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重審】控方:原審法官指引對被告過分有利 望放寬非法集結犯罪意圖定義

2018/11/16 — 13:3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人參與旺角暴動,其中一項陪審團未達裁決的暴動罪於高等法院重審,法庭今早繼續處理辯方提出有關控罪的法律爭議。控方資深大律師郭棟明陳詞時指,案件原審法官彭寶琴對陪審團作出的法律指引,對被告過於有利,希望重審法官黃崇厚能修訂上次指引,以免對控方設立過於嚴苛的舉證要求。

郭棟明陳詞時指,上次彭寶琴就非法集結罪給予陪審團的法律指引,要求陪審團決定,控方是否已在毫無合理疑點情況下,證明被告和其他人集結在一起的共同目的,是要作出擾亂性、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行為,方算成功證明控罪元素中的犯罪意圖。

但郭棟明認為,根據高等法院2012年梁國華(中聯辦外示威)一案,控方其實只需證明被告與其他集結人士有阻礙警方執行職務、或阻礙警方推進等較籠統行為的共同目的,控方無需證明該共同目的是要作出具擾亂性、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

廣告

控方:就算警方非正當執行職務 對被告有否非法集結無關痛癢

郭棟明續指,被告和其他集結人士的共同目的,本身不必是非法行為,因此即使當時警方非在正當執行職務,或行動涉及濫權,對被告當時有否干犯非法集結罪無關痛癢。郭棟明認為,如控方能證明,被告在知情下參與一場集結,並和其他集結人士以危害公眾安寧的手法,達致該共同目的,無論被告是否知道該場集結是非法的,或者在場其他人的行為是否已構成犯罪,他亦已干犯非法集結。

廣告

不過法官黃崇厚質疑,被告可否在未知該場集會性質的情況下,被說成參與該場集會。黃崇厚舉例,如果有一個人參加一場飲宴,但他不知道該場宴會其實是慶祝某人退休,那控方是否可以說該人正在參與該人榮休的慶祝會?

控方:示威者見衝擊、掟石後選擇留下 即屬參與非法集結

郭棟明回應稱,參與一個場合並非在一刻間就完結的事情,而是會持續參與一段時間,如果參與者在中途獲告知宴會的性質,並選擇留下來,他就會變成參與者之一。換言之,就算被告當日去旺角只是為了參與合法集會,但如果被告在見到有人衝擊警察、有人掟石頭和雜物後,仍選擇留下,就算被告聲稱不知該些行為已破壞社會安寧,他亦屬參與非法集結。

黃崇厚聽取控方及代表梁天琦的馬維騉大律師回應陳詞後,押後案件至下周一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