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亂」是誰策劃的?

2016/2/10 — 17:59

大年初一晚上,彌敦道、西洋菜南街一帶,出現多場警民衝突。

大年初一晚上,彌敦道、西洋菜南街一帶,出現多場警民衝突。

【文:香港的魚】

猴年的大年初一深夜至初二清晨,在旺角發生了回歸後最嚴重的警民衝突,是2014年佔領行動後另一次分裂社會的大事。事後,大眾媒體和社交媒體的專注點不一,而且不同立場的人各持己見,為這個新年假期增添爭執的話題。筆者綜合了這場「暴亂」以外的其他事件和客觀環境,或許會有不同的結論。

1.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將在2月28日舉行,距今只有大半個月時間。這次「暴亂」普遍認為有大量本土派分子參與,而「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則是其中一名候選人,他更在今次事件中被警方拘捕。明報在2月10日便報道指,有泛民人士憂慮這次事件會影響選情。回看2012年的新界東結果,泛民囊括了近55%的選票 (255,546票),而建制派則只有37% (172,385票)。泛民中的較激進候選人名單 (梁國雄、陳志全、范國威) 拿到了114,958票 (佔泛民票數的45%,或整體票數的25%)。一直以來,公民黨的楊岳橋呼聲和支持率都是最高的,梁天琦和黃成智的當選機會則是十分微。這次事件究竟是本土派為選舉造勢,還是有其他勢力希望藉此影響中間選民的取態,從而令楊輸給建制派大熱的民建聯周浩鼎?

2.      現時的立法會由地方直選和功能組別議員組成。功能組別一直都是建制派人數佔優,而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建制派配票成功,令地方選區議席只比泛民少一席 (泛民18: 17 建制)。若第1點中的情況果真出現,令中間派 / 溫和派選民轉投楊岳橋以外的候選人,分散票源,則周浩鼎有望取得議席,令地方選區由建制派佔優。那麼,在剩餘的數個月任期內,建制派能夠通過他們提出的任何私人草案,也可以隨時修改議事規則,以結束現時立法會的「拉布」,大大限制了立法會 (泛民議員) 質詢政府的機會。這也能確保特首和政府的所有草案能迅速通過。

3.      據網上的傳言,由於大陸的經濟衰退,維穩費用也相當減少。在資源緊絀的情況下,要確保北京的水喉不會關閉,自然要營造一些危機,好讓北京能繼續供水給某些建制派人士。這場「暴亂」來得不正巧合嗎?

4.      現任特首自2012年當選後,每年的農曆新年都會離港休假,而剛好今年的新年發生如此大事,他卻也打破慣例,留在香港,並在事件翌日,匆匆出來開記者會,為事件一錘定音。

5.      這次「暴亂」中,有不少記者受襲,令一直比較反對政府和支持新聞及言論自由的記協和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不得不出來讉責。這次事件,也不斷在TVB上報道,而其報道也只集中報道他們口中的「示威者」是如何施襲的,在這個新年假期、眾人都在家或到他家拜年的時間中不停重播再重播,成功在一群不會上社交媒體的香港人腦中定調。這當然也需要在ATV的新聞部 (在年關前) 停止運作後才能事半功倍的。免費電視新聞的失衡,也意味着一台獨大的新聞部能替政府向觀眾作「思想教育」。

6.      小販在新年期間販賣的議題,一直沒有發酵,卻成為了「暴亂」表面看來的導火線。是甚麼足以令「小販遭打壓」,瞬間躍升至「暴動」的層面?這升level的速度會否太快?而屯門良景邨發生的小販遭受打壓,事件發展會這麼不同?良景邨的暴力事件和當中的警察處理手法,又為何不能同樣獲得主流傳媒的報道?有小販事後受訪表示,衝突發生前未有被食環署驅趕,究竟小販的問題是否從一開始就不是重點?

7.      明報在2月10日的報道中指出,或許是示威者看破了警隊在年初一和初二期間休班時間弱點,從而發動攻勢。這麼能夠獲得情報、再策劃這場衝突的能力,是不是我們一直認知的本土派所擁有?又或這些「本土派」本身已受某些勢力指使行動?

8.      自2014年佔領行動以來,泛民 / 黃絲大致上已形成了一股團結反政府的形勢,當中也不斷有人認為凡事以和平的手法去對抗是不足夠的,但也有為數不少的黃絲希望能以和平理性的手法去爭取中間選民支持。這道裂痕一直存在,而這次「暴亂」則成功擴闊和加深這道裂痕,甚或已經分裂。泛民支持者不停分裂再分裂,直至一批心淡的溫和支持者不再投票,這對於資源緊絀的建制派和依靠建制派和中聯辦力量的政府,是十分重要的。

9.      距離2016年立法會選舉只剩下大半年的時間,只有在緊接的議題,包括高鐵撥款,讓激進派主動破壞和做出類似初二凌晨的混亂,這對建制派的選情相當有利,全面控制地方選區議席不是夢。

10.   距離2017年特首選舉只剩下一年左右的時間,現任仍未表態,但眾所周知他一定會尋求連任的。這次「平亂」有功的話,又讓北京另眼相看了。要香港再失去另一個5年的經濟和民生發展,又有何難?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