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力救市難敵亡黨大時代

2015/7/13 — 11:03

正如《大時代》一劇所說,股票市場從來都是人與人之間的心理遊戲和金錢戰爭。 (Rafael Matsunaga @ wikipedia)

正如《大時代》一劇所說,股票市場從來都是人與人之間的心理遊戲和金錢戰爭。 (Rafael Matsunaga @ wikipedia)

7月5日,中國大陸A股已自高位下跌近30%。中共中央9天內8天推出救市措施,規格堪比當年應付金融海嘯,包括央行以貨幣政策托市、中央安排21家券商宣佈斥資至少1200億元人民幣入市買藍籌股、要求28家公司暫停發行新股、勒令部分券商暫停向投資者借貨沽空、中證監放寬證券商孖展(融券)限制以鼓勵業界向股民借錢、針對中證500股指期貨合約部分賬戶限制開倉、中國主權基金中央匯金投資公司買入ETF。7月6日,中央匯金、證券商及公募基金等3路資金再度大舉入市,選擇性撐起A股「大藍籌」,但深圳股市及創業板依舊重挫。大陸資金班師回朝,港股慘成提款機,部分股票一度出現恐慌性拋售,加上希臘公投否決債權人方案,內外因素夾擊,《大時代》的「丁蟹效應」逐一兌現。誰會令舊夢重現故人復在,獨剩滔滔的感觸去又來。

綜觀這次中國股災,冰封三尺,絕非一日之寒。由於今年首季中國經濟成長率跌至7%,創2009年以來新低,內需與外需雙雙走跌,中共政權開始著急,因為這意味著可能出現失業與民變,而且留存大陸的權貴資本大幅萎縮,影響中共黨內各大派系的利益板塊。即使以所謂「李克強指數」來看,鐵路貨運量及發電量也同時大跌,足見中國經濟已經下滑,而且跌勢難停,邁向崩潰,絕非習近平所津津樂道的「新常態」。畢竟,因為權貴資本肆虐,特權壟斷市場,國進民退,創意受壓,社會不公,貧富懸殊,矛盾激化,「綜合所有制」淪為笑話,「內需」根本無法提振。因為經營成本上升,工資逐年增加,產業技術低端,鄰國紛紛取代,「外需」大幅萎縮。如此東風不漸,西風不起,凡此困局,已經不能用習近平、李克強、樓繼偉吹噓的那套「中等收入陷阱」來解釋。事實上,這是在黨國特權橫行、社會貧富不均、人口紅利消失、人口急速老化等大趨勢下,從營商、戶籍、土地、社保、醫療、教育、社會流動等各個面向切入分析,所反映出來的「權貴揮霍無度、民間營生無錢」的大問題。更可怕的是,「權貴資本主義」這個大哉問,早已被習近平列為「七不講」之一,就連講也不准講,令人髮指心寒。

眼見內外交困,中共政權決定一條黑路走到底:增加貨幣供應,誓保經濟增長。換言之,為保亮麗的經濟成長數字,中共已經不惜一切代價。如果大家有留意所謂「李克強經濟學」的主張,李克強一直主張棄用貨幣政策,改以國有資本逐步撤出競爭性經濟領域,以短痛避免長痛的方法來挽救經濟。如今看來,今天的李克強豈非打倒了昨天的李克強?如果李克強不是精神失常,這只會表示:身為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的習近平,已經大權在握,為所欲為,架空了大權旁落的國務院總理兼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副組長李克強。習大大無知無畏,妄想連篇,才疏學淺,指鹿為馬,小李子跟著抹把冷汗,哈腰作揖,連忙叩首。較早之前,小李子的自貿區、城鎮化、醫療改革建議,已經被習大大逐一格殺,甚至一度向習大大哭訴「我不再是團派的人了,求你放過我和我弟弟李克明吧」。小李子為了自保,為表忠誠,盡情服膺習大大領導,唯習馬首是瞻。

服從習大大的結果是怎麼樣?降準、降息、再降準(降低商業銀行存款準備率),一度單日降幅高達1%。後者變相忽然釋放1.2萬億人民幣貨幣投入巿場,令人瞠目結舌。由於實體經濟欲振乏力,再加上民間向銀行借貸困難,錢根本很難進入民營經濟系統(民間消費只佔總體消費35%),反而湧進黨國官僚權貴資本領域。由於民間生意難獲借貸,影子銀行慘受封殺,創意言行屢遭壓制,再加上房地產價格已經飆升得太高,工資漲幅又難敵通貨膨脹,於是民眾轉而炒股,甚至獲得各地政府大肆鼓勵,不斷吹噓「入市救國」。與此同時,地方國企紛紛債務違約,瀕臨破產,地方政府發行債券補洞,還要動用社保養老基金支應。過度投資,債臺高築,雪球滾大,擇日爆破,權貴脫身,全民埋單。埋單之前,決意炒股,入市付鈔,望天打卦。

