屑靠近的遠隔。 大師劍影掩映間有意留下「語義不詳」的空間,讓讀者自行補白,顯出他玩弄文字技巧的「機智」。

大師指其父是「反共的國民黨黨員……共產黨擊敗國民黨後,父母親帶著一家人逃難來到香港……我從小就被灌輸“共匪”這個觀念。模糊記憶中,大學時發表過文章笑弄該黨……」。  不過,這段憶述文字無助辯解旁人對他「親共」之譏。  以往的經驗與當刻的心態行為或有一定影響,但並無必然因果關係。 事實上,不少過去飽受赤禍折磨的人到如今已「醒覺徹悟」,仍然擁抱當前財大氣粗的共產黨。   六四後曾經譴責中共政府的梁振英和其他權貴,到今時今日已「覺悟前非」而歌頌共產黨的德政!  而且,試想想到底多少個每星期正顏厲言捍衛共產黨的「維園阿伯」,正是當年翻越梧桐山游過深圳河逃來香港的人呢? 筆者還是要以「鈍劍」挑開蓋臉的薄紗,看看劍風橫掃下「智劍」此時此刻的真正面貌。

廣告

對於大師批評此地政客「無一有政治智慧」,以至挖苦「勇武」人士並無「敢於壯烈犧牲」的「膽氣」,可是卻沒有列舉事例說明,筆者雖然基本上並無異議,不過如此劍招過於靈巧輕浮,浪費「智劍」的內力。 反之,大師明言「從開國初期跳到鄧以平民身份指導大方向兼定立大決策再到江、胡、尤其習…,是近代以來國家最興旺的時期」,並指出「這個超過13億人口的大國,綜合國力世界排名第2」,一再以累計句式描述解說,讚譽熱情溢於言表。  為此,筆者深深感受到有「智」無「心」劍者的虛妄,以至墮落: 在蔽耳障目的「智劍」招式籠罩下,無視共產黨營造繁榮興盛背後的假大空、強暴凶殘,以及極權壓制下異見維權者的辛酸屈辱。 究竟是「智劍」無力刺破共產黨表面悍頑而心底虛怯的假象,還是有意耍弄花招,讓共產黨在高舉盛世紅旗掩飾下繼續愚弄和欺壓人民?

大師在文末說出佯裝酒醉拒與人「交個朋友」的一件事,以及「僅僅精於哲道,希望其他方面可以不負文責」的態度,不僅再一次顯示大師「獨立特行」的一面,同時也反映出他以「智劍」縱橫江湖經年,在掛劍歸隱後極有可能落得「欺世盜名」的另一面。

 

 

註:10/10/2015李天命網上留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