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暫緩修例】FT:習近平政治生涯最大讓步 紐時:削弱鐵腕形象

2019/6/19 — 13:51

《紐約時報》《金融時報》發表評論文章,同樣指今次宣佈暫緩修訂《逃犯條例》,是習近平政治生涯中「最大的讓步」,對他來說是一次「不小的挫敗」,更被外界視為削弱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鐵腕形象,又指暫緩草案並不代表撤回,北京可能會耐心等待下一次立法機會。

《紐約時報》駐華記者以「港府讓步削弱習近平鐵腕形象」在該報撰文,指兩周前上百萬港人上街「反送中」,特首林鄭月娥在壓力下宣佈暫緩修訂,此舉是習近平作為中國最高領導人七年以來「向公眾壓力做出最大的讓步」,對他來說是一次「不小的挫敗」,更削弱其鐵腕形像。今次特區政府的讓步,反映即使習近平在內地施政日漸專制,其權力著實有限,尤其是涉及內地境外的事務,暫緩修訂甚至可能為習近平招來領導層的批評。

「這對習近平來說是一場失敗,即使北京表述為戰術撤退。」熟悉中國政治的顧問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說。「這進一步削弱了習近平作為大權在握、無所不能、遠見卓識的領導人形象。」

廣告

隨著事態發展,百萬市民上街抗議,再加上港府的回應,《逃犯條例》修訂爭議讓國際社會更加清楚地看見,中國並沒有履行保障香港「50 年不變」、擁有「高度自治」的承諾,也強化了國際間對內地缺乏司法獨立,以及在習近平時代高壓政策的看法。

香港市民不滿政府「只暫緩、拒撒回」修訂的做法,上周日近 200 萬港人再度上街遊行,堅持政府撤回草案,同時提出多項新要求,包括徹查警方對示威者衝突時使用過度武力等。

廣告

文章指香港的兩場大型示威遊行顯示,自 1997 年香港主權移交後,內地政府試圖把香港納入中央政治、經濟和安全體系,成效甚微,不過如果習近平政府計劃迫使香港融合,只會引發一波又一波新的抗議。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 21 世紀中國計劃(21st Century China)主席謝淑麗(Susan L. Shirk)稱,這是個「重要時刻」,可以藉此看出習近平究竟是「如毛澤東般強硬的意識形態倡導者」,還是像鄧小平、江澤民與胡錦濤般的「務實主義者」。

文章引述香港一位了解本地決策的消息人士指,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 20 國集團峰會月底於日本大阪召開,屆時特朗普和習近平將會面,北京和香港均認為,當前要面對的挑戰已經夠多。

《紐約時報》指,習近平很少讓步或妥協,尤其是面臨威脅時,例如與特朗普在中美談判的角力的時候。文章認為暫緩修訂只是把草案暫時擱置,此舉加劇了港人的擔憂,認為是林鄭可能得到北京默許而使出的戰術。一位了解政府政策的人士對《紐約時報》表示,林鄭周五會見了中國高層官員,第二天就宣布暫緩;不過林鄭裡記者會上拒絕就私下會面發表評論。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員、奧巴馬政府時期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中國事務主任的何瑞恩(Ryan Hass) 對《紐約時報》指,推遲並不代表撤回,北京可能會讓林鄭承擔,在推動立法時處理不當的指責,同時耐心等待下一次立法機會。

《金融時報》:習近平「最大的讓步」

此外,《金融時報》今日(19日)以「香港如何反抗習近平」(How Hong Kong defied Xi Jinping)報道指,同樣指林鄭宣佈暫緩,是習近平政治生涯中作出「最大的讓步」, 令中國政府感到尷尬。文章指,習近平目前面對困難的決擇,應否讓港府全面撤回草案,還是等待本屆立法會議員任期到下年完結?應否要求林鄭下台,還是容許她完成餘下任期,即使或成為「跛腳鴨」政府?林鄭若下台,將會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四任特首中,第三位不能完成任期的行政長官。

文章又問道,習近平是否會棄用自他七年前上任以來,對港的強硬政策,包括將「雨傘運動」領袖入罪並下獄,以及撤銷民主派議員議席,還是冒著失去香港年輕一代支持的險,進一步對港施行嚴厲政策。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中大社會學講座教授劉兆佳認為,北京是以策略性和國際視野,去審視在香港所發生的事情,今次《逃犯條例》修訂已變成是全國議題,不再是林鄭能自己下決定的事情。

香港「股壇長毛」David Webb 認為,北京視香港為國際資本流入內地的渠道,不過相比起來,香港的獨立關稅和司法獨立等地位,他認為在北京眼中,遠遠不及保持國家統一和主權般重要。

《金融時報》指,若對港施行苛政,將會對北京造成巨大風險,現時至少有六成外國投資,是通過香港進入中國,香港亦是人民幣重要的離岸中心。港大政政系副教授張贊賢指,香港依然是中國最重要的國際融資渠道,修訂會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穩定性,內地應擔心外國資本撤資或重要企業會因而搬離香港。

有學者指,自「雨傘運動」以來,不少人感到無力和無助,經歷今次「反送中」抗爭、特區政府宣佈「暫緩」修訂,就如隧道出口的一線光,令不少人感到有希望和信心,認知到他們能夠對抗中國共產黨、有機會改變現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