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徒、懦夫、禽獸及其他

2016/2/26 — 17:44

大年初一晚,警民對峙在旺角街頭不斷升溫。(圖:朝雲)

大年初一晚,警民對峙在旺角街頭不斷升溫。(圖:朝雲)

【文:半丁】

寫下這個題目時,心裡十分的沉重。二十幾年前,我移民香港,視這個地方為我的第二故鄉,在這裡結婚,安家,生子,不算成功,但卻也安定。可是由於自己的語言天份不高,現在講粵語還是鄉音很濃,也是因為這樣,每每看到或聽到那些所謂本土人事在攻擊帶有大陸口音的人與事時,我總會問自己,我是否是香港人?我算不算本土人?我不算的話,我在香港出生的孩子算不算?現在的這些本土人士,往上推溯兩到三代,父輩們也應該是移民過來的吧?所以,香港是我們的家,我們生活在這裡,讓這個地方的人能安定的生活應該是我們的共同意願。

大年初一晚到初二早晨的旺角騷亂,每一個把香港這個地方當成是自己的家的人都應該好思想一下,我們的家園怎麼在短短的幾年間會變成如此的地步?事件已十幾天過去了,不同立場的人都有各自解讀,可是社會上的一些權貴,不是平心靜氣的分析事件的根本原因,而是想在這事件索取自己的政治利益,甚至是經濟利益。尤其是那些權貴們,於是對事件的那些參與者口誅筆伐,一時「暴徒」,「懦夫」甚至「禽獸」都出於那些權貴者,甚至有人對香港的法官施壓。大有恨不得把他們「打倒在地﹐再踹上一腳」的味道。好像用越惡毒的言語就表現得越正義,越有道德一樣。我們都為人父母,若你家的孩子也參與其中,你聽到這樣惡毒的語言,將是何種感受?

廣告

參加這次騷亂的大多數人都還是孩子,至少在我們這幫為人父母者的眼中是。他們將面臨著法律對他們的行徑的判決了。我們還需要用惡毒的語言來咒罵他們的話嗎?那麼﹐我們能用同樣的語言來咒罵那位當街掌摑自己母親的女孩嗎?在中國的傳統上﹐那是大逆不道的事啊!既然,我們都能體諒那位女孩,為甚麼我們不撫心自問一下自己,參加騷亂的這幫孩子,大年之夜為何不留在家裡和家人相聚,而選擇走向街頭騷亂呢?他們也是父母生的,他們也有父母,而我們也正是為人父母的!當街掌摑親生母的女孩最終還是回到她的家,她的父母還是愛著她。而這次參加騷亂的孩子即使給判刑了,但還最終還要回到香港這個社會,他們是香港的孩子,我們最終還是要面對他們,接受他們的。

種下仇恨的,終將會收穫仇恨!統治者是一時的﹐為官也是一時,我不企盼統治者及為官者施以所謂的「仁政」﹐但我還是企盼他們至少還能把「人」字留在自己的心中,當家的至少不鬧事!權貴們不要為自己的利益去挑動社會的對立,這無論是建制派還是非建制派。也盼望著所謂的「黃絲」和「藍絲」不要受政治人物挑撥,這些政治人物,他們在香港呼風喚雨,可他們有的人把家安在英國,他們有的人把自己的孩子放在歐美,他們自己也可以隨時走人。而我們呢?我們這些生活在香港這塊土地的平民百姓v我們無處可走,這塊土地繁榮安定也好,這塊土地敗壞不堪也罷都是我們在承受。

廣告

家裡出了一位當街掌摑母親的女孩是他們家門的不幸。香港出現撕裂社會的當權者,騷亂者是我們共同的悲哀!香港這塊土地是我們平民百姓的家!香港所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是我們的共業!

用平和的,包容的心為這些所謂的「暴徒」v「懦夫」和「禽獸」的孩子祈禱,也為那些為執行公務所受傷的人而祈禱,這塊土地才能得以安寧,和諧和安寧是我們共同的願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