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審訊】辯方結案:控方指梁天琦非誠實可靠欠證據支持 重播片段圖潛移默化陪審員

2018/5/7 — 14:52

資料圖片: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 攝

因涉 2016 年年初一旺角騷亂,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代表梁天琦的大律師蔡維邦今日開始結案陳詞。蔡維邦指,控方在庭上不斷重複播放某些現場片段,並不是因為那些片段本身有什麼特別,而是為了透過不斷播放有關片段,潛移默化令陪審員接受控方案情, 「就像某些國家,重複地將謊言講一千次一萬次,但謊言說一千次、一萬次,也不會變成真相。」

蔡維邦又指出,控辯雙方同意將多段從公眾平台擷取的片段隱去其字幕及旁述,以免該些旁述會令陪審員有一個先入為主的印象,但「有趣地」主控一邊在庭上播放片段的同時,亦一邊作出控方的旁述。蔡維邦認為,如果同一樣的說法重複又重複,很可能亦會在陪審團的心上留下深深的烙印,提醒陪審員在退庭商議必須批判地思考,細心分析控方對事情的演繹。

批控方不斷重複播放現場片段  圖令陪審員潛移默化

廣告

蔡維邦指,控方在結案陳詞中指控梁天琦對所有不利自己的證據都表示「聽不到、看不到」,向陪審團力陳梁天琦並非一名誠實、可靠證人。但蔡維邦質疑,控方指控梁天琦說謊時,根本沒有提出過任何相反的證據,證明梁天琦當時理應聽到或看到當時的情況。

蔡維邦批評,控方的邏輯和策略就是,但凡梁天琦供稱聽不到或看不到有利他們,特別是可以證明他和黃台仰共同犯案的證據時,就指控梁天琦說謊。蔡維邦直斥控方玩弄語言偽術,而非運用理性分析,並促請陪審員不要用控方的思維,去判斷這嚴肅的案件。

廣告

蔡維邦又指,控方多次質疑梁天琦僅稱自己行事武斷,包括在亞皆老街上未看清楚前因就襲擊警員,事實上是故意掩飾自己有意阻撓警方執法,惟控方亦完全沒有相反提供證據,證明梁天琦當時已在現場,有機會會看到事情的前因。

蔡維邦提醒陪審員,在刑事審訊案件當中,控方要肩負其起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所有控罪元素的舉證責任。但蔡維邦質疑,控方似乎想引導陪審團使用的思考方法,是不合邏輯和不合常理的。

蔡維邦舉例,其中一個令人愕然的例子,是控方在陳詞中曾提及,他們未必對所有的問題都有答案,就例如似乎有多項證據顯示,控方指稱的本案第五被告林倫慶,在不同片段中的衣著均有所不同,但控方卻認為這只是無關痛癢的問題,叫陪審員不必理會。

蔡維邦指,林倫慶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爭議,就是熒光幕上顯示的人是否他本人,但控方卻認為這與外表有關的問題「無關痛癢」,反問:「凡事控方無法解答的問題,就要求你們當作無關痛癢,試問這是否一個負責任的思考方式?」

蔡維邦質疑控方指各被告夥同犯案 指控天馬行空

蔡維邦又質疑,控方經常指控本案其餘被告認識梁天琦或黃台仰、或是本民前的成員,但辯方質疑有關說法毫無證據基礎,完全是「天馬行空」的指控。

蔡維邦舉例,例如控方質疑第二被告李諾文案發時曾用過屬本民前的盾牌,以及曾和應黃台仰的說話,便推論他和本民前有關。但蔡維邦質疑,李諾文當時身處前線,毫無裝備,反問陪審員作為一個普通人,在警方即將要衝過來的時候,如果看到有一個毫無防備的市民在身邊,「是否仍會冷眼旁觀,連一個盾牌都不捨得給他?」

蔡維邦又指,當晚現場群眾大多對警方不滿,李諾文曾和應黃台仰指罵警方的說話,和他和本民前是否有關連,兩者完全沒有任何因果關係。蔡維邦質疑,如果如控方所指,任何和黃台仰或本民前成員談話,都會令他們變成本民前成員的話,「本民前今日應該已是香港第一大黨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