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力以外的行政處罰

2017/11/24 — 11:57

畫家巴丟草一直關注「中國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資料圖片)

畫家巴丟草一直關注「中國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資料圖片)

【文: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七零九事件」讓國際社會認識到中國執法機關的濫權濫捕,包括威脅、違法禁錮以至酷刑對待維權律師、人權捍衛者及其親友。但較少人看到中國政府如何利用行政規章及法例監控律師日常生活及工作,從而使他們不得不活在其操控之下。

二零一六年中國司法部修改了兩份規範律師及律師事務所的規例,分別是《律師執業管理辦法》及《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並於同年十一月實施。此次修改新增了多項規範律師及律師事務所政治意識形態的條文,包括將「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擁護社會主義法治」寫成為「基本從業要求」,更甚者是規定律師「不得發表否定憲法確立的根本政治制度,基本原則和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不得利用網絡,媒體挑動對黨和政府的不滿」及律師事務所「不得放任、縱容」上述行為。

廣告

兩份《辦法》實施約九個月後,司法部以及全國律師協會向各地司法廳(局)和律師協會發表《關於進一步加強律師懲戒工作的通知》,指明各地要嚴格執行兩份《辦法》的規定。各地律師協會要切實懲戒律師及律所,不只積極處理投訴,更要主動調查律師違規,連網絡上的線索也不能放過。至於司法廳就要負責監督律師協會,並核實律協的調查結果及作出處罰。

然而,司法廳(局)本身為政府機關,律師協會又是被政府控制的傀儡組織。在中國政治體制的現況下,兩者毫無獨立性可言。加上兩份《辦法》新增及修改的條文內容含糊,司法廳(局)及律師協會極有可能濫用條文來對付與官方持相反意見的律師。除了去年因「擾亂法庭秩序,干擾訴訟活動」被濟南市司法局停止執業一年的李金星律師之外,近期再有兩位維權律師——吳有水律師及祝聖武律師因網上言論被處罰。

廣告

吳有水於七月被浙江省律師協會以他在微博上發表「對黨和政府部門的負面評價,傳播社會負能量,嚴重損害律師形象」等「不當言論」而暫停他的會員資格九個月;祝聖武則在九月被山東省司法廳以他在微博上發表「否定憲法確立的根本政治制度,基本原則和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而被吊銷律師執業證,這也使他成為第一位因網上言論而被吊證的律師。

表面看來,律協及司法廳對吳、祝的處罰符合新規例,但魔鬼永遠在細節。律協及司法廳是基於吳、祝二人言論屬「不當言論並損害律師形象」或「危害國家安全而判以懲罰,但這類指控相當武斷。以祝律師為例,山東省司法廳引用的微博言論都是祝律對中國共產黨、政府及領導人的批評,但目前指控卻未有證據顯示言論會對國家安全帶來實質而客觀威脅。此外,批評政府或政黨是中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範圍之內,任何人也不應因行使這項公民權利而受到處罰。司法廳最後在沒有事實基礎及未有考慮憲法保障的自由下堅持實施吊證,明顯是濫權行為。而更重要是兩位律師的網上言論從頭到尾都不屬於律協及司法局的監督範圍。現行的《律師法》及剛修改的《律師執業管理辦法》都沒有明文規定司法行政機關及律師協會有權監督律師執業以外的活動。換言之,這兩次處罰有越權之嫌。

中國政府在「七零九」的暴行引起了國際社會史無前例的反彈,結果自己亦變得聲名狼藉。目前所見,中國政府似乎有可能改變打壓的策略,利用細微的行政手段打壓往往令公眾難以監察。希望大家譴責政府暴力之餘,也關注對維權律師的不合理行政處罰。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