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案 認推出高台後激化群眾情緒 高級警司:是市民自己選擇

2018/3/2 — 18:37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因涉2016年年初一旺角騷亂,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控方主問完畢後,今天下午辯方由代表梁天琦的蔡維邦大律師首先盤問證人外籍高級警司戴誠輝。蔡維邦質疑,警方在2016年2月8日夜晚11時45分將高台推至砵蘭街,以及在高台上警告人群,激化了現場人群的情緒,惟證人戴誠輝表示:「是市民自己選擇的。」

控方證人戴誠輝2月8日晚上至9日早上於旺角一帶執勤,他當時是旺角警區助理指揮官(行動)。戴供稱,他在2月8日晚上大約9時左右到達砵蘭街的時候,當時附近一帶只有16名軍裝警員駐守,當時街上的人群未聚集在一起,氣氛亦相當太平。直至後來他看見有8、9名年輕人帶著小販,推著車,沿砵蘭街向奶路臣街進發,戴當時的評估仍然認為現場氣氛的平和。蔡大律師問,根據戴昨日的供詞,後來在砵蘭街莎莎化妝店對出有50多個年輕人圍著食環署人員,並出現嘈吵的聲音,問戴認為那個時候現場氣氛是否仍然平和,戴認為那時候氣氛已經開始不算平和。

蔡維邦問戴誠輝,從晚上大約9時45分,即是開始有小販在奶路臣街上擺賣,到有一輛的士在砵蘭街和奶路臣街交界被人群堵塞不能前進時,中間有大約15至20分鐘的時間,他當時有沒有要求駐守在西洋菜街南的機動部隊警員到場支援,戴表示沒有,但指他們有調配該16名軍裝當中的一部分警員到場增援,另一部分人則在山東街一帶留守。

廣告

證人:初時不覺人群暴力 沒有逼切性趕上行人路

戴又表示,雖然當時的圍著的士的人群嘈吵,並夾集粗言,但他不覺得當時人群是暴力的,而他當時比較關心的是交通警員是否能夠進行他的調查工作,而其後亦有一名衝鋒隊以及幾名機動部隊成員到場協助該名交通警。

廣告

戴誠輝在辯方盤問下承認,自己於2014年期間曾經處理過佔領旺角行動。蔡大律師問戴,根據他認知和經驗,是否時間越久,聚集的人群就會越來越多,戴表示並不是在每一個情況都會這樣發生,但的確有這個可能性。蔡大律師又問,事實上,當時砵蘭街街上的人群是否隨著時間越來越多,戴表示同意,不過重申在的士被截停在路上的那段時間,他比較關心的是道路是否暢順,因此認為當時並沒有逼切性要勸喻人群回到行人路上。戴亦承認,當時如果人群不遵守指示,以警方當時的人手是無法將砵蘭街上的人群清走。

戴同意蔡律師指出,警方當時的是希望人群可以保持冷靜的,並表示:「如果人群是平和的,我們會協助他們進行他們的遊行。」蔡大律師問,根據戴以往的經驗,是否當警方推出高台車,很多時候都會令人群變得更加激動,戴表示有時候這樣的舉動會令人群更加激動,但也有時候不會。蔡大律師問戴是否同意,警方當晚11時45分推出高台車,實際上是激化了現場人士的情緒,惟戴表示: 「是市民自己選擇的」,但他同意當高台車推出後,群眾已經是明顯鼓噪,聲浪亦比之前大很多。

證人:如不推出高台車 日後難檢控

蔡大律師問,警方是否在明知道群眾看見警方推出高台車後,有可能會變得更加激動的情況下,都執意推出高台車,戴回應指出,他們接受的訓練是要這樣做,因為他們有責任告訴群眾,警方想他們怎樣做。戴其後再解釋,如果警方不這樣做,群眾和示威人士可以聲稱他們當時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亦不清楚警方想他們要怎樣做,這會導致警方日後不能對他們作出檢控。

戴供稱,當警方推出並爬上高台車,準備向人群發出呼籲的時候,人群就開始變得激動和暴力,亦有看見有人掟出一個玻璃樽。蔡大律師問戴,當時看見這樣的情形,他是否有考慮過撤回高台車,讓群眾冷靜一點再考慮下一步行動,戴表示他當時考慮到事情,就是要確保警員有保護裝備,不過他們會繼續使用高台勸喻人群。

戴在辯方盤問下亦承認,2016年1月的時候,他曾經代表警方和食環署人員,就食環署在農曆新年期間執法可能遇到的問題開會,而戴表示,他當時亦曾經告訴食環署官員,警方人手有限,不過警方屆時會與食環署職員保持聯繫,如果食環署人員看見小販而且想執法,警方會提供支援。

戴誠輝作供未完成。案件押後至下星期一(5日)上午十時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