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審訊】法官引導陪審團:勿受政見影響 不應將對本民前看法納入考慮

2018/5/14 — 14:2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因涉 2016 年年初一旺角騷亂,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主審法官彭寶琴今早開始引導陪審團。

彭寶琴今早首先向陪審團指出,他們首先要決定,在2016年2月8日夜晚至9日清晨的旺角,是否如控方指稱,首先在砵蘭街上發生了非法集結,之後繼而在砵蘭街、亞皆老街、山東街及花園街上發生了暴動。彭官續指,如果陪審團肯定當時旺角發生了非法集結和暴動,下一個要考慮的問題,則是各被告是否如控方所指參與在其中,而在考慮各被告是否有參與其中的問題上,陪審團亦須考慮第二、第三及第五被告提出的身份辨認問題。

官:不能因報道  對被告有不利考慮

廣告

彭寶琴提醒陪審團,雖然事件當時曾引起傳媒廣泛報導,但陪審團必須將任何媒體上的資料置諸腦後,他們必須謹遵誓言,純粹根據審訊期間的證據判案,亦不能因為媒體上的的資料對本案被告作出任何不利考慮。

彭寶琴強調,本案現要處理的,是控方指稱各被告干犯的刑事罪行,因此陪審團不能將自己對本案所涉及社會背景和爭議的政見,例如市民對食環署和警方執法的不滿,或者對本民前的看法納入考慮。彭又指,陪審團當中有人會對使用武力有強烈看法,或憎厭別人使用粗言穢語,或對小販被阻攔有個人情緒反應,但陪審團以冷靜、嚴謹、持平態度作出裁決,絕不能被個人情緒左右。

廣告

「莫猜測黃台仰為何未在本案受審」

彭寶琴指,由於梁天琦面對的其中一項控罪,是關乎他與黃台仰一同煽惑他人參與暴動,因此在整個審訊過程中,控方雙方都多次提及黃台仰。不過彭寶琴提醒陪審團,本案並非要處理黃台仰是否干犯任何控罪,陪審團無需猜測黃台仰的情況,以及他為何沒有在本案接受審訊,但這並不代表陪審團無需考慮與黃台仰有關的證據。彭寶琴指,如果陪審團認為黃台仰在當晚事件中是中心人物,那陪審團則需考慮,這對決定梁天琦當晚是否有和他共同行動,是否有任何幫助。

彭指,陪審團裁決所依據的法律原則必須以法官所提出的為準,再運用自己的常識和生活經驗,決定接納或不接納哪一些呈堂證據,而如果陪審團有任何不肯定的事情,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下,他們則必須就該些事情作出對被告有利的裁決。

官:必須就每名被告每項控罪分開考慮

彭強調,陪審團無須考慮本案所有的事項或爭議點,而是只需考慮有助他們裁定某一名被告是否干犯了某一項控罪的相關事項。彭官提醒陪審團,他們必須針對每一名被告的每一項控罪作分開考慮,他們不能因為已裁定某一名被告有罪或無罪,就裁定其他被告所面對的控罪,或同一名被告所面對的其他控罪成立或不成立。

彭寶琴舉例,例如梁天琦已承認本案中一項襲警罪,但陪審團並不能因此就假定他同樣干犯了暴動罪名。陪審團亦須考慮辯方案情稱,梁天琦當時的襲警行為屬獨立事件,他當時並無與其他人共同參與在亞皆老街上暴動的說法。

不過彭寶琴亦指出,陪審團可憑證人在證人台上的言行舉止和他證供的整體性,考慮該名證人是否誠實可靠,以及決定是否接納該名證人的供詞。

官:被告有權保持緘默 舉證責任在控方

彭寶琴強調,控方有責任舉證至「毫無合理疑點」的標準,陪審團方能將被告定罪,被告無責任證明自己清白,而任何人涉嫌干犯刑事罪行,亦有有權保持緘默,就算被告拒絕參與警方錄影會面或選擇不出庭作供,都不能視之為對他不利的因素。而由於梁天琦和第三被告盧建民早前已選擇出庭自辯,如果陪審團信納他們的證供有可能為真,則控方已無法證明被告肯定有罪。

彭寶琴指,除梁天琦已在本案已承認一項襲警罪外,本案所有被告均無任何過往的刑事記錄,陪審團可將他們的良好品格視為對他們有利的證據,亦可能代表他們干犯本案控罪的可能性較低。

官:誠實證人有可能認錯人   須小心處理證供

至於本案第二、第三及第五被告均就身份有爭議,彭寶琴則提醒陪審團,就算是誠實的證人都有可能認錯人,為防審訊出現「認錯人」的情況,陪審團必須小心考慮辨認證供,例如證人聲稱觀察當時觀察被告的時間持續了多久,證人和被告之間的距離,現場的光線,中間是否有事物阻擋,證人和被告事前見過幾次面,以及如果只是見過幾次,是否有任何特別原因證人聲稱能夠認出被告等因素。

彭寶琴又指,陪審團必須警惕證人會否先入為主,純粹基於被告的身高或衣著來進行辨認。彭官又提醒陪審團,他們亦可以依賴影片和照片,嘗試自行辨認被告,但強調即使兩個人的身高衣著非常近似,亦不代表對方必然是被告。

彭寶琴指出,在本案審訊期間,控方曾指被告在現場做了某些行為,但被告最後並無因該些行為而遭檢控,該些行為亦與他們目前面對的控罪無直接關係,例如控方指梁天琦曾用背部阻擋警察高台推進砵蘭街,或曾用粗言辱罵食環署職員等。彭官指,如果陪審團不能肯定被告當時的確作出了那些行為的話,他們就無需考慮該些不被檢控行為,陪審團亦不能以那些行為作為基礎或理由,認定被告為有犯罪傾向,或有不道德習性的人。彭官指,控方提出該些證據,只是嘗試顯示各被告之間的關係,以及當時的環境和全盤的局面,以解釋為何被告當時會有某些行為和反應。

官:任何推論必須為唯一合理推論

至於控方曾要求陪審團就某些證據作出推論,例如控方認為,基於梁天琦和黃台仰都是本民前的發言人,陪審團應可以推論他們當晚是共同煽惑現場人士參與暴動。惟彭官提醒陪審團,除非該推論能達致唯一合理的結論,否則他們並不能做出任何不利於被告的推論。彭官舉例,例如一個單位內的桌子上有一杯熱茶,陪審團就能推論有人剛離開單位,如果是只是有一隻杯,就不能推論有人剛離開單位,因為杯子可以是幾個月前已留在那裡。

案件押後至下午二時半再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