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案】指群眾主動攻擊 警方適當武力制止 警司:同事做得相當之好

2018/3/9 — 14:24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

因涉2016年年初一旺角騷亂,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證人警司莫慶榮今早繼續作供。莫慶榮在辯方盤問下表示,當晚群眾主動攻擊警方,警方以胡椒噴霧等方式制止,是使用適當的武力,他認為:「我啲同事係做得相當之好」。

梁天琦的蔡維邦大律師指出,在2016年2月8日晚上大約11時50分,當警方在砵蘭街推出高台後,當時指揮現場的莫慶榮曾命令在場機動部隊人員後退,但仍有部分警員向前衝。蔡維邦問莫慶榮,當時是否覺得這些機動部隊成員情緒過分激動,以及違抗命令,莫慶榮不同意。莫指,這些警員都只是前進了一點,便立刻停下守住防線,他認為這些警員都受過專業訓練,他們清楚自己當時在做什麼。

辯方今早開始盤問證人警司莫慶榮。在辯方律師盤問下,莫供稱,由於警方收到消息,2016年年初一當晚會有小販在深水埗和旺角一帶擺賣,亦會有社運人士出現支持小販,警方當晚調配了一個小隊,即41名警員王深水埗和旺角執勤。莫指,由於在2014年後旺角出現了稱為「購物團」的示威人士,所以他當晚首先去了西洋菜南街視察,之後在大約10時50分才去了砵蘭街,並看見有群眾在砵蘭街上圍著一輛的士令其不能離去,所以他就召喚了機動部隊的同事到場處理。

廣告

莫表示,當時在附近可以提供支援的警員大約有8個小隊,則300人左右,當中亦包括大量便衣人員,而最後在大約凌晨4時到場,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則是由平常擔任其他崗位的警員,包括機動部隊教官、反恐執勤隊、機場特警等人員組成,並會在發生突發和大型事故,收到指令後的2小時到場。蔡維邦問,當晚是否有部分便衣人員並非站在警察防線一方,而是站在人群那一邊,莫表示不知道這個說法是否正確,也無法提供確實當晚在現場的便衣人員數目。

被問有否接觸黃台仰 警司:點解要咁做 

廣告

蔡維邦指,警方在凌晨大約12:30的時候,曾沿砵蘭街朝山東街防線推進,他問莫慶榮當時是否有考慮過這樣做可能會將人群推出亞皆老街,令旺角的主要幹道癱瘓,但莫慶榮認為,警方原本的做法是希望能夠將人群推向砵蘭街的行人路兩邊,以便進行資料登記。蔡續問道,當時馬路上和行人路都己經擠滿了人,莫為什麼會認為砵蘭街的兩邊行人路可以容納到這麼多的人,莫表示,當時警方已經發出了警告命令人群盡快離開,而當時雖然在路上的人很多,但其中當中不少是路過、圍觀的人或記者,認為如果不是這些圍觀的人和記者不聽從警方勸籲,人群是不會無法走上行人路而被推出亞皆老街的。

代表第二被告李諾文的大律師姚本成問莫慶榮是否同意,在2月8日晚上大約10時至11時之間,路上的人群是嘈吵但和平的,莫慶榮同意人群當時是相對和平,但只不過是因為人群已經霸佔了道路,「 佢哋已經得到想得到嘅嘢。」姚大律師又問,當時人群在路上進行一個未經批准的非法集結,莫慶榮當時是否有嘗試直接和現場的本土民主前線黃台仰接觸,莫慶榮表情顯得稍為不屑,反問:「點解要咁做?」

姚問,他在砵蘭街現場指揮的時候,有沒有想過「let sleeping dog lie」(意指保持現狀,不要採取行動),莫表示他當時是有考慮過,但最後還是選擇要執法,雖然群眾見到警方推出高台後情緒變得激動及與警方發生肢體碰撞,但那並非警方想發生的情況。莫又指,午夜至凌晨一點半之間,警方都一直有勸籲人去離去,但人群不離開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並非警方的錯誤造成。

莫日前作供時又提及過,在2月9日凌晨大約1時45分左右,有人在警方防線前傾倒一個鐵罐裡面的液體,他當時懷疑是火水,並著同事小心。姚本城大律師今日在庭上指,其實那個鐵罐是一個日本公司裝油的罐子的,雖然罐子裡面裝的仍有可能是火水。莫承認,因為他當時在處理其他事情,他並沒有特別留意是否聞到火水味。

案件下午二時半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