在這方面,陝西省興平市馬嵬鎮南留村的現象很有代表性。800戶中有約100戶農民棄耕炒股,被大陸傳媒稱為「炒股村」。在A股早前牛市時,村民紛紛開戶炒股,天天聚在陋室內查看股票即時漲跌。在股市由逾5000點暴跌至3500點後,炒股村民紛紛「坐艇」。但有村民竟然表示堅信中國政府能夠救市:「要相信國家,相信中國人的能力」、「我們要為國家接盤」。試想:如果這種「入市救國」的說法能夠成立,豈非表示「退市賣國」的說法同樣成立?畢竟愚夫愚婦自有其悲慘命運,到頭來怨天怨地怨黨怨自己,復有何用!

在幕後教唆他們盡情炒股傾家蕩產的,正是小器、可恥、錯誤的中國共產黨。今年4月,中共中央正式鼓勵全民炒股,公然吹響4000點後大舉入市的集結號角,導致上證指數突破4000點後突然直撲4500點,單以這個升幅來說,就需要9526億元人民幣資金。之後再往上升,升破5000點,然後再升,當然就需要更多錢。由於在中國A股當中,少於2%股票由外國人持有(所謂外國勢力或境外基金陰謀造市釀成這次暴跌30%的股災,純屬子虛烏有;況且中共還在7月3日決定幾乎倍增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額度至1500億美元,鼓勵境外資金大舉入市),大陸散戶佔據股市成交量的90%,大家可以簡單計算一下中國散戶究竟投入了多少血汗錢到中國股票市場當中。

需知道以今年3月為例,全國社會融資總額才只有1.18萬億元人民幣。換言之,炒股的錢幾乎等於社會融資總額,名副其實是接近「全民炒股、實業歸零」的恐怖狀態,充滿末世紀的亡國氣息。此外,在過去一年當中,5%新股民是文盲,25%新股民只有小學教育水平。大家可以想見整個問題的嚴重性。當這些人都拿血汗錢去炒股,股市崩盤其實早已註定。

及至6月,黨媒新華網繼續鼓勵全民入市炒股,聲稱即使繼續有新股「巨無霸」上市集資,但是「相信不會影響牛市格局」,認為「牛市的邏輯是基本面與資金面互相配合」,反而認為「近期數次大型新股上市,令市場逐步適應新股的節奏」。狂言無畏,騙人無恥,正是小器、可恥、錯誤的中共集團。白紙黑字,無從耍賴。

實際上,在中國股市在這次股災前18個月飆漲、上證指數攀升逾倍之際,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又是怎樣呢?以「中糧屯河」為例,這家特種化工產品製造商的股價在過去一年翻了3倍多,交易價格的市盈率竟高達900倍。再以「北京金一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為例,這家貴金屬分銷商的市盈率為138倍,在今年首季,儘管現金流不佳,營利率低至2%,但其股價依然倍增。只有無知傻瓜才會把血汗錢拿來購買這類股票。新華社的狂言正是為這種愚昧無知和貪得無厭的股民推波助瀾,共產黨真是害人不淺。

時至今日,股災已經出現,問題已經爆破。中共專政集團又聲稱如何應對?四個大字:「暴力救市」!中國國務院於7月4日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傳聞在會議中各方爭議激烈,偏偏習大大此時拒不出席而遠走高飛。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與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傾向「擠牙膏式」救市,但是總理李克強力排眾議,猛拍桌子,大發雷霆,盡情發揮他自己津津樂道的「喊破嗓子,不如甩開膀子」本色,要求「暴力救市」,大罵「你們回家擠奶去!我要暴力救市!」最後通過救市方案,規模達1.72萬億元人民幣,但是股市續跌。

7月9日,中共按捺不住,「暴力救市」的法寶終於出動:「中國公安」!新華社在當天早上10時突然公佈:公安部進駐中證監調查「惡意沽空」A股,堪稱史無前例。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竟然帶隊到中證監,調查近期「惡意沽空」股票與股指期貨的線索。據稱,公安部將調查股民6月以來所有成交紀錄,如有沽空,可能將以「危害國家金融安全」理由入罪,跟新《國家安全法》珠聯璧合。消息一出,上證指數因投資者不敢沽貨而恐慌性挾升,大部分股票竟然升停板,令人苦笑。

