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審訊】梁天琦稱當日舉行選舉遊行 為緩和現場情緒

2018/4/17 — 18:20

資料圖片,梁天琦(中)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梁天琦(中)圖片來源:朝雲 攝

因涉2016年年初一旺角騷亂,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午於高等法院續審,梁天琦繼續出庭作供。

梁天琦作供時表示,警方在當晚11時45分左右推出高台後,開始出動警棍和胡椒噴霧對付群眾,當時他擔心警方會用暴力清場。梁天琦稱,後來他接獲選舉助理的電話,對方提議梁天琦可以舉行選舉遊行,以緩和現場的情緒。梁天琦指,當時他並無即時答應助理舉行選舉遊行,因為他認為自己作為新東候選人,在旺角區舉行選舉遊行會有點尷尬。

廣告

梁天琦的代表大律師蔡維邦問,為何覺得舉行選舉遊行有助緩和現場情緒,梁天琦表示,當時他們認為,選舉遊行隊伍可以站在警察和市民之間,而由於他是立法會補選候選人,警察對他使用武力應該會有所顧忌,他認為做法有可能可以保護在場的市民。梁天琦又指,他於同年1月,曾經試過上水「水貨客肆虐」的街道舉行選舉遊行,當時他們也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警方當日亦無阻止他們。

梁天琦表示,後來他在現場遇到該名選舉助理以及黃台仰,二人都提議他應該舉行選舉遊行,而他當時眼見情況危急,於是他就接納了二人的提議。梁天琦指,當時他穿上本民前藍色衛衣,並著另外十幾二十人本民前義工一起穿上以作記認,之後就用擴音器向在場人士作廣播,宣布自己即將進行一個選舉遊行。梁天琦又指,他當時再走到警方防線前,向他們表示自己打算選舉遊行的意願,並詢問對方是否會提供協助,惟對方「一眼都沒有望過我。」

廣告

梁天琦又表示,由於他知道不須事先申請的選舉遊行,遊行人數不得多於30人,因此他才會叫本民前的人穿藍色衛衣,作為記認。

梁天琦供稱,在黃台仰向人群發施號令「3、2、1,去」之前(即其他證人供稱當日大約凌晨1時45分左右),他一直都站在人群的前線,面向警察,後來有人從後傳了一些本民前的直幡和膠盾牌上前,有部分群眾看到直幡後不滿,大叫:「收皮,收旗」,不過梁天琦承認當時他對這些人的說法反感,並反駁道:「選舉遊行,當然是有選舉的旗子。」

梁天琦稱,當時他不知道是什麼人把膠盾傳上前線,但據他記憶所及,他知道本民前有成員買過盾牌,惟他當時覺得並沒有什麼機會會用到盾牌,他並無檢視過有關盾牌,亦不知道當日傳上前線的盾牌是否屬於本民前所有。至於之前有控方證人供稱,當日見到有人在本民前的白色客貨車旁邊穿上電單車護甲,梁天琦則表示,他從新聞片段中看過,本民前有人會在參與遊行時穿上類似的護甲,以保護自己免受到混入遊行隊伍的黑社會人士襲擊。

梁天琦在辯方盤問下承認,自己當晚有用擴音器稱呼食環署小販管理隊人員和警員為「公安」、「城管」,以表示對他們初一強硬執法的不滿,他亦有呼籲在場人士要「執生」及要「救身邊嘅人」,以備警方突然衝向人群。

蔡維邦問梁天琦,當時作出廣播的動機和心情為何,梁天琦表示,當時已預期警察準備會衝過來,他只是希望繼續留在原地,等待警察清場,並向在場市民作出呼籲:「因為我擔心周圍的人,包括我們隊伍會受到傷害,但我不知道具體上我可以說什麼,我只知道我當時想做30人以內的選舉遊行,但隊伍以外的人,我是不知道可以叫他們做什麼的。」

蔡維邦又問梁天琦,黃台仰發施號令「3、2、1,去」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梁天琦稱,當時他身邊的隊伍就開始作勢向前跑,後面的人亦從後推上來,他自己當時戴著面罩,拿著水樽,就和隊伍一起向前跑並撞向警察的長盾。蔡維邦問梁天琦,他的水樽是用來做什麼的,他表示:「用來喝水的,因為我用大聲公做廣播,會口乾。」梁天琦又指,當時他感覺背後有人推他向前。

梁天琦續稱,當他撞上警察的盾牌後,他的頭頂和側面被警棍打中兩三棍,並被打爆了眼鏡,面部、頭部和整個身體都被噴中胡椒噴霧,接著就有像被火燒的感覺,並覺得呼吸困難,不停咳嗽,後來就有人將他從前線拉走,並帶他前往清洗胡椒噴霧以及丟掉身上本民前的藍色衛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