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力的終極來源 不是不成熟的體制 而是盤根錯節的利益

2016/9/8 — 15:03

新界西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9月8日中午在灣仔警察總部開記者會,說明自己近日受到死亡威脅。(Joey Kwok Photography)

新界西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9月8日中午在灣仔警察總部開記者會,說明自己近日受到死亡威脅。(Joey Kwok Photography)

過往數年,我曾支援過不少被鄉郊暴力的失地農民村民,有幾次在收地現場亦遇過鄉郊黑勢力的阻撓。今日看到朱凱廸面對鄉郊政治暴力的景況,實在慶幸自己當時都能全身而退。

一直對於新界暴力問題感到不惑,直到數月前我在一個盤菜宴中,發現有昔日曾經歷收地暴力逼遷的村民,今日卻竟會公開表示支持何君堯。這令我很深刻反思,開始覺悟到一個道理:暴力的終極來源不是不成熟的體制,而是來自盤根錯節的利益。民主制度只讓利益公開化的進行,唯有終止利益的結構,才能讓暴力無處容身。

廣告

新界暴力問題,並不是一群鄉佬新界原始野蠻民智未開化就一句了得。在城市資本主義的運作裡,有土地就能座養暗黑軍隊,繼而就可以此壟斷租值的吸取。於是地產利益出場,收買新界村長做收地顧問;於是有黑幫勢力就有龐大的需求回流返港,幫既有土地利益從事違規工程、非法倒泥、收地發展;繼而他們發財立品,滲入議會,影響政府發展方針,政黑合一,撲滅罪行的是他,買兇殺人的也是他。

在後劉皇發時代,情況更加冇王管,有固有鄉紳心知不妙自途自決,也有專業土豪直接勾結中國最大強力土豪暴力稱霸,形成了今日新界的局面。

廣告

而背後整個新界暴力系統的引擎,除了已有充分報導的套丁利益,大概可想一想,新界東北可發展用地半數都被大小地產商購入(包括陳茂波),整個計劃政府斥資1200億,單是恒基地產那40公頃馬屎埔地皮,由20年前用100元/呎價向鄉紳及地主收購農地,因計劃未來建30多層賣過$10000/呎豪宅,是關乎昇值千倍的官商鄉土地利益;新界棕土全新界約1200公頃 (即1.2億呎),現時元朗出租倉地市價$4/呎,當中縱容了多少鄉郊土豪 (如屏山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暗黑梁粉曾樹和) 包租這些在鄉郊的臨時停車貨櫃回收場? 聞乎此,大家就知道其實是誰一直在為鄉郊暴力體制付鈔。

主流香港社會一直都傾向忽略新界問題,到近年才因甚囂塵上的違法與暴力事件而稍為浮上枱面。其實新界一直是香港主權爭議與中港暗黑經濟的橋頭堡;在媒體追查有關電子垃圾回收場的報導中,新界鄉郊地方才被發現原來已成為一個全球化之都。回歸後黑勢力的北上與回流、中港隱藏產業鏈的在地,仍然是鄉議局的新界論述以外的野史。這值得更廣泛的關注及書寫,更值得將新界問題優先放在當下香港要處理的議程。

新界問題不僅是過往殖民制度所種下的禍根而已,我們對平日各種新界僭建、土地破壞、囤地自肥、套丁勾結、棕土蔓延等利益結構視而不見,同時亦是在助長鄉郊暴力。我們有責任要為這個腐爛不堪的結構認真構想出路。

這次政治暴力,到最終其實就是一場新界利益之戰,其中一個未被談及的辦法,是藉2047年地權續租問題在今天重新處理新界地權的壟斷問題,還地於有需要的市民,以各種土地政策破除鄉郊產業縺的丁屋、棕土與政府規劃三位一體的鄉郊利益結構;同時以更民本的鄉郊經濟產業取代舊有土豪經濟,新界居民才能真正免除日復日的暴力威脅。今天看到朱凱廸有家歸不得的吶喊,就知道這是多麼的刻不容緩!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