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審訊】第三被告自辯呈當日現場拍攝片段 控方質疑故意刪除不利自己證據

2018/4/23 — 17:50

資料圖片:2016年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2016年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因涉 2016 年年初一旺角騷亂,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第三被告盧建民選擇自辯,並於今午開始接受控方盤問。代表控方資深大律師郭棟明指出,辯方呈上盧建民當日在現場拍攝的10段順序編碼的片段入面,不見了其中一段,質疑盧建民故意刪除對自己不利的片段,盧建民否認。

今午首先由辯方繼續播放盧建民當晚在現場拍攝片段。多段片段顯示,在的士被圍困於砵蘭街時,盧建民多次用粗言穢語指罵食環署小販管理隊人員和警員,辯方大律師劉偉聰問盧建民:「點解你咁粗鄙?」盧建民解釋,自己是一個來自草根階層的「粗人」,當時見到小販還未開始擺檔,小販管理隊已經開始驅趕人,「我見到那個情況比較憤慨」。劉偉聰又指:「其實你對警務人員都幾無禮貌架喎。」盧回應:「都係架。」

經歷雨傘後對警察印象轉差

廣告

劉偉聰問盧建民,他對於警方的印象如何,盧回應指,他原本對警察印象還好,但經歷過2014年雨傘運動,見過朱經緯用警棍打途人、黑警事件後,他對警察印象轉差。盧又表示,當日他曾將相機和攝錄機的記憶卡取出並放進褲袋內,但被捕獲釋後發現記憶卡不見了,相信是在拘捕時,警方和市民將他拉扯期間弄丟。

盧建民今早在辯方主問時供稱,他當日有攜帶一部Sony相機以及一部手提微型攝錄機,並有在旺角現場拍攝衝突場面,惟之後該部Sony相機在離開砵蘭街行至亞皆老街附近時耗盡電池,記憶體亦同時爆滿。代表控方資深大律師郭棟明今午問盧建民,為何當時沒有繼續用手提微型攝錄機繼續拍攝,盧稱,這是因為當時攝錄機的電池亦在差不多時間耗盡,記憶體亦告爆滿。

廣告

不過郭棟明質疑,盧建民在盤問一時稱自己不知道為何部分攝錄機的片段未能傳送至手機內儲存,一時又改稱自己在亞皆老街上已經知道電池耗盡,導致片段未能傳送。郭棟明問盧建民,為何當時明知道攝錄機已經耗盡,還要將攝錄機內原本的記憶卡拔出,更換新的一張記憶卡,盧則回應是因為自己「屎忽痕」。

盧建民今早又在辯方主問下供稱,他記得自己當日在旺角現場用攝錄機拍攝了大約40段影片,並將有關片段傳送至手機儲存,及後手機被警方檢取為證物,直至今年案件開審後他獲歸還手機後,發現裡面只餘10段影片。

一度辯稱片段號碼隨機編配 控方質疑故意刪除不利證據

郭棟明今午質疑有關說法,並指出辯方呈堂的10段順序、連續編號的片段裡面,缺少了中間一段。盧建民一度辯稱攝錄機會隨機編配片段的號碼,惟之後修改有關說法,但堅稱不知道為何會缺少了一段片段。盧建民又在控方盤問下承認,他在獲歸還手機後同日已將該手機出售。

郭棟明指,盧建民已刪除了對自己不利的片段,並故意不向律師提供該手機,以隱瞞當時手機內共有片段的數目,盧建民否認,堅稱自己並無說謊。

盧建民被控一項於 2016 年 2月 8 日至 2016 年 2 月 9日期間,在香港九龍旺角砵蘭街,參與暴動罪名。

盧建民未完成作供,案件押後至明早十時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