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審訊】辯方結案:梁天琦錯在真誠有些幼稚的幻想 以為選舉遊行能阻警武力清場

2018/5/7 — 14:38

資料圖片: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攝

資料圖片: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攝

因涉 2016 年年初一旺角騷亂,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代表梁天琦的大律師蔡維邦今日開始結案陳詞。蔡維邦指,梁天琦當時認為只要他舉辦選舉遊行,警方就不會暴力清場,但他的判斷是錯的,「錯在他還是抱住真誠,甚至真誠到有些幼稚,作出這樣的幻想。」

蔡維邦陳詞時向陪審團表示,如果他們置身於案發當日處境,做法很可能不會與梁天琦一樣,會選擇站到最前,以自己的身軀,抵擋警察即將使用暴力,但如果陪審團要了解為何梁天琦當時選擇舉行選舉遊行,他們必先要了解事情的背景,包括梁天琦的思想背景,香港民主抗爭運動在2016年的背景,以及當晚旺角發生這些事件的背景。

辯方:香港塑造了梁天琦的價值觀   對自由、民主嚮往

廣告

蔡維邦指,如梁天琦自辯時稱,他1歲時移民到港,但香港塑造了他的價值觀,包括對自由、民主的嚮往,以及對更美好未來的期待,他亦相信香港人會為這些期待而努力。

蔡維邦引述梁天琦自辯時稱,在小六升中一時,他看到50萬人參與2003年七一遊行,之後父親告訴他香港一直都有和平示威的傳統,其中最多人參與的示威,就是香港人在1989年六四事件上街支持北京學生的民主運動,惟父母亦有清晰告誡他,非不能參與遊行示威,但不要站在最前,因為「槍打出頭鳥」。

廣告

蔡維邦續指,梁天琦第一次參與遊行示威,是2008年維園燭光晚會,當時他感受到香港人追求真相、保留歷史的熱切期望,深受感動,他當時亦相信參與社運能夠推動社會進步。不過後來他參與過多年的七一遊行,以及2009反逼遷菜園村的集會,每次都失望而回,更感個人力量「滄海一粟,微不足道」,但他沒有選擇逃避,更在大學時修讀政治哲學,希望為香港的政局建立理解基礎,覓求出路。

蔡維邦又指,梁天琦談及他曾參與2014年雨傘運動,其中最難忘是在當年11月30日「包圍政府總部」行動中,他親眼目睹幾十個速龍小隊突然在金鐘龍和道出現,一手拿著警棍,一手噴胡椒噴霧,追打群眾,當時有不少梁天琦的同學被打到血流披面,還被警察侮辱,叫他們做「垃圾,渣滓」。蔡維邦表示,雖然他在本案審訊中從未播放這些「血濺龍和道」的片段,但在是次審訊的片段裡面,相信各位陪審員已能看見速龍部隊是如何「無堅不摧,所向披靡」,一邊揮動警棍,一邊用極短時間就能將街上的市民驅散。

辯方:沒有還手之力市民被毆   警員合理使用武力?

蔡維邦於庭上播放一段已呈堂為證物,但控方從未於庭上播放的Now新聞片段。蔡維邦指,從該新聞片段可見,當時幾個手持警棍的警員,毆打一個沒有磚頭、武器,甚至沒有還手之力的市民,令他頭部流血。蔡維邦反問:「難道這樣也是合理使用武力?這正正印證,香港警察是如何防暴,而最諷刺的,他們防的是手無寸鐵的市民。」 蔡維邦指,梁天琦當時擔憂警方隨時會暴力清場,「當晚警員的行為,是一次又一次地印證了他的擔憂。」

蔡維邦指,梁天琦當時認為只要他舉辦選舉遊行,警方就不會暴力清場,但他的判斷是錯的,「錯在他還是抱住真誠,甚至真誠到有些幼稚,作出這樣的幻想。」

批警方無視選舉遊行

蔡維邦又形容,從新聞片段可見,推出高台後,警方曾向市民「兜頭兜面」噴胡椒噴霧,並用鐵棍毆打手無寸鐵的市民,做法凶狠。蔡維邦指,控方在盤問梁天琦時曾質疑,如果當晚砵蘭街上的人群散去,就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但梁天琦當時覺得既然是本民前號召市民出來撐小販,他就必須留在現場,承擔起保護市民的責任。

蔡維邦指,從片段可見,當梁天琦用擴音器宣布他要舉辦選舉遊行時,現場的高級警司,包括控方證人戴誠輝和莫慶榮等人,都完全沒有理會梁天琦的發言。蔡維邦批評,當時現場的高級警司對梁天琦的話無動於衷,完全沒有將他說的話放在眼內,反問:「這些指揮官的表現和反應,是否反映警方的傲慢,這個政權的跋扈?」

蔡維邦又批評,控方曾指梁天琦當時沒有和公眾活動調查隊的鍾警長溝通,指控當日選舉遊行只是一個煙幕,但蔡維邦指,從片段可見,當時梁天琦廣播多次,警方都是完全漠視,更談不上會提供任何協助,因此控方批評根本是無理取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