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暗角七警案】七警全拒參與認人 曾健超反對現役警員當認人戲子 投訴偏幫

2016/10/19 — 19:13

涉案七警(資料圖片)

涉案七警(資料圖片)

「七警案」今日開始正審,重點如下:

一、法醫指曾健超 15 處傷痕 幾乎肯定警棍造成

控方開案陳詞中提到,法醫認為曾健超身上的 15 處傷痕,與軍裝部警棍可造成的傷害完全一致,因此認為該傷害幾乎肯定是由軍裝部警棍造成。詳細報道見此

二、兩被告反對直接認人證據呈堂

第五被告陳少丹和第六被告關嘉豪代表律師稱,由於有關證據是在不公情況下獲取,反對「直接認人」的證據呈堂。詳細報道見此

三、七警拒參與認人

時任港島區警察投訴科主管的警司供稱,七名被告曾表明不願意參與認人程序,而曾健超亦曾反對警方於認人程序中安排現役警員作「戲子」,更就此投訴,質疑調查人員偏頗和偏幫警察。詳細報道請見下文。

四、全日審訊的文字直播全文見此

七警涉於前年佔領運動期間,於金鐘添馬公園暗角毆打前公民黨成員曾健超,案件今續審。 當時為港島區警察投訴科主管的警司供稱,七名被告曾表明不願意參與認人程序,而曾健超亦曾反對,警方於認人程序中安排現役警員作「戲子」,更就此投訴,質疑調查人員偏頗和偏幫警察。

■ 前年七警拒參與認人

廣告

負責安排認人程序的警司蘇振光於辯方律師盤問下作供,他於 2014 年 10 月為港島區警察投訴科的主管。

蘇供稱,前年 11 月 3 日,蘇收到被告書面通知,指全部被告不願意參與認人程序。

廣告

不過,蘇仍有繼續安排認人程序。他供稱,曾於前年 10 月至去年 1 月期間,多次邀請曾健超出席認人程序,蘇向曾健超一方發出 16 封信,邀請他參與「列隊認人」,但同時亦提出「小組認人」和「面對面認人」選擇。

其間,曾健超一方向警方提出,反對以現役警員作「戲子」,指控調查人員偏頗和偏幫警察,但他沒提出過以警員作「戲子」就不參與認人。 代表曾健超的律師行更於去年1月7日,寫信向蘇投訴,質疑警方偏幫疑犯,反對有現役警員參與做戲子的小組認人程序,又在同月 12 日提出,堅持要進行「列隊認人」手續。

蘇曾向曾一方解釋,按既定程序,若疑犯為現役警員,就要安排其他現役警員作認人程序中的「戲子」,並盡可能安排與疑犯年齡、身高、外表相似的人當「戲子」,但曾健超一方並不滿意此解釋。

■ 僅兩名被告參與面對面認人程序

根據同意案情,前年 11 月 26 日,第五、六被告被捕時曾不願意參與列隊認人程序,結果警方就此並無進行列隊認人程序。而只有此二人於 2015 年 1 月 27 日,在荃灣警署認人室參與了「面對面認人」 (confrontation)。

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質疑,傳媒曾刊登了 6 名被指涉案的警務人員的照片,何以蘇不安排 6 人全部參與認人。

蘇振光解釋,因曾健超表示,只願參與有關他於中區警署內被襲擊案件的認人手續,而經調查隊伍調查下發現只有兩名被告涉案,故只安排二人參與認人。

■ 警司:不因報道刊登照片而安排認人

蘇解釋認人程序要根據調查所得作安排,而非按傳媒報道,「我唔覺得因為報紙登咗幾多人的相,就安排幾多個人畀曾健超認」。

今日庭上的其中一個爭拗點,是辯方質疑蘇振光未有考慮採用「未經同意小組認人」,直接決定採用「面對面認人」,對第五、六被告構成不公。

根引述警察內部指引解䆁,認人手續有四種,優先採用順序依次為「列隊認人」、「經同意小組認人」(consensual group identification)、「未經同意小組認人」(non-consensual group identification),以及「直接認人 / 面對面認人」。

■ 辯方: 「列隊認人」最公平

代表第五被告的鍾偉強引述指引中稱,「列隊認人」手續對所有人最公平,是最優先選項,若無法進行,替代做法是「經同意小組認人」,但這兩個做法,都須經疑犯同意。

若疑犯拒絕參與認人,警可安排在未經疑犯同意下,進行小組認人;如果疑犯不願意參與小組認人,警可考慮在疑犯不知情下,進行小組認人,若仍不可行,最後選擇是證人在無其他戲子下,單獨辨認疑犯,毋須疑犯同意。

蘇振光不同意,按他對指引的詮釋,「未經同意小組認人」,只是在列隊認人過程中有突發情況,才需考慮的選項,而本案中被告拒絕,致列隊和小組認人手續無法進行,因此「未經同意小組認人」在本案中不適用。

鍾偉強指出,蘇的詮釋並未明文載於指引之內,質疑蘇振光是因為曾健超的律師反對使用警察戲子,蘇振光為了避過戲子人選的爭議,才選擇毋須戲子的「面對面認人」方式。蘇指看不到兩者關係。

代表第六被告的大律師林芷瑩則指,事發後三個月蘇與曾健超的律師通信中,一直將「小組認人」列作可行選項之一,因此在本案中,小組認人並非不可行的選項。蘇不同意。

審訊明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