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審訊】完成作供 向公眾席揮手 梁天琦:不認識其餘四被告,非本民前成員

2018/4/20 — 14:33

資料圖片: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 攝

因涉 2016 年年初一旺角騷亂,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梁天琦繼續作供及接受控方盤問。

梁天琦早前在辯方主問時稱,案發當日他並不認識本案的其餘被告,他們亦非本民前的成員或義工,惟今日郭棟明盤問梁天琦時向他指出,本案的第二、第四和第五被告當晚分別被拍到手持本民前的膠盾牌,或曾和黃台仰及其他本民前成員交談,因此推論他們有可能是本民前成員,或他們當晚在現場的目的和本民前一致,梁天琦不同意。

梁天琦今早已完成作供,他回到犯人欄時面露微笑,神情明顯較作供期間輕鬆,並於休庭後離開法庭前向公眾席人士揮手。辯方將會繼續傳召其他證人。

廣告

控方今早於庭上播放多段警察及傳媒於現場拍攝的片段。從SocRec拍攝片段可見,片段中控方指稱為本案第二被告李諾文的男子,當晚曾手持屬於本民前的膠盾牌,亦曾經和一名本民前義工交談。代表控方的資深大律師郭棟明指,根據控辯雙方同意案情,警方當晚於現場檢獲8個盾牌,不夠所有現場的本民前成員使用。郭棟明向梁天琦指出,在有限物資下,若李諾文非本民前成員或和他們有共同目的,他當時不會獲分配一個本民前盾牌,梁天琦不同意,並重申當晚的盾牌並非在他要求下被傳上前線,他亦不知道當時盾牌是誰人分配,或如何分配。

郭棟明向梁天琦指,當晚他並沒有關注本民前有什麼物資,亦沒有考慮到如何分配人手,是因為當時他並非真的要做選舉遊行,梁天琦不同意,並解釋現場情況緊張,他們當日選舉遊行的決定亦非常倉促,並沒有時間作詳細打算。

廣告

郭棟明指,早前曾有控方證人供稱,第三被告盧建民曾於前一日表示自己「聽晚撐小販」,控方證物片段亦拍得盧曾於2月8日當晚於人群前線指向警察。郭棟明向梁天琦指出,梁天琦案發當晚已認識盧建民,並知道他和本民前有共同目的,梁天琦不同意。

郭棟明又指,警方片段拍得本案第四被告林傲軒及第五被告林倫慶分別曾與包括黃台仰在內,穿著本民前藍色衛衣的人傾談,顯示他們和本民前有關連,亦和本民前有共同目的,梁天琦不同意,並重申在本案開審前,他並不認識二人。

梁:開會及選舉均無見過其餘被告

梁天琦在郭棟明提問下指,本民前當時大約有30至40名成員,但他不清楚義工的人數。梁天琦原稱他並不認得全部三、四十名成員,因為本民前架構鬆散,部分人他只是透過電話群組知道對方是成員,並只知道對方的網名,對方亦可能未在任何本民前會議中出現過。惟梁天琦之後在在控方盤問下改稱,如果是成員的話,就算對方沒有開過會,他們必然會出現過在2016年新界東補選助選活動,因此只要是成員,他一定會見過。梁天琦重申,基於上述原因,他肯定本案其他被告並非本民前成員,除非他們先於自己加入本民前,並在他加入前已經退出。

郭棟明問梁天琦,是否知道舉辦集會要取得警務署的不反對通知書,否則該集會是不合法的,而警方亦有權執法,梁天琦表示知道。郭棟明問,梁天琦是否知道,如果警方當時要在砵蘭街上採取驅散行動,是合法的做法,梁天琦回應:「佢係有權嘅。」

同意人群武力對抗警察不正確

郭棟明續問,當時人群對警方的合法驅散行動採取武力對抗,是不正確的事情,梁天琦回應:「係,係有問題嘅。」郭棟明指,他不是籠統地說「有問題」,而是不正確,梁天琦表示同意:「有可能會傷害到人,係不正確嘅。」郭棟明問,如果的士在砵蘭街上被圍困的時候,警方不採取驅散行動,聚集的人只會越來越多,梁天琦表示同意。

郭棟明又問梁天琦,是否知道當日本民前在砵蘭街上阻止食環署小販管理隊人員執法的行為有可能觸犯「阻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罪」。梁天琦一度稱他不知道「公職人員」是否涵蓋小販管理隊人員,不過他其後在控方下改稱,由於他從新聞得知,本民前在2015年亦有支持熟食小販擺賣的行動,而當時沒有任何人被捕。梁天琦表示,他不知道如果市民只是「傍住」小販擺賣,或用言語叫小販管理隊不要執法,是否構成「阻礙」。不過有關說法被郭棟明質疑,梁天琦作為一個在香港大學修讀哲學及政治的學生,不可能不知道「公職人員」定義涵蓋小販管理隊人員。

案件押後至今午二時半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