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暗角.不相信 危城.塌下來

2016/6/1 — 18:31

七警今日離開法院

七警今日離開法院

一如所料,七警拒認是片中人,否認控罪。從七警角度,為了自保,為了打贏官司,這是唯一理據。不過,請不要忘記,當七名警務人員站在法庭上宣誓,並作如此陳述時,這其實是標示著香港警察制度的進一步陷落與崩壞。

當然,一定有人會批評我,「你又不在現場,何來證據證明就是這七人在暗角拳打腳踢嗎?既是「暗角」,就是看不清楚了!」我是真誠想問問這些撐七警的人,本著自己的良知(心),你真的相信七警沒有在暗角拳打腳踢,執行私刑嗎?這次,我倒「欣賞」正義聯盟黨,他們說:「當日警察執法情況非常惡劣,有幾名警察面對大批暴徒。」「面對佔中沒退沒縮,七警盡責保香港」,「政棍禍港辱警搞暴亂,支持重典治亂世,支持七警」。看,他們是如此理直氣壯,對,拳打「暴徒」,腳踢「匪類」!多痛快!

是的,社會上負責秉行公義,維持法紀的警務人員,當然不可能沒有害群之馬,但我們仍相信,整個制度是健全及公正的。不過,當七警公然在法庭上睜眼說謊時,這其實已非七警的個人問題,而是象徵著一個制度的崩壞。我不知七警有沒有子女,他們拒絕承認自己是片中人,會留下一代留下怎樣的示範?他們日後是如何教導下一代,甚麼是承擔責任。日後警方在面對其他疑犯時,又是否仍能理直氣壯、無可指摘?

廣告

龍應台曾在一篇文章說:「凡是在謊言中長大的人,『不相信』是琢磨出來的智慧。可是『不相信』像硫酸一樣,可以溶解掉謊言,卻不能拿來為孩子烤蛋糕。要建立讓孩子世世代代生長的家園,是不能靠硫酸的。我們需要『相信』:相信在翻來覆去喧嘩浮躁的潮流中還是有一些恆久不變的東西,怎麼顛倒都不被腐蝕,譬如責任、品格、道德、勇氣……。」可悲的是,香港近年的發展,正是讓我們逐步失去對原有制度的信心(昨天政務司長說「沒有官員要為鉛水負責」,不僅再次說明問責制的虛偽,更是暴露了近年特區政府如何帶頭將制度侵蝕),讓我們及下一代,學會了更多的「不相信」,甚至因此質疑及顛覆了一些應該相信及持守的價值與信念。

暗角行惡,本已是天理不容。如今為自保而顛倒黑白,賠上的,更是多年來得來不易所建立的制度,以及市民對制度的信任。表面上,香港的制度仍如常運作,但當愈來愈多的事件,令人們一再失去對制度的信任,進而不相信制度背後的文化、價值及行為準則時,在暗角中被拳打腳踢的,其實是我城香港。

廣告

數天前,具有百多年歷史的中環警署古蹟群,其中第四座出現局部倒塌,令一眾關心古蹟的保育人士感到無比痛心,甚至擔心整個古蹟群的安全性。其實,暗角七警,還有聲稱警棍是手臀延伸,擊打途人卻仍未被起訴的朱經緯……這一切,正如塌下來的外牆,在在向這個社會發出警號與哀號。如果情況仍然持續及惡化下去,倒塌事故將發生骨牌效應,並演變成更全面的危城災難。

我們真的忍心讓我城沉淪下去嗎?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個人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