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5/6 - 16:04

暫把小黃傘收起

金鐘佔領區的黃色雨傘

金鐘佔領區的黃色雨傘

雨傘運動從一開始有三位提倡者發起,討論,簽署誓書,佔領行動開始到結束,再到現在參加者一一被法庭判刑,總算是運動的結尾。它的影響能不能持續落去,這有待觀察,但最少第一波的行動到現在算是暫時畫上了句號。

在我看來,整個佔領中環的運動其實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失敗的。

佔領運動的初衷,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希望可以喚起香港人對於民主自由的訴求,向中央爭取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框架下,實現提名權和選舉權。這場運動因為有着不同持份者的參加,中間過程越來越變得不受控制,時間一拉長團體之間就容易產生矛盾和分歧,最後演變成暴力和流血衝突。社會越加意識到衝突和矛盾的嚴重性,但是對於要如何處理這一種矛盾卻完全沒有共識,甚至不停向對方扣帽子。因此個人犧牲總能?一種悲劇的圓滿,團體運動卻只能成為雜亂無章的統計。

廣告

相信香港大部份人都不覺得一國兩制的框架在中國和香港雙方都有盡力恪守,也不認同香港特區政府的施政表現,但是在另一方面我們也對於要以佔領中環的手段去爭取民主和自由的訴求有所保留。這場運動看來似乎只是滿足了各自的情感訴求和自我陶醉,民主派因為光譜比較闊出現不同程度的分裂,自己的一方失去了部份的支持者,然而失去了自己的支持者的同時卻又無法爭取到另一邊支持者的改觀,甚至是那些一路以來中立保守的人也無動於衷。做了這麼多的事情只能感動自己,卻不能感動別人。

建制派和政府也是一樣的做法,只硬銷要處理問題所需要的政府認為最恰當的做法,但是卻沒有嘗試回應和釋除公眾的疑慮,以及提出多個方案讓社會討論。政府只在道德和倫理上對市民負責,但是市民沒有具體實質的手段以問責的方式監督政府的施政,還不要說倫理和道德上政府官員給市民的一般觀感,其實都已經很一般了。

應當思考的是,雨傘運動已經喚起了社會大眾應當注視問題,如果連雨傘運動都不能喚起關注的話,那也很難猜想有什麼東西才可以引起那沉睡的大多數的注意。也許他們根本不想要求民主和自由,只要有飯吃的話還有一些基本和娛樂消遣的話,偶爾可以外出旅行散心的話,就算對方環境條件再惡劣都可以忍受。再者,支持民主也可以有很多種方式:有些人不會上街卻一定會把票投給民主派;也有些人覺得政黨不可信寧願自己上街抗議。民主本身的弱點就是必須接受多元不同的意見,這是民主的定義是強項也是弱項。

如果能說的都已經說了,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對方還是沒有任何的改變,再糾纏落去也不會有什麼的好結果。也許 10 多 20 年前矛盾衝突還不是那麼嚴重,甚至回歸以前政治的衝突沒有那麼明顯切身,香港的確是一個安居樂業的地方,但是現在一切都已經改變了,過去美好的日子都不會重新再來。她以往對你說了多少甜言蜜語,你一一把圖片截下來,如今翻看都已經沒有什麼意義。

所以如果你真的受不了,應該開始考慮分手,又或者如果你真的不能離開,應當考慮你作為一個人,as a human being,除了政治和工作以外還有沒有其他東西可以讓你發展作為一個人的潛能,令你覺得快樂有滿足感。只要能找到自己精神的寄托和對他人的貢獻,就算雨傘必須暫時收起,你也可以繼續找到寄身的地方。

我有時想起,那些看似無情的人不關心社會的人,不一定都是對身邊的事情漠不關心,也可以是他們以無情來保護自己的感情。當然,他們也可以是很純粹的無情,但是你這樣的想,你這樣的希望,最少會對自己有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