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重審】辯方結案陳詞:梁天琦行為愚蠢但非蓄意用暴力 只想護市民如雞蛋對高牆

2019/3/5 — 14:43

2019年2月20日,梁天琦乘囚車出庭

2019年2月20日,梁天琦乘囚車出庭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人被控參與旺角騷亂,其中一項陪審團未達裁決的暴動罪於高等法院重審,代表梁天琦的大律師馬維騉今早結案陳詞,他引述梁天琦出庭作供時承認,當晚撞向警方長盾的行為是「送死」、魯莽,馬維騉形容當時梁天琦愚蠢的行為,反映他無深思熟慮,並非蓄意對警方使用暴力,籲陪審團裁定梁天琦暴動罪名不成立。

馬維騉又指,當晚指揮行動的警司莫慶榮出庭作供時承認,他沒有想過將人群趕回行人路,可能會傷及現場無辜的市民,馬維騉質疑,警方當晚由始至終都只想武力清場,完全沒有考慮過現場市民的安危;相反梁天琦卻是想透過舉辦選舉遊行,保護現場市民。馬維騉最後以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名言「在高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形容,梁天琦當晚就如面對高牆的雞蛋,因為無論他們當時繼續站在原地與警方對峙,還是衝向警方防線,結果都只會被警方武力驅散。

辯方指梁天琦無蓄意使用暴力 「輸梗,點蓄意?」

廣告

馬維騉強調,關乎梁天琦控罪最重要的爭議點,是他在作出相關行為時,腦海中有無蓄意使用暴力的意圖。而如果陪審團接受梁天琦在證人台上的說法可能為真,陪審團就應裁定他罪名不成立。

馬維騉指出,從現場片段可見,人群撞向警方時只有自製盾牌、護目鏡,安全帽等簡單裝備,和警方的裝備及人數相比,「他們輸梗,佢哋預左輸,明知道擋唔到(警察)。」因此梁天琦當時亦對身後的人表示,如果前面的人擋不住警察,後面的就要幫手,「要救身邊每一個」。馬維騉又指,片段可見,梁天琦將一個安全帽戴在另一名本民前成員頭上,反映他當時完全沒有想過如何保護自己,「因為他的想法只有一個,就是保護市民,保護其他人。」

廣告

馬維騉認為,如果梁天琦如控方指稱蓄意使用暴力,他理應要加強自己裝備、提升武力層次,而非將安全帽戴在別人頭上,「輸梗的,點蓄意使用暴力?」因此辯方認為,這些行為反映梁天琦當晚由始至終都不希望有重大事故發生,而是希望警方在武力清場前三思。

馬維騉又強調,武力(force)和暴力(violence)之間有分別,陪審團可衡量當事人的力度、行使力量的時間、心態、目的等,以分辨梁天琦當晚是否蓄意對警方使用暴力。而梁天琦在作供時亦表示,他當晚由始至終都沒有對警方使用暴力的想法。

質疑警開通馬路屬藉口

馬維騉又指,多名警員證人於庭上作供時堅稱,當晚行動是為了重開被人群堵塞的砵蘭街馬路,但控方卻沒有傳召在現場負責交通指揮的最高決策陳國基,或現場最高指揮、時任署任總警司丘紹箕出庭作供;警司證人戴誠輝亦承認,警方在當晚10時左右,已下令禁止車輛轉入砵蘭街。馬維騉質疑,警方當晚部署是否真的為了重開砵蘭街,「如果唔係,咁警方的真正的目的是什麼?開通馬路是否只是個藉口,而警員不想將真正的目的坦白道出?」

批控方叫陪審團「鳥瞰」、「宏觀」判案不公

馬維騉批評,控方在結案陳詞中籲陪審團以「鳥瞰」、「宏觀」的角度審視當晚的事情,做法其實完全不可取、不合理,亦對各被告不公平。馬維騉提醒陪審團,他們必須從每一名被告的每一個行為去判斷,絕不能憑整體感覺判案。

馬維騉又反駁控方陳詞時指,梁天琦是想透過當晚行動,量化市民對激進抗爭手法支持的說法,認為是曲解梁天琦的證供。馬維騉指,梁天琦作供時是指想透過選舉,來量化市民的支持,警方證人亦在庭上承認,當晚事情的演變並非他們所能預計,控方以事情最終的結果,說本民前一開始就想量化市民對激進手法的支持,是完全不合理、不公平的推論。

馬維騉形容,梁天琦在證人台上作供態度誠懇,從無迴避任何尖銳問題,是一個清心直說的證人,希望陪審團能夠接納他的證詞。

籲陪審團將對本民前看法拋諸腦後

馬維騉又指,梁天琦是一個來自小康之家的年輕人,案發時就讀港大四年級,他關心社會和香港政制發展、自由、民主等議題,因此加入本民前,希望能宣揚自己的信念。馬維騉提醒陪審團,雖然本案多次提及本民前及其政治理念,而本民前本身被標籤為較激進的政治組織,但本民前的政治信念是否正確並非本案焦點。陪審團必須將自己的政治立場拋諸腦後,亦不應以其他本民前成員,包括本民前另一發言人黃台仰的言行,來判斷梁天琦本人有否觸犯暴動罪。

案件押後至明早繼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