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重審】控方:梁天琦為旁人戴安全帽 明知群眾將衝擊警方

2019/3/4 — 13:30

資料圖片,梁天琦於旺角騷亂當晚。圖片來源:朝雲攝

資料圖片,梁天琦於旺角騷亂當晚。圖片來源:朝雲攝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人被控參與旺角暴動罪,其中一項陪審團未達裁決的暴動罪於高等法院重審。控方資深大律師郭棟明今早繼續陳詞時指,陪審團在審訊中會聽過關乎警方部署的問題,例如辯方質疑警方當晚推出高台,是否明智決定,但郭棟明強調,陪審團要要考慮的是集結人士的行為,是否已構成非法集結或暴動,警方當晚的行動、策劃,並非陪審團要考慮的事項。郭棟明提到,梁天琦當晚為旁人戴安全帽,顯示他明知群眾將會衝擊警方防線,梁天琦自己最後亦有衝前撞向警方,參與程度「毋庸置疑」。

控方:無證據容偉業行為受自閉症影響

郭棟明又指,雖然控方接納辯方所指,第四被告容偉業患有不能根治的自閉症,但精神科醫生作供時確認容偉業智力正常,近年病況穩定,毋須服藥,辯方無證據證明容近年情況有否改善。控方認為,容偉業案發時的犯罪意圖無受其自閉症影響,「他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知道後果是什麼,但他選擇這樣做。」

廣告

人稱「美國隊長」的容偉業一共被控四項參與暴動、 煽動非法集結、非法集結及襲警一共 7 項控罪。他是至今所有暴動罪被告中面臨最多控罪一人。控方資深大律師郭棟明今早繼續結案陳詞時指, 容偉業在案發當日較早,即的士被圍困在砵蘭街時已身處現場,其後有依照黃台仰號令阻擋警方防線,證明他有份參與砵蘭街上的暴力事件。至於容偉業被指在亞皆老街上向一名警司掟卡板,郭棟明指,雖然容掟不中該警司,但他的行為本身已使用了暴力,符合暴動罪的控罪元素。

梁天琦為旁人戴安全帽 顯示明知將衝擊

廣告

郭棟明指,警方片段攝得,梁天琦在食環小販管理隊被人群喝罵時已在砵蘭街現場,其後曾以背部擋住警方高台前進,雖然這些行為並不構成暴動,但這些背景證明梁天琦當時知悉現場事態發展。郭棟明續指,梁天琦其後和黃台仰均換上本民前藍色衛衣,呼籲其他人留低對抗警方,又站在群眾前排幫其他人戴上安全帽,可見他明顯知道群眾將會衝擊警方防線,而梁天琦自己最後亦有衝前撞向警方,「在這樣的證供下,他親身參與的程度,是毋庸置疑。」

郭棟明又指,第二被告李諾文當時在場曾回應黃台仰及警方兩面的廣播,手持本民前盾牌,第三被告林傲軒則被攝得和黃台仰及持盾的人有交流,「雖然聽不到他說什麼,但明顯是教別人如何抵抗」,二人最終亦有按黃台仰號令衝向警方防線,因此二人同樣干犯參與砵蘭街暴動罪名。

郭棟明認為,從本案證據所見,案中四被告有份參與暴動已是「毋庸置疑」,但如果被告夥同其他在場人士犯案,或藉著自己在場以鼓勵其他人作出暴力行為,就算暴力行為並非被告親自作出,陪審團亦可予以考慮。

容偉業現場籲「幫手」構煽惑

至於容偉業被控的一項煽惑非法集結罪,郭棟明指,任何遊說、慫恿、激發別人犯罪的言語或行為,都已構成煽惑,控方毋須證明被告成功地激發其他人犯案。控方認為,警方證人供稱當時目睹容偉業叫在場其他人「幫手」,足以證明容偉業煽惑他人犯案。

郭棟明指,陪審團在案中多次聽到「選舉遊行」之說,但郭棟明強調,無論是何種遊行,香港都有法例規管參與遊行人士的行為,如果有3個以上人士,為著共同目的集結在一起,故意做出擾亂秩序、威嚇行,侮辱性,挑撥性的行為,並意圖或罔顧可能導致任何在場的人士,合理地害怕集結人士會破壞社會安寧,這已構成非法集結罪行。因此陪審團不需要理會當日現場是否真的在舉行選舉遊行,而是要考慮集結人士的行為,是否已導致法例訂明的後果。

控方認為,案發當晚凌晨12時前,黃台仰及在場群眾在砵蘭街上高叫「警察離開」,並阻止警方高台推進、衝撞警方防線等,已明顯擾亂秩序或具挑撥性,因此當刻在砵蘭街上已發生了非法集結。至後來有人蓄意使用暴力,即包括掟雜物、水樽,撞向警方防線、亞皆老街上有交通警被雜物掟中後不省人事,這些行為已實際上破壞了社會安寧,旺角的情況已演變成暴動。

至於第二被告李諾文及容偉業均提出身份爭議,郭棟明認為,控方的警員證人的認人口供有力,陪審團亦依賴片段及警方撿取衣物、警署拍攝相片等證據,自行作出比對。

控方已完成結案,辯方將於明天開始結案陳詞。案件押後至明早9時半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