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智障人士錄警誡供辭的三大質疑

2015/5/13 — 12:45

根據現時披露的資料,我有理由懷疑警方人員在是次錯誤拘留智障人士的事件,為智障人士錄取的警誡供辭時可能涉嫌違反「妨礙司法公正」。

什麼是警誡供辭

警誡供辭(cautioned statement)是執法部門針對疑犯錄取的口供,拍戲常見警察拉人時的對白,正確的警誡(caution)的說法是:「唔係事必要你講,除非你自已想講喇,但係你所講嘅嘢,可能用筆寫低及用嚟做證供嘅」,此話的意思其實是警告疑犯,你的說話會被記錄,日後可以成為證據用作起訴疑犯。只要執法人員清楚向疑犯說明懷疑他觸犯何罪,再警誡疑犯,其後疑犯如有「招認」(admission),有關招認即可成為檢控甚至將疑犯定罪的證據。警誡供辭的紀錄方式包括:筆錄在警方記事簿;Record of Interview (RI);警誡錄影會面或警誡錄音會面。

廣告

警方最常用的是RI,其實是以筆錄整個警誡會面過程,錄取RI有三大紀律:

廣告

1,準確
2,即時
3,不能刪減

意思即是逐字即時紀錄所有對話,連助語詞都要記錄低。

因此,我對警方提出以下  質疑:

1, 智障人士如何能理解警誡內容?如不理解,口供內縱使有招認,有違錄口供的公平和自願原則,法庭根本不會採納?

2,錄取警誡供辭時,智障人士並無家人或社工陪同,違反有關規定,據協助事主的張超雄議員引述,事主兄長其後到警署,警方要求事主兄長簽口供紙,表示「未必作呈堂證供」。如所述正確,警方根本無理由要一名錄口供時不在場的人士在口供紙上加簽,因加簽即代表確認有關紀錄正確。因此,我有理由懷疑警方為掩飾未有家人陪同錄口供的違規行為,而誤導事主兄長在口供紙上簽署,「證明」錄口供時有家人在場。如此行為,涉嫌違反「妨礙司法公正」。而 「未必作呈堂證供」一句更不負責任,因此句的正確說法恰恰相反,應為「可能用嚟做證供嘅」。

3,根據事主兄長所言,有關書面口供顯示智障人士以完整句子回應警方提問,遠超事主的溝通能力,而根據上述「三大紀律」:準確、即時和不能刪減,我強烈質疑有關警誡供辭的可信性,如有人蓄意扭曲事主意思,或自我演繹事主意思,更可能構成「妨礙司法公正」。

昨日深夜,警方發出道歉聲明,只表示會檢討程序,但並無提及內部調查涉案警員,今次事件威脅到一名智障人士的長期人身自由,豈能輕輕帶過?我認為警方應對整個調查程序展開刑事及內部調查,瞭解是否有任何人員違規甚至違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