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徒」的是藉口,政府的是原因?

2016/2/11 — 9:49

大年初一晚,警民對峙在旺角街頭不斷升溫。(圖:朝雲)

大年初一晚,警民對峙在旺角街頭不斷升溫。(圖:朝雲)

年初一,猴年首日,相當應節,甩繩馬騮在旺角和警方衝突,一眾高官、主流媒體、甚至社會大眾立即以最迅速的效率爭先恐後地將之定性為「暴亂」,大加撻伐之餘,鄭重聲明事件徹頭徹尾是天怒人怨、人人得而誅之的行為,別為暴亂找任何藉口,「有人煽動及有預謀有計劃」、「本土派的激進行為」成為瑯瑯上口的原因,簡而言之,「暴亂」的原因就是為了暴亂而暴亂,其他一切是藉口。「民怨」?「民憤」?有嘅咩?藉口!和「暴亂」是兩回事,就算有,民怨同民憤都係「有人煽動及有預謀有計劃」、「本土派的激進行為」而已。身為小市民,小弟也很想相信這說法,只是現實並不容許…

以學校曳學生為喻

孩子不願上學或和同學打架,然後指學校有人「蝦」佢,父母和老師都說:「別多多藉口了,你唔好咁曳!」在學校,成績不好的、行為不受校規所管束的,多會被歸類為懶或曳,最後跳樓死了的,是脆弱。有幸在社工或心理專家的協助下,發現學生是學習障礙或其他原因而表現異常的,是少數,就算發現了,對不起,愛莫能助,不是資源有限,就是制度下根本沒有相應的方案去解決,故孩子在學校是否真的「比人蝦」對學校而言並不重要,重要是執行和維持學校的規則。於是乎,「曳」就是孩子表現異常的主流原因,就要懲罰,其他一切是藉口;而學校正是社會的縮影,放大了,就是香港社會的現況。

譴責「暴徒」、縱容政府?

套用上述例子,如果孩子在學校根本沒有比人「蝦」,孩子不單是找藉口,更是講大話;但若孩子真的有在學校比人「蝦」,而老師立即嚴厲地指出那徹頭徹尾只是孩子藉口,拒絕查究其他原因之餘並斷定孩子是曳的必須嚴懲,你會覺得老師做得正確嗎?

廣告

同理,「暴徒」所指的官逼民反,是全屬捏造嗎?政府確有一反常態高調打擊初一擺擋的小販,牽涉民生的鉛水事件、瘋狂領展、橫蠻收地…重大議題如立會硬批撥款、銅鑼灣書店五子、暗角七警等等,政府今時今日罄竹難書的斑斑劣跡,皆是鐵一般的事實,左一句「藉口」、右一句「暴亂」,再輔以「政棍背後搞事」,政府就可無視這些事實嗎?「暴徒」自稱是官逼民反,無論是藉口或是原因,起碼都要因其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面對刑責;可是相比起「暴徒」,為何政府把任何自身闕失都歸咎於「政黨搞事」、「泛民拉布」,就可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無視民憤只會出現更多「暴徒」

我們可以選擇加入社會輿論,大力譴責「暴徒」,但同時請別忘了大力譴責政府的種種劣行,因為如果我們相信「暴徒」說的「官迫民反」是其暴行的「藉口」;政府說的「政黨煽動」不也是其種種官商勾結、與民為敵而引起民憤的「藉口」?鉛水是政棍灌進去的嗎?領展是泛民操控的嗎?小市民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種種困迫都是被政黨煽動出來的嗎?如果整個社會皆被「煽動論」所蒙蔽,選擇性地對「暴徒」憤怒而無視日漸累積的民怨民憤,「暴徒」只會愈來愈多,因為屆時煽動「暴徒」的將並非什麼政黨,而是獨斷獨行、剛愎自用的政府!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