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案 外籍警司:親睹一人被石屎擊中跌下 以為他死了

2018/3/2 — 17:29

高級警司 戴誠輝

高級警司 戴誠輝

因涉2016年年初一旺角騷亂,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控方證人、外籍高級警司戴誠輝今早繼續作供。戴誠輝指,他在旺角執勤期間,大約2月9日凌晨1時15分左右,他目睹一名站在他前面,穿便裝的人士後頸被一塊從聚集人群那邊飛出來的石屎擲中後頸,無聲倒下。戴誠輝表示,自己一度以為對方死了,但後來因為他看見這名傷者被警員拖走時的腿有動,才知道他沒有死。

2月8日晚上11時45分

戴誠輝2016年2月8日至9日於附近一帶穿著便裝執勤。戴誠輝作供時表示,在警方在2月8日夜晚11時45分左右,剛開始嘗試將高台推進砵蘭街的時候,人群開始變得憤怒,有人在喊叫粗言穢語,並於衝前後揮拳、用腳踢,及用長棍襲擊沒有裝備的警員。

廣告

戴誠輝表示,當時有警員使用了胡椒噴霧及伸縮警棍,警方亦有高舉紅旗,而他自己則走進人群和警方防線中間,高舉雙手,並用廣東話大叫「停!停!」,有部分接近他的示威者應聲後退了2、3步。

戴指,他隨後與駐守西九龍的B連(company)機動部隊統領商討,安排警員回到基地取頭盔和盾牌:「因為很明顯這個人群是挺暴力的。」

廣告

戴在控方主問下表示,由於當日有不少警員被調配至處理農曆新年慶祝活動,警方當日的人手非常有限,而當時現場已經聚集了大約500人,因此他們認為最合適的處理方法就是繼續向群眾發出警告,並在山東街及砵蘭街交界設置新的機動部隊人員防線。

2月9日凌晨1時15分至30分

在2月9日凌晨大約1時15分左右,戴供稱,當時在砵蘭街近朗豪坊戲院附近聚集了大約600名示威者,示威者隨著一批後退的機動部隊警員,前進至山東街,於是警方設置了兩個高台在山東街近砵蘭街交界的位置,一名小隊督察站在其中一個高台上勸喻人群回到行人路上,而警方攝製隊則站在另一個高台上。戴誠輝指,他當時站在督察所站但高台後大約3米位置,他看見當有警員開始爬上高台時,人群就開始向警方投擲不同物件,包括玻璃樽、瓦製花盆和大量空或載有液體的膠樽。

戴表示,當時他看見一名站在他1米前、穿著便裝的男子的後頸,被一塊18寸長,6寸深,2寸闊的石屎,從人群那邊飛過來,越過警方防線擲中後頸便跌下,沒有發出聲響,自己更一度以為他死了。戴表示,那時立刻就有兩名警員將傷者拖走,他看見那傷者的腿還有動,才知道對方沒有死。

而在大約15分鐘後(凌晨1點半),戴表示他聽到有人以擴音器大叫「3,2,1」,然後就看見人群向前衝。戴形容,當刻有很多人拿著白色的棍打警員,又看見更多的玻璃樽及橙色垃圾桶掟向警員,並聽到玻璃碎裂聲。戴指,當時有機動部隊立刻舉起紅旗,隨後B連的統領就發號司令,指示警方持盾向前方人群推進,並嘗試將人群推後至亞皆老街,令他們散去。

2月9日凌晨2時5分

戴繼續作供時表示,在2月9日凌晨大約2時5分左右,他聽到一聲槍聲,並透過無線電對講機得知因為有交通警員受襲,另一名交通警員開槍,他於是就和其他警員跑向亞皆老街。戴指,他當時看見該名受傷的交通警員及有幾名交通警在他身旁,另外他亦看見當時已有人在亞皆老街上用木板及垃圾桶架起了兩堆障礙物。

戴表示,他當時命令警員清理路上的障礙物,隨後有救護車到場協助該名受傷的交通警。戴指,他當時要求警署派遣調查隊到來處理有警員開槍事件,而B連的統領則著機動部隊隊員在街上搜索該子彈頭,未幾,他在砵蘭街近快富街位置,看見有垃圾桶和卡板在路中央起火,於是就以電台要求警員護送消防人員消到場協助。

2月9日凌晨2時30分

戴稱,他在大約凌晨2時30分回到亞皆老街和彌敦道交界會合B連的統領,當時他們看見有大約100名示威者開始在匯豐銀行和花旗銀行兩邊之間橫過彌敦道,他們在路上走得很慢,也有時會停下來,令彌敦道南北行的巴士和車輛都被阻塞,於是警方就在彌敦道的南北行線都分別設置防線。

戴指,當警方在彌敦道上南行至奶路臣街時,就遭到在橫街中走出來、離開警方大約30米的示威者,投擲行人路上的紅色磚頭,而因為當時路面上有40-50塊投擲出來的磚頭,警方需要將彌敦道關閉。

2月9日凌晨3時30分

戴指,當時他得知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將會在大約凌晨4時30分到達增援。

2月9日凌晨4時

戴稱,當時幾乎每一個道路交界都有30、40個示威者向警方投擲磚頭,但他自己經歷最嚴重的一次,發生在山東街。

戴指,當時他從電台收到有山東街的警員要求增援,他到達時後看見那裡只有8名機動部隊成員,而那個位置則有大約200名示威者從西洋菜南街而來。戴表示,當時這群示威者距離警方大約30-40米,而由於30米是一個相對上較遠的距離,所以磚頭都是被掟至高空後跌下,亦有試過有同一時間有6-7塊磚頭在空中,戴指自己需要不斷看著那些磚頭左右閃避。

戴續指,當示威人群越來越接近警方時,他們更加大力地掟出磚頭,有警員的小腿、腳踭、手臂或膊頭被磚掟中,亦有些磚頭擊中盾牌邊沿後往另外方向彈出,擊中其他警員的身體,而到人群距離警方大約20米左右,他們就開始衝前,警員需要轉身向後方跑走。

戴又指,當警方後退至接近奶路臣街位置時轉身,他看見有一位機動部隊成員朝自己跑過來,在該名警員身後4米有一個示威者用其最大的力度,向這名警員的頭部掟出磚頭,但那一刻這名警員剛好被路面上的磚頭絆了一下,身體向前傾,磚頭就剛好在他頭上越過。

2月9日早上9時

戴指,他在2月9日早上大約9時離開現場,回到警署。

控方主問完畢後,辯方由代表梁天琦的蔡維邦大律師首先盤問證人(見另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