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與勇武: 讀張家偉 《六七暴動 — 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

2016/6/8 — 12:17

一九六六年內地爆發文化大革命,一九六七年波及香港,香港共產黨人士緊貼中央文革路線,發動了血腥的六七暴動。

一九六六年內地爆發文化大革命,一九六七年波及香港,香港共產黨人士緊貼中央文革路線,發動了血腥的六七暴動。

【文:沈偉男@教育工作關注組】

不知在何時開始,社交媒體上有關政治的討論只剩下一些二元對立:勇武與和理非、堅持與妥協、本土與大中華。年初的旺角事件,更把這種情緒提升至另一層次,新東補選時梁天琦和楊岳橋成為了一次爭取民主路線之爭的表態。這種社會氣氛,難免影響正在讀通識的中學生。離開前線教職多年,我也好奇通識教師如何處理日益複雜的社會議題,特別是港獨、自決、本土意識已成為社會議程;騷亂、暴動等字眼再度浮在公眾討論層面,在日漸對立的氣氛下如何拉闊學生的想像和討論空間,殊不容易。

提到騷亂與本土,教我想起以前讀社會學必定討論到六七暴動。可是一直以來,中學甚少觸及香港的近代歷史,即使大學時讀香港社會之類的科目時會提到這段戰後香港的重要歷史,卻只停留於輕輕帶過的層面,主要都是提及六七暴動對往後香港發展的影響,多於討論暴動本身。於是,當有人提起這事,大家只會記得林彬被殺或者放置真假炸彈等事件,卻忽略了暴動期間的細節。
張家偉的《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不但是記述六七暴動的一本重要著作,也是認識這段歷史的上佳入門。作者開宗明義說希望中立書寫這段歷史,也非要為任何人翻案。近三百頁的內容整理出不少歷史細節,引述大量文獻,兼顧不同觀點,也訪問了不少當時參與事件的工人和學生(例如曾德成),以至中英雙方的官員(例如六七年時的港督私人助理兼副布政司姬達)等 。

廣告

左派當年是暴動,抑或「反英抗暴」,看過這本書的讀者,自會有所判斷,但把一些場景對照今日的社會運動,卻十分有趣。當年左派的宣傳機器和報章喜歡用上異常誇張的言詞激勵和團結群眾,例如左派學生和工人上港督府高呼口號抗議,被左派報章形容為「像一發發重炮,震撼了港英的統治心臟」,鬥委會又不時聲稱港英政府「死期將近」,「我們就是汪洋大海,你們不投降,就要把你們浸死」一類的中共文宣用語不絕於耳。但口號跟實況差距太遠,用上今天的說法,便是口頭勇武和堅離地。後來行動升級,發動左派大罷工,雖然一度令食品出現短缺,卻反令中下層市民首當其衝,無法吸納市民支持,更令數以千計參與罷工的工人和公務員被解僱,行動盲目升級,卻埋下日後全面潰敗的伏線。

廣告

另一個值得討論的是政權面對暴動時看透大局的能力。當左派看到《人民日報》的「六三社論」,內容激揚振奮令左派以為大陸即將收復香港,原來英國政府比左派更懂中共,時任港督戴麟趾當時則判斷,這只是一份調子很高,實際軟弱無力的社論,更認為社論形容香港的工人階級是主力軍,即表示中國除了宣傳攻勢外,不會實質支持左派行動。結果,當左派只顧把行動不斷升級,後來更放置真假菠蘿陣導致人心徨徨,英國政府一面取得發動輿論攻勢,甚至讓鄉事派也站在他們那邊,另一方面進行鐵腕鎮壓,成功平定暴動,更令左派一沉不起,直至九十年代才逐漸走回台前。

對於今日的社運青年,六七暴動只是一段戲謔建制派「曾經更暴力」 的前塵往事。但暫且撇除左派的原罪,嘗試翻開這段歷史,對於思考社會運動的進路,卻會有不少意想不到的發現和啟示。■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