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8/11 - 14:37

「暴動」講座後感想

在灣仔富德樓 13 樓「流動共學」舉行的講座,主題是「認識暴動法:甚麼是『暴動』?誰是參與者?」(左起:手語傳譯姐姐、劉健大律師、高麟大律師、吳靄儀大律師。)

在灣仔富德樓 13 樓「流動共學」舉行的講座,主題是「認識暴動法:甚麼是『暴動』?誰是參與者?」(左起:手語傳譯姐姐、劉健大律師、高麟大律師、吳靄儀大律師。)

在 2019 年 8 月 10 日,去了灣仔富德樓的「流動共學」聽了一場很精采的講座,主題是「認識暴動法:甚麼是『暴動』?誰是參與者?」這次講座,大體上就是談談在香港的法律體制下,「暴動罪」的歷史由來、演變,以及現今的定義。次講座雖然有直播,但數小時之長,估計願意翻看的人不多,那就不妨讀一讀吳靄儀之前在《明報》發表的一篇鴻文,題為〈初探暴動法 — 公眾安全?還是白色恐怖?〉,文章概括了講座的要旨。

在這次講座上,我覺得有一個法律觀點,是特別值得大家深思。在對答環節時,有觀眾問到,當警隊自身的行為,也符合了暴動的條件,即「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以上的行為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那麼有沒有可能同樣控告警員暴動呢?

由於大家反應熱烈,吳靄儀說:「我知道大家都想告警察!」(眾笑。)

廣告

但她說,問題不是應否用暴動罪去控告警察,而是因為根本不應該濫用這個罪名。

也就是說,我不想政權在自己人身上胡亂施加罪名,那麼按同樣邏輯,即使我認為對方做錯,但也不應該期盼對方承受不合理的罪刑。如果將來有一天,政府可以將任何人,警察也好,白衣黑社會也罷,以暴動罪控告之,其實對社會的影響極壞,也肯定對群眾的抗爭運動有影響,最終只會引火燒身。

最近看到中國民航局稱,禁止曾經參與遊行的國泰員工飛往內地,我見在不少建制陣營的專頁或微博,都有人表示「大快人心」,又說甚麼「這則通告引起強烈的舒適感」。但這種快意,其實正好反映了其愚昧,因為掌權一方今天可以這樣整治那些你不喜歡的人,將來也能用上相同方法去對待你。今天你為了自己的少少快意而助長不公之風,他朝受苦的,還不是自己嗎?

 

延伸資料:
吳靄儀〈初探暴動法 — 公眾安全?還是白色恐怖?〉(長篇鴻文)
認識暴動法:甚麼是「暴動」?誰是參與者?(講座四小時直播,剛開始一分鐘收音有些問題,之後正常):

講者:吳靄儀(大律師、前立法會議員)、高麟(大律師)、劉健(大律師)
主持:許寶強教授
地點:流動共學(灣仔富德樓 13 樓)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