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重審】游泳教練、精神科醫生作供 證容偉業患自閉症 難理解指令或別人情緒

2019/2/26 — 14:20

梁天琦、「美國隊長」容偉業

梁天琦、「美國隊長」容偉業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人參與旺角騷亂,其中一項陪審團未達裁決的暴動罪於高等法院重審。人稱「美國隊長」的第四被告容偉業傳召兩名辯方證人,即容偉業的游水教練及精神科主診醫生,就其自閉症徵狀作供。瑪麗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醫生張凱棋以專家證人身份作供時談及,自閉症患者主要在三個範疇與普通人不同,包括溝通能力較差、擁有狹窄興趣或重複行為,在社交方面亦會較差,例如不懂看別人「眉頭眼額」、無法理解別人情緒、指令要「畫公仔畫出腸」才能理解等。張凱棋又確認,自閉症是一個不能根治的天生發展疾病,但部分患者可在成長過程中透過教育及訓練改善情況。

3歲前確診患自閉症

張凱棋在辯方律師主問下表示,容偉業是在1986年,即他未夠3歲前,已確診患有自閉症,多年來先後接受過 9 名醫生跟進。張凱棋指,自閉症是一個不能根治先天疾病,而她自己在 2018 年為容偉業問症時,同樣診斷他患有自閉症。

廣告

容偉業一共被控四項參與暴動、 煽動非法集結、非法集結及襲警一共 7 項控罪。他是至今所有暴動罪被告中面臨最多控罪的一人。

張凱棋指,自閉症患者通常較難接收指令,或無法理解別人說話背後的意思,對他們說話要「畫公仔畫出腸」;雖然情況在他們接受教育、訓練後可能有所改善,但當情景轉變,他們要將過往的經驗套用在新情景,或跟從一個新指令,對患者而言都比較困難。張凱棋又指,根據統計,有 7 成自閉症患者的智力會比正常人低。

廣告

不過控方資深大律師郭棟明質疑,容偉業在 2016 年案發時的言行,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受到自閉症影響。張凱棋同意自己無法確認,醫學上亦無客觀標準去作有關評估。

容偉業智力正常

郭棟明又指出,從容偉業的醫療記錄可見,容偉業現時無需靠藥物控制病情,近年的醫生的問診結果亦指他「calm,settled(冷靜,安定)」、「speech coherent, relevant(對答連貫,有關聯)」,又表示自己正從事保安工作,與同事及祖母關係良好,平時亦有社交生活。郭棟明認為,這反映容偉業和普通人的溝通並無大問題。

張凱棋則表示,這反映容在見醫生時對答流暢,沒有問非所答,但她未有探究他在其他社交場合,會否出現溝通問題。張凱棋亦確認,據容偉業之前的主診醫生診斷,容偉業的智力正常。

容偉業的游水教練姚瑞群出庭作供時表示,容偉業在學時曾參與香港弱智人士協會的游泳班,並從 1992 年開始至 2000 年,即 9 歲至 17 歲年間跟隨她學游泳,並曾跟隨姚去過日本、泰國、紐西蘭等地方代表香港參與國際游泳賽事。

姚瑞群表示,容偉業小時候是一個不聽指令、非常調皮,「你一路叫,佢一路走」,情況和其他一般小朋友有明顯分別。姚瑞群形容,她訓練容偉業時,發現他是一個不易明白指令的人,例如指示他游 3 次 200 米自由式,每次都要重複向他解釋,「游 4 個直池就等如 200 米」,容才能掌握指令;但如果改叫他游四式,容就會不明白,令姚瑞群每一課都要再向他解釋。

游泳教練:容難理解指令

姚瑞群又指,如果容參與游泳接力賽,他一定會獲安排做第一棒,因為就算他看著前一棒的隊員游完,他都未必懂得接力。

姚瑞群指出,當容偉業不聽指令時,她必須清晰地講明後果,「如果你繼續不聽話,你不能繼續游,只能看著其他同學游水」,否則容就無法理解她的意思。姚又指,容曾因為想參與 2000 年殘疾人士奧運會,而被安排與其他正常學員一同受訓,但由於一般教練不懂與他相處,容偉業無法聽懂指令,只能模仿別人的行為。

姚瑞群又指,容偉業小時候亦有比較古怪的行為,例如喜歡望或摸別人的腳趾、記巴士路線、數地上的螞蟻等。姚瑞群憶述,在容大約 14、15 歲時,有一次姚瑞群有帶同他與隊員代表香港前往日本參與游泳比賽,因為容的認路能力特別強,當時她著容偉業幫忙認路,「這是我覺得最開心的一次。」

游泳教練:他當我半個媽媽

姚瑞群又提到,由於容小時候常被學校老師處罰,容常常害怕別人會打他,因此姚瑞群有時不經意觸碰到他,容都會表現得非常防衛;加上容對人多擠逼特別抗拒,如果身邊有人簇擁著他時,他可能會推開別人。

姚瑞群表示,由於容長得比較高大,其他同學都喜歡叫他做「隊長」。而由於姚瑞群自己都有一個自閉症女兒,她對自閉症小朋友特別有耐性,亦會更用心教導他們游泳,甚至日常待人處事,「他不只是我學生,他當我半個媽媽。」

案件押後下午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