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重審】梁天琦:「勇武」是心態多於行為 有市民可能聯想武力

2019/2/21 — 18:04

2019年2月20日,梁天琦乘囚車出庭

2019年2月20日,梁天琦乘囚車出庭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人被控參與 2016 年旺角騷亂,其中一項陪審團未達裁決的暴動罪於高等法院重審。控方資深大律師郭棟明今午繼續盤問梁天琦時指,梁天琦堅稱當晚舉辦選舉遊行,是為了緩和現場衝突氣氛,但他們當時無手持直幡、穿上選舉背心或派傳單等行為,質疑他舉辦選舉遊行只是藉口。

郭棟明又指,梁天琦和黃台仰被拍得在 2 月 8 日晚上 11 時 52 分左右,換上本民前藍色衛衣,真正目的不是為了遊行,「而是要讓市民和傳媒知道,你們代表本民前,在現場和警方鬥爭。」梁天琦不同意。

郭棟明質疑,如果梁天琦真的如此介意被人看成「拉票」,當晚為何不索性以口罩掩飾身份,梁天琦則表示,自己當時沒有想到這一點。

廣告

梁天琦解釋,雖然選舉遊行本身是「手段」,真正目的是想現場保護市民,但他在 2016 年頭,亦曾於上水舉辦過類似遊行。當時上水的水貨客、藥房亦因他們的遊行隊伍及尾隨警察行經,而有所收斂,梁天琦當時亦無直接進行拉票。

梁天琦:「勇武」是心態多於行為 有市民可能聯想武力

廣告

梁天琦今午繼續接受控方盤問。郭棟明指,梁天琦聲稱自己的計劃是被動地站在原地,等待警方衝前,但黃台仰多次呼籲群眾前進,是一種較主動的抗議方式,亦更貼合本民前的「勇武捍衛」主題。不過梁天琦不同意控方說法,認為「勇武」是一種心態,而不是行為,亦無哪一種方式更貼合「勇武」的程度之分。梁天琦又指,由於當時情況非常混亂、氣氛緊張,因此他腦海裡面並無盤算,究竟哪種方式更「切合主題」。

郭棟明質疑,案發當日距離新東補選只餘 20 日,他一定非常關注個人及本民前成員言行,會否對選情造成影響。郭棟明質疑,梁天琦供稱自己事前未看過本民前在 Facebook 呼籲市民「撐小販」的帖文,並不是事實。但梁天琦解釋,他前一晚為了選舉工作至深夜,2 月 8 日早上相約了朋友吃早餐,因此 2 月 8 日下午,他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他是直至晚上約 7 時醒來時,才看見該帖文。而本民前的在網絡發布訊息前,並非一定要經發言人審批,他沒有參與草擬該帖文內容,但梁天琦承認,不知道黃台仰有無參與。不過梁天琦同意,該帖文上「勇武捍衛」四字,可能令市民聯想到要用武力去抗爭。

控方質疑改口供 梁天琦解釋記錯

郭棟明又指,梁天琦在案件原審作供時,曾稱自己在現場和黃台仰、及選舉助理何蔓兒商討選舉遊行事宜,但今次則稱自己和何蔓兒是透過電話聯絡,質疑他改口供。梁天琦則解釋,他上次是把事情的先後次序混淆,並記錯何蔓兒當時站在自己右邊,但他現在記起,其實自己只是右手持電話與何蔓兒通話,何當時不在現場。

梁天琦在盤問下承認,知道根據本港法例,舉辦超過 50 人的公眾集會,就要事前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否則可能會觸犯法例,亦知道法例只保障和平示威權,非和平的遊行集會是不被容許。

控方:黃台仰說法自相矛盾

郭棟明指,黃台仰當晚以擴音器呼籲市民叫更多人來到現場,不可能符合選舉遊行不得超出 30 人的規定,說話自相矛盾。梁天琦表示同意,但他知道黃台仰事前未參與過選舉遊行,對人數的規定可能不太清楚,加上現場情況緊張,黃可能未太關注遊行人數上限。

郭棟明又指,當晚在砵蘭街聚集的人群明顯超出 50 人,當中亦至少有 3 人以上,有想警察離開的共同目的,可能已觸犯法例。梁天琦則表示,他在當晚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觀察情形,沒有參與其中,因此亦沒有從組織者角度思考,當晚的聚集是否已觸犯法例。

案件押後明早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