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重審】辯方質疑控方詮釋犯罪意圖太寬鬆 不合比例約束示威權

2018/11/15 — 14:15

資料圖:梁天琦(左一)

資料圖:梁天琦(左一)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人參與旺角暴動,其中一項陪審團未達裁決的暴動罪重審,控辯雙早上就非法集結及暴動罪的控罪元素作憲法爭議,即被告被裁定干犯非法集結或暴動罪前,必須具備何種犯罪意圖。控方認為被告在案發時,只要「知悉」在場其他人作出擾亂秩序,威嚇、侮辱、挑撥行為,他亦有參與,這些行為客觀上令人害怕社會安寧被破壞,已是非法集結;不過辯方就認為,如果「知悉」已經足以構成犯罪意圖,定義太寬鬆,如果被告真誠相信自己的行為沒有破壞社會安寧,應被視為沒有定罪所須的犯罪意圖。

控方資深大律師郭棟明在庭上稱,根據英國普通法案例,只要有三個人或以上集結,並以危害公眾安寧的手法,以達到聚集人群的共同目的,例如是阻止警方執法、阻止警方驅散人群,即可構成非法集結。

控方:行為客觀上導致別人害怕社會安寧被破壞已足夠

廣告

郭棟明指,就算被告本身不知悉,人群作出的行為在客觀上已可導致他人合理地害怕社會安寧被破壞,只要被告是有意圖作出該等行為,他們已具備必要的犯罪意圖。

郭棟明續指,參與非法集結的人群,只要他們是知悉現場有人作出擾亂秩序,威嚇性、侮辱性、挑撥性的行為,即可構成非法集結,無論被告本身是否知道這些行為,在法律上已構成非法集結,被告亦不能以對法律的不認知作為抗辯理由。

廣告

郭憬憲:「知悉」足構犯罪意圖過分寬鬆 或不合比例約束示威權

不過代表人稱「美國隊長」的被告容偉業的大律師郭憬憲在庭上表示,如果根據控方說法,即就算被告本人未有作出具擾亂性,威嚇性、侮辱性、挑撥性的行為,但控方只需要證明被告對在場其他人的意圖有所知悉,被告就可被控以夥同作出該些行為,這對犯罪意圖的定義過分寬鬆,甚至可能構成絕對的刑事法律責任。

郭憬憲舉例,如果被告在行使其合法示威權利時,他已自我克制不作任何具擾亂性,威嚇性、侮辱性、挑撥性的行為,以免被控非法集結甚至暴動,但根據控方對控罪元素的詮釋,則如果被告一想到其他人有可能作出衝動、暴力的行為時,他已經要約束自己在集會的參與,這將會對被告的集會及示威權利施加不合乎比例的約束,甚至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所保障的憲法權利。

郭憬憲又指,被告應享有抗辯理由,即如果被告是基於真誠、合理但錯誤的想法,不認為自己的行為破壞社會安寧,即應被視為沒有定罪所須的犯罪意圖。

馬維騉:修訂《公安條例》原意為防在場人士無故入罪

代表梁天琦的馬維騉大律師引述1967年《公安條例(修訂)》的立法局文件指,非法集結罪的立法原意,在於防止有人會因為純粹處於非法集會的現場而無故被入罪,條例不可能是要建立絕對的法律責任,控方必須證明被告有所須的犯罪意圖。馬維騉又指,本港不少成文法如《危險藥物條例》、《賭博條例》、《防止賄賂條例》等,條文中亦無訂明所須犯罪意圖,但案例均設立了相關要求。

馬維騉指,即使控方認為某被告人是夥同在場其他人犯案,控方亦必須證明被告本身有作出犯罪行為和具備相應的犯罪意圖,不會因他們是夥同犯案就無需證明被告的行為及意圖。

馬維騉舉例,如果一名被告是將竹支遞給別人,別人之後用竹支來打人,遞竹的行為則可能已構成夥同犯案,但如果被告純粹是在非法集結現場拍掌,他則認為不足以構成夥同犯案。

本案被告依次為梁天琦(26歲)、李諾文(22歲)、林傲軒(23歲)及容偉業(34歲)。另一名被告袁智駒(28歲)於開審前已承認兩項參與暴動罪及一項縱火罪,即時還押看管。

案件下午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