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案】第二被告被指辱罵及用盾牌衝擊警方 辯方質疑警補錄供詞與庭上口供不符

2018/3/19 — 17:46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因涉2016年年初一旺角騷亂,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控方繼續傳召多名警員證人作供。控方傳召當日於現場拘捕本案第二被告李諾文的警員作供。西九龍警區重案組警員方偉祺供稱,當時李諾文於人群頭排以粗言辱罵,並用盾牌衝擊警方,於是他以非法集結及阻差辦工罪當場把他拘捕。惟代表第二被告的姚本成大律師質疑,方偉祺當時並沒有在補錄警戒口供上記錄有關以粗言辱罵或用盾牌衝擊警方的事情,方的警員記事冊上的記錄亦與他庭上作供有所出入。

方偉祺供稱,由於第二被告當時站在示威人群頭排,並以粗言「玩大佢啊,屌你」辱罵警方,因此該名人士引起了他的注意。方偉祺供稱,第二被告當時沒有聽從機動部隊成員的呼籲離開現場,並看見他手持用保鮮紙包著的自製盾牌衝向警方,於是他當時就與另外數名警員合力將他按壓在地上,並用手銬將他的手反鎖在身後,制服了他,並將其拘捕。

方偉祺供稱,自己當時是在安全的情況下以干犯非法集結罪及阻差辦公罪向第二被告人作出拘捕及警戒,第二被告人則在警戒下承認自己當時只是嘗試用盾牌頂著警察,並沒有做過其他行為。方又稱,自己留意到當時第二被告的眼角、面、手有擦傷,他強調自己曾多次詢問被告是否有需要就醫,但被告人表示無需要。

廣告

不過姚大律師質疑,方偉祺在庭上作供時多次指控第二被告對著警察講粗口,以及曾以盾牌衝擊警方,但方在警署撰寫的補錄警戒口供當中從來未有提及過有關情節,導致第二被告亦從沒有機會為有關指控作出解釋。惟方偉祺表示,這些細節均可以在警方稍後作詳細調查後補充,當時自己在補錄口供中撰寫的內容已足夠說明第二被告被拘捕的原因。姚大律師又質疑,方偉祺在自己的警員記事冊上所寫第二被告的招認內容和他在庭上作供不符, 方偉祺其後承認,他在警員記事冊上的內容包含了自己對第二被告對答內容的演繹,並非一個準確的逐字記錄。

控方今早繼續傳召多名供稱於2016年2月8日至9日行動中受傷的警員作供。其中東九龍衝鋒隊警員徐建豪作供時表示,自己當日被調配往旺角區執勤,並於大約2月9日凌晨時分到達砵蘭街近山東街位置和機動部隊成員組成防線,面前有人群聚集,並向警方投擲雜物。徐建豪稱,自己當時被一塊磚頭打中頭盔的面罩,由於衝擊力大,令他一陣暈眩,面罩亦打中了他的嘴並造成大約1厘米長的傷痕,接受治療後獲得兩日病假。

廣告

衝鋒隊員堅稱被磚擲中面罩受傷 辯方質疑片段中不見有關情節

不過姚大律師在盤問證人時指出,就警方拍攝片段中所見,人群當時投擲的物品中有膠樽,但未見有磚頭,亦未能看見徐建豪供稱被掟中一刻,惟徐堅稱他在現場看見有人掟磚。不過徐建豪同意控方其後在覆問時指出,警方拍攝的片段並未有拍攝到整條警方防線的情況。

主審案件的彭寶琴問證人,是否有聽到片段中有警方廣播說:「唔好掟石頭」,證人表示聽到。彭官續問徐建豪,他當時是首先聽到有人說「唔好掟石頭」才看見有人掟磚,還是在聽到有關廣播前已經見到有人掟磚,徐建豪表示,是在聽到有關廣播前已經多次看見有人掟磚。

警長證人稱被磚頭擲中後頸流血倒地

另一名控方證人,西九龍衝鋒隊警員邱龍杰作供時則表示自己當日便裝當值,並於大約2月9日凌晨時分奉命回去旺角警署基地,去拿容量更大及射程更遠的胡椒噴劑用以控制人群。邱供稱,他回到現場後,亦被現場的人群以雜物擊中雙腳受傷,但受傷後一直未有離隊。不過證人不同意姚大律師指他當時的傷勢是輕微的,認為當時只是自己負傷忍痛繼續執行職務,他其後亦獲批兩日病假。另一名控方證人、警署警長吳志偉則供稱,他於2月9日凌晨大約1時45分的衝突中被磚頭擲中右頸位置,導致流血並跌在地上,被送往廣華醫院接受治療後於同日早上回到崗位工作。

多件證物呈堂 包括黃台仰駕駛執照、盾牌,勞工手套

控方又將多件於現場撿取的物件,包括口罩、多對勞工手套、多個自製盾牌、黃台仰的駕駛執照、1 樽鹽水溶液、透明眼罩、擴音器、40件寫有「6、梁天琦、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藍色背心及傳單等物件呈為證物。

案件押後至明日早上十時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