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重審】辯方結案:林傲軒當「和事佬」無暴動意圖 是「鵪鶉蛋」對高牆

2019/3/7 — 12:46

林傲軒

林傲軒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人被控參與旺角騷亂,其中一項陪審團未達裁決的暴動罪於高等法院重審。代表第三被告林傲軒的大律師王國豪結案陳詞時指,從現場片段可見,林傲軒當晚在砵蘭街上未有暴力行為,只是偶有指罵警方,已經被胡椒噴霧噴中至少 4 次,其中一次他甚至正遵從警方指示返回行人路。

王國豪質疑,警方於庭上強調當晚採取「懷柔」之策,勸籲市民返回行人路,但片中所見警方行為卻甚粗魯,反問當晚「係變個刺激邊個神經?邊個刺激邊個情緒?」王國豪請陪審團考慮,林傲軒在此情況下有粗鄙行為、發脾氣,可能只是合理反應。

王國豪又指,控方影片中唯一聽到林傲軒的講話,是他兩次叫人群「唔好嘈,前面(警察)有晒架生」。王國豪直指,像林傲軒這樣在警民對峙的緊張關頭,仍會做「和事佬」的人,不會是有暴動意圖。

廣告

王國豪提醒陪審團,暴動罪是嚴重及複雜的刑事罪行,控方在證案上,6 項控罪元素中缺一不可,控方必須證明林傲軒與在場其他人有共同目的,並蓄意或蓄意威脅使用暴力。如果陪審團認為辯方提出的疑點合理,或有可能為真,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原則下,應該裁定林傲軒罪名不成立。

辯方:林撞上警方後轉身離開防線

廣告

王國豪指出,控方沒有證據證明林傲軒是本民前成員或義工,梁天琦作供時亦確認自己當時並不認識林傲軒,而控方所有證人,亦無一供稱在案發當日留意到林傲軒。王國豪懇請陪審團退庭商議時,要再三觀看案發片段,留意林傲選被指衝向警方一刻,身後其實有名身材健碩的男子;林被噴中胡椒噴霧後亦轉頭想離開防線,「你們會看到第三被告的意圖,並不是衝向警方,並不是參與暴動。」

王國豪又指,林傲軒案發時一整晚都沒有戴口罩、護目鏡,亦無盔甲、盾牌等裝備,「12、13度,連衫都唔多件」,只戴著一頂顏色鮮豔的鴨嘴帽;本民前在現場的客貨車上的物資如勞工手套、口罩、護目鏡等,林傲軒也沒有拿來用,這些證據均有助陪審團考慮林傲軒當晚與在場其他人是否有共同目的。

林傲軒瘦削無寸鐵 辯方:係高牆與鵪鶉蛋

王國豪形容,林傲軒本身身材瘦削,加上手無寸鐵,撞向警方必然是螳臂當車、以卵擊石,「高牆與雞蛋,我哋係鵪鶉蛋。」

王國豪指,林傲軒面對唯一一條在砵蘭街參與暴動的控罪,控方指稱他的犯罪行為,就是指他曾與防線前排持自製盾人士有交流;林與其他人在黃台仰發施號令「3、2、1,去」後有份衝向警方防線;及片段曾拍得他投擲一個不知名物件。不過王國豪反駁,當時持自製盾的人只是瞄一瞄林傲軒,難以斷定二人當時是有「交流」,加上片段中聽不到他們說什麼,控方指稱林傲軒當時是「教人用盾」、「交流戰略」等說法純屬猜測,對被告不公,陪審團不應予以考慮。

辯方:我們都輸了一個和諧香港

王國豪強調,當晚在旺角的人士有不同訴求,有人撐小販、有人批評警方,有人不滿本民前;正如每年七一遊行,雖然所有人都在做相似的事情,亦不等同所有人有共同目的。

王國豪於陳詞結尾時表示,當晚發生的事情孰是孰非,難以判斷,「但我認為大家都是輸家,我們輸了一個和諧的香港。」

王國豪又指出,林傲軒在案發時只有 21 歲,之前沒有任何刑事定罪紀錄,犯罪傾向低。至於林傲軒選擇不出庭作供,這是他固有的權利,陪審團不應就此對他作出任何不利的忖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