敢問:究竟應該如何區分「惡意沽空」與「善意沽空」?難道世間上真有「不為個人、只為黨國」的所謂「善意沽空」嗎?如果某君到賭場去,賭場說「不能惡意買小、不能惡意買黑,賭錢千萬不能惡意」,這是甚麼鬼話?政府帶頭說出這類屁話,有任何法律依據或理性根據嗎?況且,中共這樣「操縱市場」或「操縱賭場」,務求恐慌性挾升,不正是最龐大的操縱中國證券市場勢力嗎?這還能算是「股票市場」嗎?不如乾脆叫它是「榨財屠場」算了。這已經不是中國股市自由化、國際化步伐受挫的問題,而是中國股市一直以來的欺騙榨財本質被揭穿的真實面貌。

畢竟,「暴力」能夠「救市」嗎?大家不妨認真想想。出動公安部隊以「暴力」要脅全民不准「惡意沽空」,不是「挽救市場」的行為,而是「消滅市場」的行為。「市場」是指人們根據供需法則,自由締約,銀貨兩訖。「暴力」從來不能「救市」,只能「滅市」。禁止自由約定的沽空買空合約,禁止中共自己所不樂見的市場行為,正是「滅市」,絕非「救市」。「中國股票市場」應該正名為「中國股票屠宰場」,可能更加切合實際。

無論這番「暴力」能否促使股價短暫上升(事實上一度連升兩日),「暴力」畢竟難救中國總體經濟大局。這不是暴力不足,而是暴力無用。試問:「暴力」殺人、禁錮、強制、恫嚇,怎樣能讓內需增加、外貿增加、地價下降、老化消失、失業降低、民怨平息?利用「暴力」,真的可以讓下週一的上證指數在收市時準確至黨預設的個位數嗎?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習大大繼續去做他的「中國夢」吧!噩夢最美,革命相隨。繼續利用「亞投行」、「一帶一路」和「絲路基金」傾銷自己產能過剩的破銅爛鐵到周邊國家吧!今天的中國共產黨,窮得只剩下「暴力」,語言蒼白,行動垃圾,無恥無能,等死而已。

要真的「救市」,必先了解事實,分析原因,絕非空言暴力。首先,過去中國A股升市,主要靠孖展(融券)支撐。及至跌市時,孖展盤陸續被強制平倉,形成人踩人式暴跌。面對頹勢,中證監反而取消孖展補倉限制,證金公司反而協助證券商擴大孖展資本,推動雪球越滾越大,越救越跌,變相為更大市場危機埋下伏筆,儼如當年雷曼事件。更重要的是,有股票而不想賣的人,本可通過開空倉對沖風險。如今政府不讓開空倉,就只得在市場賣出股票來停損,於是跌勢加劇。如此胡亂救市,只會加速跌市。由此可見,中共黨官毫不專業,藥石亂投,自掘墳墓。

正如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日前在新浪微博所表示:「這兩年我們似乎是在努力建立一個權威高度集中、內部一切行動聽指揮、在各個領域保持高度動員和控制能力的體制。但這次股災,讓人們看到這種體制的三個侷限。第一,最好的人才可能已經不在這個體制,如金融人才;第二,無法保障執行層的責任感,他們做的一切都是給上面看;第三,權力有界限。」他又表示:「真的沒有人才也就不說了,更要命的是,就是最優秀的人才,在這裏也得用最笨的方式來做事。在這樣的情況下,換人都沒用。」

更根本的是,散戶炒孖展,是基於看好某些公司股票短期升值。只要幕後操控這些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掌握內幕消息,突然沽貨套現離場,股價在他們沽貨後就會立即暴跌,而這些實際控制人既可拿錢自保,也可大殺四方,管它血流成河。那麼,誰是眾多中國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毫無疑問:太子黨、紅二代、官二代。暫先不說剛被整肅的薄、周、徐、令「新四人幫」之亂臣餘孽。即使只看江澤民家族、李鵬家族、朱鎔基家族、胡錦濤家族、溫家寶家族所控制的上市公司股價,即可查知誰先沽貨套現,導致股價暴跌,全民哀嚎,小李拍桌,習總閃逃。這恐怕是涉及一場中共黨內太子黨、紅二代、官二代之間的股場廝殺和金錢鬥爭。

正如《大時代》一劇所說,股票市場從來都是人與人之間的心理遊戲和金錢戰爭。習大大這次被反攻倒算,大挫銳氣,莽撞的他幾乎肯定將會掀起新一輪腥風血雨。江胡偷笑,習總啞忍,戰鼓擂響,魚死網破。至於那些高叫「證監會主席肖綱下台」的中國股民,根本完全抓不到重點,搔不著癢處,捧打奴臣,放過主子,知慮淺薄,縱容暴政。此乃當今中國民智的真實水平。嗚呼!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