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重審】梁天琦:本民前「激進」因要求徹底民主改革 無標榜特定抗爭手法

2019/2/25 — 13:49

資料圖片: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攝

資料圖片: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攝

【20:11更新下午審訊內容】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人參與旺角騷亂,其中一項陪審團未達裁決的暴動罪於高等法院重審,梁天琦今早接受辯方複問。梁天琦承認,坊間會有印象認為本民前是激進團體,因為在本民前以往在一些示威場合中,確曾出現「不愉快」,或令人有不良印象的場面出現,例如有人用粗口辱罵他人,及發生肢體衝突等。但據他自己理解,激進的英文是「radical」,即要求一個根本的改變,由於本民前要求香港要有徹底民主改革,因此他認為可用「激進」形容本民前。至於在手法上,梁天琦指,本民前沒有特別標榜用什麼手法去爭取,違法手段亦非本民前的手法之一。

梁天琦今日繼續作供,其代表律師馬維騉問道,案發當晚本民前發起撐小販行動,和本民前的理念有何關係。梁天琦指,這主要和組織「保護本土文化」的理念有關。梁天琦解釋,由於食環署於2015至2016年間,針對無牌熟食小販的執法變得更嚴謹,本民前於2015年,即他加入組織前,已經會在農曆年間去聲援小販,以保存香港特色。

廣告

馬維騉又問及,為何梁天琦早前在控方盤問中形容,自己當時反問黃台仰「衝?點衝啊?」一事,為他當日「意識變得模糊前」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梁天琦解釋,這是因為他撞上警察長盾後,被警棍打中頭部及被胡椒噴霧噴中,眼鏡亦被打飛後不知所踪,之後的意識和印象都變得比較混亂、模糊。

梁天琦重申,自己曾反對以小販議題作為選舉宣傳,因為案發時接近新東補選,他當時認為最逼切要處理的,是在2月15日前寄出約55萬份選舉通函,加上他憂慮以小販議題宣傳自己,可能被視作「抽水」,因此他當日出發前往旺角前,一直都有猶豫。

廣告

梁天琦又指,他當日在現場遇到約15、16名本民前成員,而從審訊期間播放片段所見,現場的本民前成員亦不超過20人。

辯方傳召市民證人 指警方趕人上行人路如「趕羊」

辯方其後傳召當晚在場的市民蔣忻霆出庭作供。蔣忻霆作供時表示,自己在2016年1月台灣大選時認識了黃台仰,其後再在本民前的土瓜環辦公室認識了梁天琦。蔣忻霆供稱,他當晚本相約了三名友人到旺角光顧小販,其後打算到友人家中麻雀耍樂。蔣形容,當他們在晚上約11時半左右到達旺角現場後,現場氣氛本是非常熱鬧,但不久後警察就將高台推進砵蘭街,並開始驅趕人群上行人路,「好似趕羊咁」,但據他所見,其實當時行人路上的空間非常有限,肯定不能容納現場的所有人。

蔣忻霆指,由於當時警察配備裝備,並有警察「旗手」在附近,他當時意會警察有可能清場,而現場的情況亦非常混亂,有市民開始嘗試離開現場,亦有人批評警方,「有無搞錯,我食魚蛋都要趕我走。」

蔣忻霆又表示,當時他目擊一位朋友,正在慢慢地走上行人路,並高舉雙手表示「我行緊、我行緊」,但不久後仍被警方制服。蔣亦確認,當警方推出高台後,他見到梁天琦崇衝上前去理解情況,但未幾已經跌在地上。

控方質問市民證人是否本民前支持者

控方資深大律師郭棟明盤問蔣忻霆時,多次問及他是否本民前的支持者,蔣則回應指,不論是任何年輕人參選,他都會支持;而他最初前往本民前的土瓜環辦公室並認識了梁天琦,亦不是因他是本民前支持者。蔣忻霆在盤問下表示,他當晚前往旺角前無看過本民前於Facebook上呼籲市民聲援小販的帖文,只是他從小到大都知道,農曆年間會有熟食小販於旺角一帶擺賣。

不過蔣在盤問下承認,他供稱當晚見到至少有兩人被警察制服及拘捕,他並未有特別留意二人被捕前的言行,亦不清楚二人為何會被捕。

蔣忻霆原本已完成作供,惟控方突然收到警員指示,指從至少一段現場片段中辨認出蔣忻霆,並要求重新傳召蔣忻霆到庭。郭棟明質疑,蔣忻霆較早前供稱在現場看不到警方展示警告旗,但從片段所見,當時警方的確有在他附近展示紅旗。蔣忻霆解釋,從片段可見,警方舉旗時他正在低頭按手提電話,而警察展示紅旗的位置在他的後方,因此他當時留意不到。

梁天琦選舉經理作供

馬維騉下午傳召梁天琦的選舉經理何蔓兒作供。何蔓兒指,自己當晚本來在本民前的辦公室工作,至晚上她得知梁天琦身處旺角,並知道現場開始發生衝突,於是就偕同兩名本民前義工一同前往現場。

何蔓兒指,她當時見現場情況混亂,曾一度呼籲梁天琦離開,及後再建議他舉辦選舉遊行,希望藉此舒緩現場衝突,惟梁天琦最初因不想被視作借機宣傳,一度不同意選舉遊行的建議。何蔓兒亦確認,當有本民前成員開出梁天琦的選舉直幡時,現場已有群眾鼓譟,並著他們「收旗」。

何蔓兒其後接受控方盤問時承認,當日參與選舉遊行的人當中,有部分並非非本民前的成員,人數可能超過30人,但她相信對選舉遊行表現不滿的群眾,不屬選舉遊行隊伍之內,現場亦有人只是圍觀。何蔓兒又認為,當時群眾只是「跑過去」警方防線,並不算是武力,而她當時亦無法預計黃台仰叫「3、2、1、去」後,前排人群最終會衝向警方,「如果警方讓開,便不會發生肢體碰撞。」

梁天琦一方已完成作供及傳召辯方證人。案件押後明早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