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更高層次壓力

2016/8/28 — 11:45

資料圖片:何君堯、周永勤(有線新聞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何君堯、周永勤(有線新聞片段截圖)

【文:曾偉強】

選舉從來都是爾虞我詐,不會是公平的。至於是否如選管會所言,「香港一直有良好的選舉文化」,大家心中有數。今屆立法會選舉,可能是九七以來,至關重要的一場混戰。但本來內外交困,形勢不利的非建制陣營,或會因為有候選人突然宣布棄選,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新西候選人,自由黨的周永勤八月二十五日晚在直播的選舉論壇上,突然宣布棄選,並且一度情緒崩潰。雖然沒有明言背後原因,只說不想身邊重要的人「惹上更高層次的麻煩」。但亦公開了一段聲帶,矛頭指向同區另一候選人何君堯。故勿論事實為何,此刻何君堯甚至建制陣營均已受創。

廣告

何君堯和自由黨翌日先後回應事件。何君堯否認狙擊周永勤,並聲稱自己也是「受害者」。自由黨表示事前不知情。該黨榮譽主席、新東候選人田北俊表示,雖然周永勤拒絕具體交代,亦沒有解釋「更高層次麻煩」所指為何,但卻感受到周永勤「真係好驚」。

選管會同日發表聲明,表示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任何人不得施用或威脅施用武力或脅迫手段以誘使任何人參選或不參選,或退出競選。舞弊行為最高可判處罰款五十萬元及監禁七年。

廣告

聲明指出,「香港一直有良好的選舉文化,選管會絕不容忍選舉中出現任何欺詐、威嚇或暴力的情況。任何人士若於選舉中遇到上述情況,應立即向執法機關舉報。」事實是,充斥着「蛇齋餅粽」的選舉文化,如何看也不是良好的。而選管會「應向執法機關舉報」一語,與何君堯之言如出一轍,卻又有點耐人尋味。

弔詭的是,梁特八月二十六日傍晚出席了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行的里約奧運會香港代表團返港歡迎儀式,並且致了辭。不過,卻沒有回應這次退選事件。梁特不久前曾經說過,無論這次立法會選舉結果為何,均有利於他競逐連任。也許,正是如此,所以對事件亦不以為然。

然而,這次立法會選舉與明年特首選舉已是命運共同體,卻又是不言而喻的。梁特的不回應,也正正是一種回應。至於「更高層次的麻煩」一語,說明事件已超乎何君堯與金鐘的管轄範圍。

早前有傳媒披露了中聯辧名單,何君堯恰好榜上有名。因此,不難令人將事件與中聯辧拉上關係。事實是,中聯辦已明目張膽地干預香港事務,甚至代入境處直接告知當事人不可入境香港。

弔詭的是,中聯辦干預港事非但已無所不用其極,甚至近乎非理性。大有藥石亂投,狗急跳牆之勢。被視為親習的《多維新聞網》,近來對中聯辦甚至梁特似有微言。早於二○一四年十月十七日,《多維新聞網》便曾發表題為〈越位擅權焉能穩定香港  中聯辦地位亟須檢討〉的文章。中聯辦又是否受到了「更高層次的壓力」,亦殊堪細味。

問題是,為何是自由黨?也許因為配票不成。也許因為有人要懲戒壞孩子。也許因為傳統泛民已繞過中聯辦,直接與中央建立了溝通渠道。也許,是自由黨最會「捕風捉影」。

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二○○四年五月,曾因接獲「午夜凶鈴」,因一句「(你)太太很賢淑,女兒很漂亮。」辭去商台節目《風波裡的茶杯》主持人職位,並宣告封咪。事件閙大之後,卻又峰迴路轉,一個名為成綬三的前外交部港澳辦官員,承認電話是他撥出的。

事件高調爆發,低調落幕。《環球時報》當年六月四日,還發表題為〈香港「名嘴」出走真相〉的文章,表示「所謂中央政府打壓香港新聞自由的說法更是莫須有,整個事件不過是一場『名嘴』自編自演的政治鬧劇。」雖然事件告一段落,但「真‧真相」卻又永遠成謎。

周永勤事件會否峰迴路轉,又是「一場誤會」,真的不好說。然而,在投票前席,讓事件繼續發酵,對建制陣營實大為不利。而對非建制陣營來說,卻是上天掉下來的餡餅。又一次證明,中共的打壓,永遠只會適得其反。


 

 

發表意見