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案】高級督察:推出高台後與群眾發生激烈碰撞 有警員不省人事

2018/3/13 — 15:0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17:37更新下午審訊內容】

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五名被告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控方今早繼續傳召警員作供。高級督察吳倩儂作供時稱,在2016年2月8日夜晚,當警方嘗試將白色高台推入砵蘭街時遭到阻止,人群和警方發生激烈的身體碰撞,有警員跌在地上,有警員頭部被硬物擊中受傷,亦有一名警員暈倒,但警方多次警告人群停止衝擊不果,她遂向群眾施放胡椒噴霧。

控方今早繼續傳召多名當晚在場的警員作供。機動部隊B連指揮官麥寧峰表示,他在前年2月8日晚上大約八時左右,收到指示叫他帶同兩個縱隊,大約16名軍裝警員去旺角附近一帶候命,當時這班警員只有沙展級別以上的人才有配槍,其餘警員則只有伸縮警棍、胡椒噴霧和手銬等基本裝備。麥稱,在當晚接近9時,他收到指示,需要前往砵蘭街朗豪坊外處理一宗報稱有人受傷的交通意外,他到達現場後發現有一輛的士停在路中央,附近有人群起哄,令的士無法離去,他遂用擴音器發出呼籲,叫砵蘭街街上的人返回行人路,不過人群沒有聽從警方的指示,並不斷指罵警方,及慢慢向警方位置「進逼」,於是警方舉起橙旗,警告人群不得越過警方封鎖線。

廣告

麥寧峰指,在他作出呼籲期間,他看見本民前發言人黃台仰都同時呼籲現場人群讓開,讓警察處理交通事故。麥寧峰又表示,雖然他在當日之前並沒有見過黃台仰真人,但由於當時機動部隊在每次行動前都會進行資料蒐集,他從網絡上見過黃台仰的照片,對他的背景資料都有一定的認識。庭上播放相關時段的警方片段,從片段中可以聽到有人不停大叫:「黑警,黑警」,亦有人說:「請前面的黑警冷靜。」

麥寧峰指,他其後在大約23:45收到消息,指朗豪坊對出位置有人群聚集,並有人向警方投擲硬物,其中一名女警亦被一個樽丟中左眼,需要由同事陪同去看醫生。

廣告

麥寧峰供稱,在2月9日凌晨大約1時半左右,當時警方已經決定了掃盪策略,即企圖沿砵蘭街向亞皆老街方向前進,將人群推向砵蘭街兩邊行人路以便記錄他們的個人資料,但人群則在這個時候不斷向警方投硬物,於是警方就發出警告,要求人群停止攻擊,否則將會使用武力。麥寧峰又稱,人群當中有人手持自製盾牌,亦有人戴口罩和潛水眼鏡,而梁天琦及黃台仰當時則不斷用擴音器講說話刺激群眾,挑釁警方。

控方又於庭上播放警方片段,麥看畢片段後稱,看見片段中有人從一輛白色客貨車上拿出類似護甲的東西,黃台仰則坐在車頂上,和拿出物件的人有交流,而梁天琦則站在客貨車前方位置,並讓開讓一名持橙色盾牌的男子經過。

而從另一段於當晚大約1時半左右拍攝的警方片段可聽到,麥寧峰當時向人群發出警告,包括「請唔好再掟嘢,黑色外套,戴口罩嗰個」、「舉緊兩隻中指嘅人士,我哋video team影緊你」及「請你哋唔好再掟玻璃樽,否則警方會提升武力層次」等。麥又指,在2月9日凌晨2時許,他聽到兩下疑似槍聲,並見示威者向彌敦道跑,於是他的小隊則繼續向亞皆老街方向推進。麥又指,當時在砵蘭街及快富街交界,有大約30名蒙面示威者在放火燒着馬路上的物件,亦有人掟磚,惟當時他沒有上前驅散這些人。

警認錯指黃台仰為梁天琦

麥寧峰在代表梁天琦的辯方大律師蔡維邦盤問下承認,他們在當天之前已經知道本土民主前線會去支持小販,惟當日他前往現場之前並不知道現場有因小販擺賣而起的衝突,只是知道現場有交通警員未能處理一宗交通意外事故。麥又表示,自己當時未有考慮過召喚剩餘的兩個縱隊的人去提供協助,因為依據他當時的判斷,認為兩個縱隊的人手已經足夠應付情況。

蔡大律師向證人指出,當晚大部分時間用擴音器向群眾說話的,都只是黃台仰,而梁天琦只是說了一、兩句話,而在當晚凌晨模仿警方,用擴音器向警方作出警告的人,亦是黃台仰而非梁天琦。麥寧峰不同意辯方的說法。惟麥寧峰在控方覆問下再觀看有關片段,顯示當時模仿警方作出警告的人確實是黃台仰,麥承認自己早前的證供出錯。

代表第二被告李諾文的姚本成大律師問麥寧峰,在2月9日凌晨大約1時20分左右,警方是否因為已經有充足的人手和裝備,於是就決定進行掃蕩,不過麥寧峰表示不同意。麥指,當時警方已經多次要求人群離開,但人群不僅未有離開,更一直衝擊警方,警方是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選擇用最低武力處理。

姚大律師又指出,當時人群和警方對峙的氣氛已經越來越緊張,警方已經派出了3至4疊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而人群當中只有大約7至8個自製盾牌,2、3個頭盔及幾個有潛水鏡,證人同意。姚問,當時警方是否收到指示要拘捕任何人,麥表示不清楚。

姚向麥寧峰指出,據控方所指,本案第二被告是在2月9日凌晨1時53分左右被警方在莎莎化妝品店門外拘捕,姚問證人,當時是否有留意到有人在現場被扯開及制服,或留意到有任何人被拘捕,麥寧峰表示沒有留意。

控方其後再傳召高級督察吳倩儂作供時稱,她在2016年2月8日當晚被派駐前往尖沙咀花車巡遊活動進行人潮管制,惟她其後收到指示,要在花車巡遊活動完結後前往旺角提供支援。吳供稱,當時警司莫慶榮指示她和B連兩個小隊,帶同白色高台及擴音器推進砵蘭街,但當時他們遭到阻止,人群和警方發生激烈的身體碰撞,有警員跌在地上,有警員頭部被硬物擊中受傷,亦有一名警員暈倒,但警方多次警告人群停止衝擊不果,她遂向群眾施放胡椒噴霧。

吳倩儂供稱,警方2月9日凌晨在山東街的防線受到在西洋菜南街的人群襲擊,人群在10至20米外,以拋物線方式向警方掟磚,有人將路牌推倒,並有人利用卡板縱火。

吳倩儂又稱,她在當晚的行動中受傷,她的左大腿、小腿被磚頭擊中導致擦傷和瘀傷,右邊肩膊則在推出高台時,被集結人士碰撞而導致扭傷。

警署警長:當晚揮警棍驅趕人群期間 頭部被硬物擊中跌倒

控方又傳召證人警署警長洪佩思作供。洪佩思於庭上表示,她在2月8日當晚被指派尖沙咀花車巡遊進行人潮管制,並在收到指示後前往旺角支援。洪佩思供稱,她當晚於奶路臣街附近執勤時受傷。洪稱,當時她正在揮動警棍驅趕人群,期間她的右手被相信是磚頭的硬物擊中,頭部也被硬物擊中,雖然當時她已經戴了頭盔,但依然覺得頭暈,並跌倒在地上。其後救護車將她送院接受治療,她的右手中指及無名指被診斷出有骨裂情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