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被告是香港命運共同體的一份子

2017/8/21 — 14:12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文:原道真】

本週日將有遊行(編按:8月20日聲援政治犯大遊行),聲援因東北抗爭、公民廣場案入獄的一眾學運、社運領袖,筆者呼籲各界也要關注去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的被告。東北抗爭、公民廣場兩案的社運人士是「和理非」,但與旺角警民衝突的被告一樣,都被政權動用《公安條例》起訴;他們都是高壓統治、政治檢控下的犧牲品,他們都值得被關注支持;暴動罪被告和黃之鋒、羅冠聰一樣,都是我們香港人一份子,都是二十年來經歷著政治愈趨高壓、民主普選無望、自由人權逐步被剝奪的香港人。

各派在民主運動的方針上或有紛爭,但結果同樣遭受國家機器鎮壓,被送進法庭、投入牢獄,成為政治犯。這些政治犯是香港民主運動的產物,是爭取民主歷程上的同行者、先行者。不論勇武是否可行、和理非是不是「左膠」,他們都是愛護香港、追求民主、反對專制政權的香港人,都是香港命運共同體的一份子。

廣告

二零一六年一場沒有商鋪被搶劫、沒有死人、沒有重傷的警民衝突,引致數十名市民被政權以《公安條例》中的暴動罪起訴,有人已被判囚三年以上,部份將在高等法院開審的被告,恐怕會被重囚。

旺角警民衝突與香港民主運動有關,理由有四點:一、旺角警民衝突的導火線是撐小販人士與政權爪牙衝突,背景是民間社會多年來鼓吹墟市政策,希望令高地價政策下慘受其害的基層小販有權擺賣,爭取「經濟民主」也是民主運動的一部份。

廣告

二、旺角警民衝突中,市民勇武抵抗警暴,是因為警察自從雨傘革命以來對和平示威者動輒施以警棍、拳腳、胡椒噴霧、僱淚彈,在許多香港人民心中埋下仇恨、留下血債。

三、政權事後以暴動罪對付旺角警民衝突的市民,客觀上可以將本土派核心成員長期囚禁、消滅傘後崛起的勇武派。

四、「勇武非法」的年初一警民衝突是長年民主運動挫敗的產物。在此之前,香港人已經歷過長年來「和平合法」的民主運動、「和平非法」的雨傘革命;正是因為香港人的民主訴求一直被漠視、鎮壓,勇武派才會乘勢崛起。在一九九七年以來,香港社會的社運抗爭長期「和平合法」,一直都是收集簽名、遊行、集會、解散;然而多年來爭取普選民主無望,才有二零一三年戴耀廷教授倡議佔領中環,當雨傘革命在二零一四年爆發後,社運走向「和平非法」;而雨傘革命被政權強硬鎮壓、警察開始對和平示威者施暴,社運圈出現對和理非的質疑、本土勇武派崛起,而食環署人員和警察在去年年初一當晚在旺角欺壓小販、濫施淫威,本土勇武派動員支援小販,雙方對峙下,正式催生出當晚「勇武非法」的警民衝突。

我們要支持「和理非」的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他們被判囚顯示出政權對香港公民表達權利的侵害;我們要支持暴動罪被告,他們被政權以這條行為與刑罰完全不成比例的暴動重罪起訴、囚禁。是的,他們當中有人使用武力反擊警察,使用武力不等於錯,但就算是錯,村上春樹說的「雞蛋高牆論」,正正是說:「不論雞蛋怎麼錯,也要站在雞蛋的一邊。」

香港法例有傷人、襲警等罪名,旺角警民衝突當晚有人傷人打人(包括警察也有對示威者擲石),大可以告這些罪名;港共政權選擇控告「暴動」而不是傷人、襲警,本身就是政治決定,因為相較暴動罪,傷人、襲擊等罪名的懲罰輕得太多:嚴重傷害他人身體最高監禁三年、襲警最高監禁兩年、普通襲擊最高監禁一年。筆者認為政權動用暴動重罪,實是針對本土派、本土民主前線等組織於當晚動員撐小販,實是希望將本土派頭面人物長期監禁,將本土派徹底消滅,亦對後來者起殺雞儆猴之用。

他們就算失敗 但也是我們的同胞

在旺角警民衝突後,很多人指責暴動罪被告、勇武派、本土派是「鬼」,要不是中共間諜,要不就是愚蠢、不自量力、以卵擊石;有關「間諜」的指控,筆者試問,目前一眾暴動罪被告有名有姓,在法庭公開審訊,請問到底哪一位是中共間諜?有沒有間諜願意付出被長年囚禁的代價?有關「不自量力」的指控,筆者試問,和理非的黃之鋒、羅冠聰也一樣被囚禁,是不是連黃、羅的和平抗爭也要被否定?勇武派的失敗代表愚蠢,那麼和理非派的失敗是否愚蠢?那麼我們是否要「全面撤出社運」,或乾脆移民避秦、建立海外城邦(即唐人街),重覆華夏民族百年甚至千年來的德性?香港人對中共政權作任何形式的對抗,本身就是以卵擊石。大衛對抗哥利亞也是不自量力。

香港民主、獨立的路線應該怎樣走下去,我們大可以討論,但目前有現成的一大群先行者、同行者被政治檢控、被逼害、被囚禁,不分和理非、勇武派,不分學運領袖或暴動罪被告,他們其實是為我們所有香港人而犧牲,他們就算失敗,但也是我們的同胞,筆者鄭重呼籲民主派、自決派,不要再把這些暴動罪被告當作透明,除了支持學運領袖、民運明星;而每一位香港人,我們都有責任在民主運動上,給暴動罪被告應有的關注。

「關注政治犯聯合陣線」應將暴動罪被告納入關注

目前已有若干泛民、自決派、本土派成立各組織關注政治犯,而《蘋果日報》也開始將黃之鋒、羅冠聰稱為良心犯、政治犯,筆者希望各界爭取民主的香港同胞,不要忘記一眾暴動重罪被告,他們也是香港人。「同舟人誓相隨,無畏亦無懼。」願香港民主運動能重新振作,一起建立香港人的理想國,「寫下不朽香江名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