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審訊】控方質疑選舉遊行只是煙幕 梁天琦否認:警察裝備升級 危急之下為保護市民對策

2018/4/19 — 13:54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

因涉2016年年初一旺角騷亂,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梁天琦繼續接受控方盤問。代表控方的資深大律師郭棟明向梁天琦指出,當日本民前在現場舉辦選舉遊行的做法,其實只是煙幕,他們當時真正的目的,是要對抗警方執法,梁天琦否認,並重申他們當時是因為看到警察的裝備升級,擔心警方會暴力驅散現場群眾,在危急之下才決定以選舉遊行隊伍隔開群眾和警察,保護市民。

梁天琦早前在辯方主問時曾供稱,2016年2月8日當晚,他接獲選舉助理的電話,對方建議他進行選舉遊行以緩和現場情緒,但當時他曾因考慮到自己作為新東候選人,在旺角舉行選舉遊行的身份尷尬,曾一度遲疑,惟之後見現場情況升溫,他和助理及黃台仰商討後,方決定進行選舉遊行,並著其他本民前成員穿上藍色衛衣以茲識別。不過郭棟明今日盤問梁天琦時指出,根據警方當日在現場拍攝片段,梁天琦在三人進行商討前已經穿上藍色衛衣,梁天琦承認自己混拗了當時事件發生的先後次序。

廣告

郭棟明指,從片段所見,當時本民前另一名成員李東昇曾將一個大聲公遞給梁天琦,梁天琦隨即就作出廣播,呼籲其他人留在旺角。梁天琦指,當時他並非主動要求別人把擴音器遞給他,而是別人遞上大聲公後,他再作出即場反應。郭棟明質疑為何梁天琦和黃台仰當時並沒有就廣播事宜溝通,梁天琦表明,他當時絕對沒有要求獲取擴音器,惟因他身為發言人職責所在,及他已在現場宣布新東候選人身份,他需要發言。不過郭棟明指出,梁天琦當時的發言和選舉遊行無關,梁天琦則解釋,正如他16年1月曾在上水舉行遊行,發言亦非只是表明候選人身份,亦會宣揚他們的理念,但他當時的最主要目的,依然希望選舉遊行隊伍能夠相隔警方和人群,以保護在場的市民。

郭棟明質疑,如果當時他們已經決定了舉辦選舉遊行,為何當時黃台仰的廣播,一次都未提及過選舉遊行,梁天琦解釋,因為他本人才是立法會候選人,所以如果要宣布舉辦遊行的決定,理應由他來宣布。郭棟明追問,他和黃台仰二人均為本民前發言人,對方理應亦能代替他宣布,梁天琦表示:「不同意,因為候選人係梁天琦」,而舉辦少於30人,無需事先向警方申請的選舉遊行的權利亦是屬於候選人的。

廣告

郭棟明指,黃台仰當晚曾有擴音器叫現場群眾呼籲更多人前往旺角。郭棟明問梁天琦,黃台仰的說法,是否和他當時想舉行少於30人的選舉遊行的想法背道而馳,梁天琦遲疑一刻後,表示同意。

梁天琦:想起楊岳橋 聯想到可叫其他政黨來幫忙

郭棟明又質疑梁天琦在盤問期間,對所有黃台仰當日在現場廣播,不利他的證供都表示聽不到,是不實的,梁天琦否認。

控方又於庭上播放片段,顯示當時他們豎立梁天琦選舉直幡後,現場曾有群眾喝倒彩,並大叫:「收旗!收皮!」,之後梁天琦則廣播反駁:「依個係選舉遊行啊,所以有旗啊,你估棟支旗出黎好馨香咩」,並回應:「快啲叫其他黨,公民黨、民主黨、社民連、人民力量,快啲出嚟幫拖,每人叫30個人出嚟保護市民,佢哋都可以咁玩架。」郭棟明質疑,梁天琦當時的呼籲,是要其他政黨仿效他們的做法,以選舉遊行為名,保護本土文化為實,梁天琦則解釋,由於當時他覺得最重要的是要保護市民免受警察暴力驅散所傷,他就想起另一名新東候選人公民黨楊岳橋,再加上楊岳橋獲得其他泛民政黨支持,他亦聯想到可以叫其他政黨前來幫忙。

回應梁天琦於主問時供稱,他曾多次在防線前向警方表示他準備舉辦選舉遊行,希望警方配合,惟當時警方沒有理會他,郭棟明問梁天琦,為何當時沒有想過用擴音器向警方要求,以讓現場的人士都得知,梁天琦表示當時他並沒有想到。郭棟明又問,當晚曾經有警員和黃台仰溝通,黃台仰當時亦只叫警方撤離,而沒有和警方就選舉遊行事宜溝通,梁天琦則表示,他當晚不知道黃台仰有和警方溝通過,亦不知對方為何沒有和警方表示遊行意願。梁天琦又表示,他認為黃台仰當晚部分說法是不適當的,例如對方叫圍觀群眾阻礙警察處理交通事故。

郭棟明向梁天琦指出,當時本民前在現場舉辦選舉遊行的做法只是煙幕,他們當時真正的目的,是要對抗警方執法。梁天琦不同意,重申他們當時是因為看到警察的裝備升級,有可能對現場群眾作出武力驅散,情況緊急之下,他們想到可以利用立法會候選人的身份,隔開群眾和警察,保護市民的方法。

郭棟明又指出,警方一直到2月9日凌晨的1時40分才發出第一次叫群眾離場的「334」警告,已是相隔食環署小販管理隊離開現場後的3個半小時,他質疑為何更好保護市民的做法,不是叫他們離開現場。梁天琦則回應:「他們離開當然乜事都唔會發生,但我唔希望本身在場食嘢嘅人,因為強硬執法而無得督魚蛋,以前農曆年都可以,點解今年唔得?我覺得這樣不合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