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重審】辯方結案:自閉使容偉業難適應當晚情景 警破壞公眾自行建立「公共秩序」

2019/3/8 — 14:58

容偉業,圖片來源:朝雲 攝

容偉業,圖片來源:朝雲 攝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人被控參與旺角騷亂,其中一項陪審團未達裁決的暴動罪於高等法院重審。代表第四被告、人稱「美國隊長」的容偉業的大律師郭憬憲結案陳詞時指,容偉業患有自閉症是控方不爭議的事實,游泳教練作供時亦指,容偉業在溝通、明白指令上有困難,尤其當他要面對一個新情景。郭憬憲指,當晚在旺角發生的事,非任何港人事前可預計的,「市民又鬧警察,警察用槍指住群眾、警察掟磚、市民又攞起磚頭就掟」,陪審團應慎重考慮,容偉業案發時是否有蓄意使用暴力的意圖,還是「人哋做佢又跟住做」。

郭憬憲指,容偉業的主診精神科醫生於庭上作供指,自閉症患者難以理解別人「眉頭眼額」,陪審團應考慮容能否掌握別人情緒,以達致非法集結及暴動罪中 「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的控罪元素。

郭憬憲指出,警方證人於庭上供稱,拘捕及搜屋當日覺得容偉業有輕度弱智跡象,但警方卻沒有關注他的精神狀態,或向值日官提出,質疑警方沒有依從相關指引處理疑犯。

廣告

辯方:「公共秩序」可由公眾建立 遭警破壞

郭憬憲又指,旺角當晚原本是熟食小販和光顧的市民、氣氛猶如「嘉年華」,甚至已建立出一種和平秩序,但警方突然以「半軍事」狀態進駐砵蘭街,大聲喝罵甚至推跌在場市民,破壞原有秩序,「如果(市民)係想恢復嘉年華秩序,你是否能夠說佢作出擾亂秩序行為?」

廣告

郭憬憲指,「公共秩序」可以由公眾建立,不一定由警方上而下,加壓地形成。郭憬憲質疑,警方當晚沒有與小販協商如何使用道路,甚至不會直呼梁天琦、黃台仰以免其他人覺得警方和示威者有對話,反映警方對市民自行營造的公共秩序根本不認同。郭又指出,如果是為社交、康樂、文化目的進行的集結,無需事前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郭憬憲以《論語》「為政為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指,為政者應以德服人,就算警方當晚必須清場,他們亦可用較和平手段,不一定要用到武力威嚇、用長盾來推撞市民。

辯方:暴力武力有別 止戈即為武

至於警方於庭上直指本民前當日的選舉遊行是「藉口」,郭憬憲認為,遊行示威本身都是「藉口」,因為遊行示威本身就是要爭取媒體和市民關注,而不是直接向政府表達訴求,警方指梁天琦舉辦選舉遊行是「藉口」的說法未免太武斷。

郭憬憲又指,武力和暴力之間分別,在於「止戈為武」,武力是用於停止衝突,但挑起衝突的就可能是暴力。郭憬憲指,片段拍得控方指稱為容偉業的人士,曾在警方衝前時推向警方,他認為容的行為只是「鼎力支持」警方後退,並非對警方蓄意使用暴力。

至於容偉業被控於山東街向警方掟磚,郭憬憲則指,陪審團必須細心留意他掟出的磚頭,是否會令人受傷,還是掟去沒有警察的安全區,「拋物線好重要」,否則控方亦無法證明暴動罪所須的控罪元素。

質疑認人證據薄弱 陪審團須基於「事實」非「雄辯」判案

郭憬憲又質疑,控方辨認容偉業身份的證據薄弱,包括警方沒有依照指引進行認人,證人可能在認人過程中被引導性問題誤導,及因其控方證人的既定立場影響,而在庭上作出不穩妥的認人證據。郭憬憲又提醒,就算陪審團自行比對容偉業相片及案發片段,「正所謂真人靚過上鏡」,他們都必須小心 2D 和 3D 影像之別。

郭憬憲表示,容偉業一共面對七條控罪,控方製作的 244 張片段截圖中,有 200 多張都與容偉業有關,「如果法庭有一張成績表,他可以話係滿江紅」。不過郭憬憲提醒陪審團,「無罪假定」是刑事審訊中的重要原則,陪審團必須基於控方提出的「事實」而非「雄辯」判案,亦不能因為被告「樣衰」、或擔心「放犯」而任意定罪。

郭憬憲最後提醒陪審團,控方在證案上必須達致毫無合理疑點的標準,只要他們覺得辯方提出的疑點合理,就應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原則下,裁定容偉業罪名不成立。
控辯雙方均已完成結案陳詞,法官黃崇厚下周二(12日)將向陪審團作出法律指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